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圣僧轻点好爽(含她的柔软)最新章节列表
圣僧轻点好爽(含她的柔软)最新章节列表

圣僧轻点好爽(含她的柔软)最新章节列表

晓晓 未知 2022-01-10 11:30 千字

    又过了一会,马顺德面前的靴子动了,皇帝起来了,向外而去。

    “皇上……”马顺德忙起身跟上,下意识唤了一声。

    皇帝回头看了他一眼,面上的神情淡淡,辨不出喜怒,但这样却让马顺德一下子怔在了当场。      

    “这里无需你伺候了,退下吧。”

    “是。”等马顺德退了出去,皇帝才看了角落里一眼,朝着外面走去。

    勤华殿

    这座地处偏僻的宫殿,依旧被暗中保护着,外人不得靠近。

    皇帝在孟林的陪同下,又在夜色中来到了这里。

    大殿之中,九龙仪正在散发着淡光。

    皇帝近了,仔细一看,面上神情淡淡,此刻浮现出一丝不满。

    九龙仪上的珠子相较之前,的确是亮了一些,可距离皇帝想要看到,差距不小。

    皇帝微微蹙眉,问孟林:“朕已下旨册封代王为太孙,又有百官朝贺,为何珠子依旧这样半亮不亮?”

    孟林想了想:“皇上,可能是您虽封代王为太孙,百官也去道贺,但百官这番去,应该仅仅是礼仪奉承,而非真心投效……”

    所以,就算是百官都唤代王为太孙,怕这太孙的含金量还是不高。

    皇帝本来心中不悦,听完了孟林的解释后,怔了片刻,笑了起来,声音有点嘶哑。

    “既是如此,明日就举行仪式吧!”

    孟林低声应是。

    而看起来有些高兴的皇帝,很快离开了勤华殿回自己的寝宫。

    就算离开,榻上被窝还是暖和,皇帝躺入,闭目沉思,已经全无笑意。

    本想着,若这九龙仪达成想要的效果,就没必要在明日举行仪式。

    废掉一个有了旨意却没有进行仪式的太孙,总要比废掉一个进行仪式的太孙更容易一些。

    可事实却告诉自己,没有进行仪式的代王,还不算是龙。

    “名分何其贵也,朕也不能自专。”

    许多人不明白其中分别,其实和旨意一样。

    没有经过内阁附署的旨意,只是中旨,仅仅是皇帝表达自己意愿的非正式旨意,有倔强的官员就因此不认可,虽然此官肯定会付出沉重的代价。

    《睢州志·尚立传》尚立曰:“杀人者死,朝廷法也,即弄臣顾可脱乎?”

    虽得中旨赦之,可尚立不为动,斩之

    明旨,就是朝廷正式下达的诏书,是经过皇帝与朝廷共同认可,每一份都必须经过朝廷备案,且有一个以上内阁大臣的附署。

    严格说,太孙之位,不经过朝廷程序,其实就是私下授受,非真太孙。

    皇帝有些心情复杂。

    既烦恼何时才能达成目标,又高兴在百官的心里,就算是太孙,也远远比不上自己。

    “虽有暗示,只是奉承,非是投效,所以代王的气象改变并不大。”

    “不知经过典礼,代王又能在几时成龙?”

    “朕,可等不了太久了。”

    躺在龙榻上,皇帝想着,有点沉沉入睡,恍惚间,似乎站在一个昏暗的地点,举目望去,周围建筑和园林的规格还是很熟悉。

    “是哪家王府?”

    府邸建造都有规格,并非可以随心所欲,大小、高度、面积、门廷、室数都有规定,熟读它们的皇帝,一眼就看出来了,只是这府邸透露着幽深,隐隐约约的带着浓郁的黑气和血色。

    这是哪里,侍卫呢?太监呢?

    为何自己一个人站在这里,这又是哪里,这是亲王府邸,是自己哪个儿子的府邸,齐王,还是蜀王?

    不,不对!

    皇帝的目光落在地上,这条碎石铺就的小路上,竟不知在何时出现斑斑点点的血迹!

    而周围也一变,从无声一下子就变成有声!

    “是甲兵。”

    皇帝看去,只见随着轰地一声,大门被撞开,一群甲兵涌入,其中为首的人穿着指挥使的服饰,甚至看起来有点眼熟。

    皇帝不由颤抖,目光一转,果然,在前面厅院里,有一个身穿冕服的年轻人,见着甲兵涌入,举杯叹着:“种瓜黄台下,瓜熟子离离。一摘使瓜好,再摘使瓜稀……”

    “父皇既要我死,我岂能不死?”

    年轻人说着一饮而尽,很快就从口鼻溢出鲜血,剧烈的痛苦得他不由颤抖,但到死他也没有呻吟一声。

    在阶下跪着几个女人也纷纷仰脖喝了。

    甲兵却不管这些,见人就砍,不管是丫鬟还是侍卫,不管太监还是主子,凡是见到的人,纷纷砍杀在地,血流成河!

    一个幼童,被一个太监和几个侍卫护着边打边逃,退到了角落处,被甲兵团团围住,无处再退。

    几个侍卫很快就被杀光,剩下老太监眼睛都红了,将孩子紧紧护在怀里,嘶声喊着:“他是太孙,太孙!”

    “太孙,杀的就是太孙!”指挥使狞笑,亲自举起了刀。

    “啊!”

    接连的惨叫声响起,皇帝整个人都僵硬住了,想向后退,可这一瞬,倒地的死人突然安静了下来。

    出现在皇帝面前的,不再是太子府的人被杀时场景,而成了被杀后的景象。

    大片的死尸,横七竖八倒在地上,而就在皇帝试图向后退一步时,所有死人的眼睛突然都转向了自己!

    那些浑浊的毫无光泽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哪怕是被砍下来的头颅,也都将眼睛的这一面转向而看。

    这一场景,实在是诡异至极!也恐怖至极!

    皇帝饶是早就见过了许多事,也看过许多人的死,甚至更惨烈酷刑也亲眼见过,但这些都比不上此刻场景让他感到惊悚和恐惧!

    可皇帝终是皇帝。

    激烈的喘息下,他指着怒喊:“是朕,是朕杀了你们,别说汝等罪有应得,就算杀错了,又怎么样?”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朕是天子,天子!”

    “朕能杀你们一次,就能杀你们第二次!”

    “皇上?皇上?”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的轻唤声,让陷入昏暗中的人猛地惊醒。

    “什么时辰了?”在睁开眼的一瞬,皇帝就知道,自己只是做了个噩梦,没有将情绪暴露出来,而是看了一眼面前的人,问。

    面前服侍的太监忙回话:“皇上,现在是卯时一刻了。”

    卯时一刻了,时间不早了,册封太孙的典礼,是从辰时起,现在差的差不多了,皇帝直接吩咐:“更衣。”

    立刻就有人上前,服侍着皇帝换衣裳,皇帝一面任由服侍,一面在思索着方才的梦境。

    他心里明白,这梦不吉利。

    “难道提示是太孙的反噬?”

    一瞬间,皇帝若有所悟,现在还没有举行完封仪式,还有机会喊停,若现在传旨,今日不举行仪式,还能扭转。

    到底是继续,还是叫停?

    皇帝心思百转,可迟疑片刻,就心意已决,在洗漱完毕,一切都准备就绪后,就断然说着:“起驾。”

    “皇上起驾啦!”长长的声音传过,如斯响应,整个仪式正式启动。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