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调教撅高鞭打臀缝玉势/好爽~~~~嗯~~~再快点嗯动态图
调教撅高鞭打臀缝玉势/好爽~~~~嗯~~~再快点嗯动态图

调教撅高鞭打臀缝玉势/好爽~~~~嗯~~~再快点嗯动态图

晓晓 未知 2022-01-14 17:21 千字

    亚伦将‘殖装核心’放在雪白的餐盘上,一手拿刀,一手用叉,将肉球解剖开来。

    他看到了核心内部蜂巢一样的结构,看到了无数血肉组成的神秘符文。

    但他并未多么注意,而是用叉子扒开诸多血肉组织,来到了肉球深处。      

    餐刀之上浮现出几个神秘的符文,变得无比锋利,熟稔地割开了最后的秘密。

    亚伦挑出一片白色的组织,灵感蔓延其上。

    顿时,在他耳边就回荡起了无数层叠重复的祈祷声:

    “光辉骑士霍格尔!您是辉光的眷者、光明的骑士、永不停歇的审判者!”

    “我祈求您的注视、祈求您的眷顾……我祈求您……赐予我抵抗污染的力量!”

    ……

    “原来如此!”

    亚伦的表情相当开心:“是‘律’啊……也是,唯有此种无远弗届、能扭曲规则的力量,才能帮助你们对抗‘殖装’中的污染了。”

    “这么说起来……每一座城市中的白塔,除了加油站、监狱等功能之外,还是一个广播台?殖装者必须处于‘律’的增持下,才能对抗殖装中的恐怖精神污染?嗯……即使如此,也有可怕的后遗症残留,所以你们的身体很快就会不堪重负,罹患各种疾病。”

    “这么看起来,你们‘殖装者’应该还有一些禁忌……比如……不能在离开城市太远的地方展开殖装、不能对抗一位‘冕下’之类……因为其它的‘律’能抵消你们原本身上的‘律’,让非人级别的精神污染爆发,普通人根本抵挡不住,只能变成怪物或者死亡!”

    ……

    亚伦每说一句,鲍德温的脸色就苍白一分。

    因为他知道对方说得全对,甚至一些隐秘,是他的权限都无法知晓的,但却异常符合逻辑,让他都无法说这是谎言!

    “你……你是魔鬼么?”

    鲍德温脸如死灰,已经彻底绝望。

    相比而言,亚伦同样惋惜地叹了口气:“‘殖装核心’的本质是需要不断补充加油的,污染是‘律’负责守护解决的……它本身虽然也使用了灵性材料,但并没有到达非人层次,最多只相当于第三原质的遗留吧。”

    “嗯……从工业化角度而言,这是降低生产成本的伟大进步,但对于我来说就可惜了……”

    如果每一位殖装者都有非人特性,那亚伦甚至可以通过狩猎他们而满足需求。

    第三原质就太少了一点……

    亚伦现在对于食材,已经越来越挑剔了。

    “也就是核心之中,利用科技与神秘结合的手段,令第三原质能短暂发挥出非人战力的构思,能令人耳目一新了……关键恐怕在所加的‘油’上!”

    “我感觉这种‘油’恐怕不是什么好东西,神秘仪式与祭品,也就那么回事了。”

    亚伦有些意兴阑珊地起身。

    “原本以为能收获十几件非人遗留,现在只有两件!”

    他拿起一个宛若装了梦境的玻璃瓶,连带着瓶子一起塞进了嘴里,宛若咀嚼冰块一般,三两口就吃了下去。

    “你……你究竟是什么存在?”

    鲍德温看着这一幕,神情又变得呆滞。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敢生吞一件‘非人级’神奇物品的存在!

    “你们不需要知道,你需要知道的是我很不高兴,你们要倒霉了。”

    亚伦随手拿起‘夜幕’,看向鲍德温等人:“‘殖装核心’是很危险的物品……如果你们离开城市太远太久,就会遭遇可怕的事情……而我现在,会加速这个过程。”

    实际上,不用他提醒,鲍德温已经感觉自己有些不对劲了。

    他木然地低头,就看到自己胸口之上,不知何时已经长出了一张漆黑的人脸!

    早在亚伦利用‘谬论’加强‘夜幕’之时,就已经事实上隔绝了‘律’的保护。

    这些‘殖装’失去了压制,开始肆无忌惮地污染这些殖装者。

    鲍德温由于自身还是非凡者,实际上受到的影响最小。

    但在这时,也已经到达极限,开始失控!

    吼吼!

    鲍德温看向旁边,发现他的一位下属嘴巴张开,一下裂到了后耳根,嘴里冒出洁白而粗大的獠牙,一条猩红的舌头末端开裂,宛若蛇一样蠕动。

    而对方的瞳孔也被大量的眼白占据,皮肤上生长出大片大片的鳞片。

    “是失控!”

    鲍德温心里一寒,回想起自己还是普通队员的时候,跟着队长围剿的某位失控‘殖装者’!

    那一次的经历,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甚至化为了他的午夜梦魇。

    ……

    “好困……”

    柯妮苏醒过来,突然满脸警惕。

    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遭遇突袭,自己昏睡过去的时刻。

    继而,她就看到了房间内十一头三米多高的人形怪物,吓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救命啊!”

    “不要怕,它们暂时还不会动,都被主人制服了。”

    在一边的沙鲁克连忙安慰。

    柯妮这时候才发现那十一个失控怪物宛若雕像,不由放下一点心,这时候才有余暇打量这些怪物。

    “咦?”

    下一刻,她就发现了不同。

    失控她听人说过,也见过几次,应该都是千奇百怪的。

    但这十一头怪物虽然有的多了胳膊、手指、头颅等肢体……但大体都还维持着人形。

    “看来……我在控制污染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嗯,这是‘哲学家’带来的增幅。”

    亚伦望着这一排自己诱导失控的作品,也算比较满意。

    “接下来……应该就是?”

    他望向那一座白塔。

    几乎是在同一时刻,整个城市上空都响起了刺耳的警报!

    一位淑女呆呆望着高音喇叭,似乎忘记了所有的动作。

    这时候,她旁边的男性也顾不得绅士风度,将她抱在怀里,冲往最近的太阳教堂,那里修建了巨大的地下防空洞。

    虽然帝国在这片大陆上已经没有了能空袭它的敌人,但不知道为什么,这种紧急避险制度仍旧存在,甚至会时常进行演习。

    而这一次,显然并非演习!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