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穿越嫁农汉h*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林娟
穿越嫁农汉h*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林娟

穿越嫁农汉h*分手那晚她要了11次林娟

晓晓 未知 2021-12-31 09:54 千字

   凶神恶煞的兵卫和温润有礼的谢三公子离开了,受惊的周家诸人涌来。

    “太爷,出什么事了?”有人茫然不知。

    “太爷,那封信就不该收。邓弈谢燕芳手眼遍布,肯定被他们发现了,是要说我们跟中山王同谋吧?”有人一知半解。      

    “我怎么听到说是要抓皇后家的人,怎么楚岺刚死,就要废后了?”有人耳聪目明有新揣测。

    乱乱哄哄吵吵闹闹,周老太爷摆手:“都给我住口。”

    但身为家长知道不说不能让家人们安心,毕竟这么多年了,就连三皇子闹乱的时候,也没有兵士冲进周家。

    王朝崩坏了。

    “中山王兵马逼近京城,就在适才中山王世子以插手军事,胡乱指挥,有损军心的名义,斩杀了三位宣旨大臣,然后他要来京城亲自见皇帝请罪——这当然是借口。”周老太爷说,“但这借口冠冕堂皇,民众本就惶惶不安,都信了,朝廷现在很棘手啊。”

    那倒也是,家人们点头,其实如果形势到了,他们也能相信。

    这种话就不能说出来了。

    “所以呢?又关皇后什么事?”大家急问。

    周老太爷道:“楚皇后的叔父楚岚,曾与中山王世子有过谋划,所以朝廷要他出面指证中山王父子谋逆。”

    中山王父子谋逆之心,他们都看出来了,但楚岚牵涉其中还是让大家震惊,也瞬时猜到了那一夜事情的真相——先帝所说的,楚氏女救护小殿下,原来是从自己叔父和中山王手中救出来的啊。

    “怪不得楚昭当了皇后,楚岚夫妇从未出现。”

    “说是养病,原来是被关起来了。”

    “我早就猜到了楚氏古怪有问题。”

    “那现在怎么回事?”

    “楚岚一家跑了?”

    周老太爷点点头:“是,楚岚一家跑了,所以朝廷搜查,也不是只来咱们家搜,城里的的人家都被搜了。”

    家人们松口气,那就不是针对他们周家了。

    还好楚氏家门简单,楚岚夫妇一直不见人毫无来往,楚昭皇后坐在深宫,现在又跑去边郡,只有楚家那个女孩儿楚棠乍富张狂,到处游走玩乐。

    “告诉家里的孩子们不要跟她来往。”

    “主要是阿江,阿江前天还跟那楚棠一起玩呢。”

    周老太爷不耐烦喝止:“过去的事不要说了,做什么事后诸葛亮,三皇子赵氏出事前你们不也游走结交来往吗?”

    这时候再喝止,家人们心里也安稳,纷纷应声是。

    “反正跟咱们家没关系。”大家说着,告退离开了。

    跟他们家还很有关系——周老太爷坐在花厅里默然端详棋盘。

    中山王世子也好,小皇帝,谢氏也好,难道真需要他们周氏相助?少了他周氏,他们依旧无所不能,那不叫相助,那叫锦上添花。

    对于周氏来说,锦上添花也只能换来锦上添花,当然,不锦上添花,也没人能奈何他们。

    老棋路走的太久了,突然有个新路子冒出来——

    不知道能走出什么新花样。

    周老太爷抬手将谢燕芳走的两步棋改掉,换成了自己得胜,露出满意地笑。

    ……

    ……

    谢燕芳回到皇城自己所在时,看到邓弈在内坐着,还饶有兴趣地给桌案上的君子兰浇水。

    这还是邓弈第一次来他这里。

    “谢大人果然文雅。”邓弈说,环视殿内,“皇城大殿亦是自在如家。”

    谢燕芳笑了笑,不接他这句话,只道:“太傅是等着消息呢?很抱歉,至今没有找到,楚皇后虽然当上皇后没多久,但深得人心信重。”

    没想到他站到那些世家面前,以及拿着皇帝恩重都没能说服这些人松口。

    他有韬光养晦博这么多年得到的美名以及世家底蕴权势,那女孩儿靠什么?皇后之位和边军军权?还是锋芒毕露勇往直前的血性?

    他突然仿若看到十三岁的自己拎着弓站在太子面前。

    “楚皇后手握权柄,不止远在千里之外能让世家们相助,保护她的家人,在外还能调兵遣将。”邓弈说,“我是来告诉你,皇后调走了河东上党两郡兵马。”

    谢燕芳转头看墙上悬挂的舆图:“她要去围攻中山郡?”他就知道那女孩儿不会坐视不管,一定有所动作,一笑,“这是围魏救赵啊。”

    邓弈道:“楚皇后刚失去了父亲,大概以为这天下父子都是情深。”

    她以为世子都到京城了,听到父王被围攻就会罢手回去吗?真是幼稚。

    谢燕芳笑了笑,道:“她身为皇后,听到中山王谋逆,必当讨伐,太傅别担心,少了两路兵马,我们依旧能胜。”

    邓弈看他一眼,他怎么会担心这个。

    “应该是谢大人不用担心。”他似笑非笑说,“你担心问罪楚岚会影响楚后声誉,楚后自己早有准备,不用你帮忙,自己解决了。”

    谢燕芳似乎听不懂他的讽刺,含笑点头:“是,所以请太傅发诏书,宣告楚岚与中山王旧事,昭告天下,中山王谋逆,这样楚后围攻中山郡,师出有名,威名更赫赫。”

    邓弈默然。

    总之这一战谢燕芳就是要掀起煊赫声势。

    成千上百名目的讨伐问罪书,都不如一个皇后伯父与中山王勾结意图不轨令天下哗然。

    罪者煊赫,功者煊赫。

    他谢氏燕芳更赫赫。

    ……

    ……

    “齐公公,这是什么?”后宫里萧羽看着送来的诏书,神情惊讶问。

    玉玺在太傅手里,诏书都有太傅做主,写好了会给萧羽看一下。

    楚昭也叮嘱萧羽,就算看不懂,也要看,哪怕背下来,等长大了就懂了。

    于是萧羽每次都会认真看,这一次打开不仅看懂了,还很震惊。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说,楚氏有罪?”

    他将诏书抓起来就要扔下去。

    “楚姐姐怎么会有罪。”

    齐公公忙按住:“陛下不可不可。”他也知道消息了,忙解释,“不是说楚姐姐有罪,这跟楚姐姐也没关系,是说她伯父楚岚,陛下,您忘记了吗?当时她伯父要害我们,所以楚姐姐才带着我们逃离楚家,那楚岚的确有罪啊。”

    萧羽当然没有忘记,他虽然年纪小,在朝堂上坐了这几个月,也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小孩。

    “楚岚是楚姐姐的伯父,他有罪楚姐姐必然会被牵连,如果真没关系,为什么一开始不说楚岚的罪?”

    当了皇帝的小孩子并不好哄骗,齐公公无奈,跪下抓着萧羽衣袖,道:“陛下,现在非常时期,中山王打过来了,朝廷不得不迎战,战事惨烈死伤惨重,陛下,必须让天下人知道中山王父子的罪孽,共讨伐之啊。”

    萧羽抓着诏书举起,孩童眉梢飞扬:“我才不管。”

    “阿羽——”谢燕芳从外边大步而来。

    萧羽将后宫禁令交给他,他自然能进出随意,没有通报也不奇怪。

    看到他走进来,萧羽飞扬的眉梢垂下,掩去眼中的戾气,扁嘴委屈道:“因为楚姐姐不在,楚姐姐的父亲也不在了,你们就这样欺负她。”

    谢燕芳在他面前半跪下来,道:“没有人要欺负她,如果楚姐姐在这里,她也会这样做。”

    “阿羽你相信楚昭,她能带着你从围杀中逃出来,陪着你登基,又能亲自带兵杀向边郡,父亲不在了,她就能接过衣钵——对了,有个捷报被拦截,那就是不久前,你楚姐姐亲自率兵袭击了西凉王军主力,让他们再次退后百里。”

    萧羽眼中浮现笑容:“真的吗?”

    谢燕芳点点头:“捷报我已经让他们去找了,很快就能送过来。”他看着孩童的眼,“还有,不仅如此,听到中山王兵马围向京城,楚昭已经带兵杀回来,此时此刻围攻中山郡,阿羽,你知道这叫什么吗?”

    萧羽兴奋地喊:“围魏救赵,我读过这个!”

    谢燕芳道:“所以不要担心,楚姐姐不惧任何危险麻烦,她护国护民,她伯父再有旧罪过,也不会牵连到她——阿羽,你相信我。”

    萧羽看着他,点点头:“我相信你。”将举起的诏书放进谢燕芳手里。

    齐公公在一旁默默起身,原来取信一人,不需要证明自己多可信,只要让此人看到,自己相信他最信任的人就足以。

    ......

    ......

    齐乐云是被母亲塞上车马的。

    “母亲,就算是楚岚有罪,也不是楚昭有罪。”她挣扎说,掀起车帘,看到楚宅门外已经兵士林立。

    齐老爷正在跟一个官员赔笑说话,那官员对他摆摆手,兵士们便对齐家的车马放行。

    街上还不断有兵士奔过,沿街沿户搜查,民众们聚集在街上指指点点。

    “——皇后家要被抄了?”

    “楚岺刚死就抄家?”

    “别瞎说,不是抄家,也跟皇后没关系,是楚岚,楚岚原本跟中山王密谋谋害陛下。”

    “楚岚一直瞒着很好,趁着皇后不在,楚岺死了,立刻兴风作浪,跟中山王里外勾结,那中山王根本不是来援助朝廷,而是来逼宫的,消息泄露,楚岚就带着一家跑了。”

    “原来如此啊。”

    “这么说跟中山王要打起来了?”

    “一定要打啊,先帝驾崩,西凉入侵,幼帝登基,中山王趁乱兴事真是不当人!欺负孤儿。”

    听着这边的喧哗,齐乐云看着走回来的齐父急急道:“爹,你听,大家都知道跟皇后无关,我们住在这里没事。”

    齐父瞪了她一眼:“你懂什么,现在当然没事。”

    现在要一致对外,现在楚皇后还坐镇边军,但以后就说不准了,父亲不在了,伯父又是有谋逆未遂之罪,这种家世坐在皇后之位,如履薄冰,随时都能被废。

    “我们现在能走,已经是证明楚皇后清白,否则把我们也关起来,你看城中会流传什么话,只怕连楚后的名字都没有人提了。”

    齐父说,抬手按着女儿的头,将她塞回车里。

    “你快别跟着混闹了,这不是你们女孩儿们说说笑笑打打闹闹的事。”

    “爹,爹。”齐乐云抓住父亲的手,她也明白父亲话的意思,知道现在不能再闹,闹也没用,但实在是委屈又担心啊,“楚昭也太倒霉了。”

    齐父拍了拍女儿:“所以,女儿啊,惜福吧。”

    齐家匆匆搬离了楚园,其他人家也都在谈论楚氏。

    “朝廷这是一点面子也不给楚后留了,这就是家底薄弱,坐上高位的下场。”

    经不起一点事,薄屋风一吹就倒了。

    再次感叹还好楚氏单薄,楚岚跟他们没有过多来往,也就是女孩儿们之间玩乐走动。

    但只女孩儿们之间的玩乐,也怪让人头疼的。

    周老太爷再一次深夜被自己家的女孩儿敲醒。

    “阿江啊。”周老太爷揉着额头走出来,看着站在外间的孙女,“你父亲伯父叔父他们都没这么经常地见我。”

    周江忙亲自来搀扶祖父,道:“咱们家根深蒂固,按照规矩运转就好了,不用祖父您费心分神。”

    “哦,所以我就需要为根基单薄的别人家分神费心?”周老太爷说,看着周江,“说吧,我们楚皇后又要什么?”

    周江拿出一张便条,如同上次一样,昏昏室内其上鲜红的皇后玺印格外显眼。

    周老太爷接过,眯眼看了,再看周江:“阿江啊,你这不是让祖父我费心分神了,你这是要让祖父送命啊。”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