第468章 不可能的可能:其二
作者:我不是董二千   兽世:生而为狼,我有无限复活甲最新章节     
    ——以下为汉克诺夫主视角——
    那个叫库博的突然发话,问我们要不要看表演,虽然不懂他是啥意思,但是这段时间的经历,包括和娄鸣他们之间畅聊的那些往事和经历告诉我:如果一个恶棍突然放出奇怪的邀约,不用想了,那就是憋着坏陷害对面的兽呢!
    我■■可不能让这小子得逞——于是,我快速挪步到那三个兽的面前,对它说道。
    “啥表演啊?我告诉你,不管啥表演,这里是博物馆,不是剧院,你要有那个闲工夫就去剧院表演去吧,别■■在这儿!听见没有?!”
    “果然是庸俗的家伙啊,哼哼,居然连我的弦外之音都听不出来,可见你果然是个初中辍学的兽,水平未免也太低了点。”
    “别■■■拿学历压兽!■■■我初中辍学怎么了?吃你家饭了还是踹你家坟了?!怨气咋那么大呢?!呵,还弦外之音,你以为我不懂你想干嘛吗?指定是憋着坏坑我们呢!”
    “哼,好吧,那我承认,你也不算是太傻,不过,和你这种兽浪费口舌无异于浪费生命……那你们就瞧好吧,我将实现一个不可能的可能,一个伟大的奇迹,然后,你们就会明白,你我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了……尤其是自诩很懂伟大全能的『炼金之术』的你,萨拉德?所帕斯!”
    “所以说半天,他是冲你来的?”
    只听我身后的约瑟夫王子问萨拉德道。
    “嗯,我看不惯这种脏东西,所以跟他结了点梁子……”
    随后,一股猛烈的力道把我推开。
    大概是萨拉德吧——我心想,转头一看还真是这老小子。
    “如果有什么私兽恩怨,请冲我来,别带着约瑟夫殿下!他是无辜的,本就不该卷进这场纷争之中!”
    “切……”
    库博不爽地“切”了一声,然后右手抬起,下一秒,殷红色的法阵从他手中飞出。
    “萨拉德……你只是一个庸俗的士兵,能坐拥王子的护卫这个位置,也只是因为你运气好罢了,像你这样庸俗的兽,竟然也敢大言不惭地说自己很懂『炼金之术』,不管那是否是真的,都让我很不爽啊……不过,我要说清楚一点,我接下来做的事情,与我们之间是否有私兽恩怨无关,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罢了。”
    “职责?你是被派来这片森林做什么事情吗?是父皇的旨意吗?”
    约瑟夫王子问道,而库博立刻回答。
    “首先,这不是森林,不过你既然这么说,我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大抵是因为一些未知原因,导致二十多年前与现在的时空重叠了,之所以我如此推测,是因为这里在二十多年前的确是森林,只不过十五年前就被推倒并开发成这座国家博物馆了,在你们那里看,这确实是森林,可在我们看来,现在的博物馆正和这片森林重叠拼接,一片乱糟糟的样子,其次,这根本就不是祖斯国王的旨意,那个老东西现如今已经没什么活头了,谁会听他的话?”
    “那……”
    “无需赘言,我自然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约瑟夫王子!你想问我到底是谁派来的,对吗?我可不会那么轻易透露什么,总之,我不妨就在这个时候,让你入土好了,只不过就是离你该死亡的时间……早了那么一点,不过你不用担心自己死得憋屈,因为这样一来,你会死在我的实验成果之下,死在这个不可能的可能,绚烂极致的奇迹之中。”
    旋即,我感受到有什么声音在作响,而且声音很大。
    不过,如果说是“声音”的话,有点不对劲。
    另外,好像这种所谓的“声音”,只有我和约瑟夫王子能够听见,不管是那个小个子也好,还是萨拉德也罢,他俩听都听不见。
    [共鸣?]
    斧子猜测道,经它这么无意间的一提醒,我也反应了过来。
    这■■哪里是啥声音啊!分明就■■的是魔力的共鸣!
    虽然我对魔法的掌握程度可能不像娄鸣,甚至于说不如路杰那么深刻,但是,在教我好好使用自己身体里面的魔力的时候,我的养父保尔神父曾经也教给了我这样一个知识。
    就像是磁铁的不同磁极会互相吸引一样,有的时候,魔力之间也会互相吸引,只不过它们并不会以吸过来吸过去这么明显的表现形式,而是会产生类似于某种声响,但却根本就不是声响的“共鸣”——像路杰他们用魔力探测有魔力的事物的原理就是和这个差不多,只不过会再经历一步用魔力将探测到的魔力源的具体形象传达到自己的视觉之中的步骤。
    而一般来讲,共鸣的动静并不会太大,但是会很特殊,如果大到现在这种有点吵的地步的话。
    那只能说明一件事。
    这个地方有相当规模的魔力场,而且至少是布置了十年以上的魔力场!
    嘶……
    难不成,这个博物馆,就像桦林郡的那家孤儿院一样吗?
    表面上或许是一家博物馆,但实际上却是一个巨大的魔力场?
    要这么想的话,好像,从一开始,我就踏进了一座名为危机的泥潭里,只不过这座泥潭看起来就像是平地一样,当踩上去的时候,或许不去看,那么就不会察觉自己此刻的处境,但这种自欺欺兽的把戏要是被戳穿了的话,那么等待着我的,应该就是像此时此刻这样,像是被无数双眼睛恶狠狠盯着的,深渊一样的恶寒,以及是否能成功脱险的不确定性。
    唉,这下可坏了。
    如果是我一个走入这样的泥潭,倒也无所谓,可是路杰咋办呢?还有尼古拉,他们又该如何从这里脱身呢?
    更何况,在这基础上还有个不知道为啥非要弄死路杰的鲁比,这家伙现在在哪儿我也不清楚啊,■■■,真够烦兽的——咋还真就应了那句话,现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了呢?
    希望那个鲁比还没有找到路杰,希望如此!
    不然的话麻烦可就更大了,我可不希望出现这种情况!
    一点都■■■不希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