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男主进了女主的身体详写小说_各自短裙透明薄丝无内展示
男主进了女主的身体详写小说_各自短裙透明薄丝无内展示

男主进了女主的身体详写小说_各自短裙透明薄丝无内展示

晓晓 未知 2021-10-25 16:31 千字

    檀邀雨收到吐谷浑的国书时脸色变了又变,幸好秦忠志拼命给她使眼色,檀邀雨才硬是把火气咽了下去。

    吐谷浑的使节还极其没有眼力见儿地提醒了一句,“外臣会在仇池等候仙姬娘娘准备妥当。外臣会为仙姬带路前往吐谷浑火神山。”

    秦忠志生怕这使节再多说一个字就会小命不保,连忙给崔勇使眼色。        

    崔勇立刻上前,自来熟似的一把揽住使者的肩膀,朗声大笑道:“使节不辞辛苦,翻山而来,就让崔某落尽地主之谊,带使节四处转转。”说完就硬扳着吐谷浑使节的肩膀往重骑兵营去了。

    檀邀雨见外人走了,才气不打一处来地将吐谷浑的国书狠狠地摔在地上!

    “他真当本宫不称帝是怕他吐谷浑不成!居然还敢到本宫这儿来叫板?!这两年他们吐谷浑几次骚扰边境的村落,本宫念在他们没有伤人才睁一眼闭一眼,他们居然还真以为我仇池怕了他?!秦忠志,去,直接点兵,本宫今日就去灭了这个夜郎自大的家伙!”

    檀邀雨显然是气狠了。秦忠志却依旧悠闲悠哉地劝道:“女郎您这是拓跋焘上身了?事情还没搞清楚,你就要出兵。”

    秦忠志跟着檀邀雨的日子久了,早就摸透了她的脾气。只要是拿檀邀雨瞧不上的人与她作比,她便会立刻冷静下来。。

    果然,檀邀雨一听这话,火气顿时小了不少。可依旧气鼓鼓地指着地上的国书道:“他吐谷浑当我是什么人?郎中?采药人?还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云道生上前将地上的国书捡了起来,又放回檀邀雨的案桌上。他本着慈悲的心劝道:“为人父母,必为子孙计长远。况且还是吐谷浑国主的长子。若不是为了救他的儿子,我相信吐谷浑国主是不会开这个口来请师姐的。”

    “他这哪里是请人?”檀邀雨用手指戳着国书,“若是要请医者,我可以让祝融过去瞧瞧。若是缺什么药材,但凡他列得出来的,仇池就没有找不到的。可他居然听信巫蛊,非要我亲自去那什么火神山的山口里摘什么银剑菊给他儿子做药引子!他那巫医如此厉害,怎么不自己下去摘?!”

    秦忠志此时也微微蹙眉,推测道:“此事怕是另有蹊跷。此前女郎虽从乡民口中描述,猜测北魏曾派人前往吐谷浑,可终究也没有实证。如今女郎放弃称帝,北魏即便想出兵,一时也找不到借口。某倒是担心,这怕不是吐谷浑替北魏出兵找的借口?”

    檀邀雨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才更生气,“十有八九是如此。不然吐谷浑哪儿来的底气威胁我?只可怜了他那儿子。他若是好言好语相求,有行者楼的医术,还怕治不好?如今我便是有法子,也不会管他儿子死活。”

    苍梧尊者一直默默旁听,此时却开口道:“恐怕不只是威胁那么简单。老朽年轻时曾到过那火神山。那山口不仅十分陡峭难以攀爬,山口中更是常年有熔岩翻滚,炙热难当。最头疼的是山口附近常有瘴气喷涌,闻了的人,轻者昏迷,重者丧命。以小丫头的体质,怕是还没下到山口就被毒死了。”

    檀邀雨的弱点便是毒。若真如苍梧尊者所言,那这便不只是为了挑起战事,而是为了置她于死地。

    檀邀雨皱皱眉,“这不像是拓跋焘的作风。他便是要杀我,也会选择堂堂正正地在战场上较量。怕是另有人在背后怂恿吐谷浑国主。”

    旁听的杜闻则出声道:“且不论这主意究竟是谁出的,仙姬决不能有闪失。即便北魏因此兴兵,我们也不能送仙姬去冒险。若是仙姬不在了,仇池便真的国将不国了。”

    苍梧尊者摆手,“此事何难,”他对旁边的姜坤道:“你带着还留在武都的行者们去助小丫头一臂之力吧。有你的寒钟暮鼓在,隔绝下瘴气应当不是问题。”

    秦忠志依旧不放心道:“即便能隔绝瘴气,那山口又要如何下得?女郎如今没有内力,靠绳索攀岩而下怕是会被热气灼伤了。”

    苍梧尊者带着孩童般的不满,撇嘴道:“难不成我们行者楼就只有坤小子还能用内力?放心吧,乾小子带了口信,他已经离开北魏,在赶往仇池的路上了。”

    檀邀雨没想到自己师父也赶来了,见云道生露出忧色,忙前抢先问道:“我师父来仇池,那小师叔怎么办?没人保护他真的可以吗?”

    姜坤此时终于开口道:“静轮天宫快要修好了。虽然宋帝北伐失利后,魏皇便已经派人开始筹备,可却一直因北魏国库空虚而修一阵停一阵。去年魏皇支了一大笔金银,这才让静轮天宫得以完成。小师弟到时便能搬出皇宫。只要不在宫中,他想自保还不是难事。”

    檀邀雨原以为没希望的事儿,师公两三下就给解决了。檀邀雨也顾不上生气了,对着苍梧尊者甜笑道:“还是师公疼我。”

    苍梧尊者也跟着笑:“这是自然,师公还等着看你改变天道的那天呢。”

    邀雨闻言略迟疑了一瞬,随后才点头“嗯”了一声。

    姜坤此前也给邀雨来过信,告诉她天道并没有因为她的所做所为而改变。可那又如何?檀邀雨自己问心无愧,至于其他,便静候花开吧。

    有师父保驾护航,檀邀雨很快便派人回复吐谷浑,自己同意亲自前往火神山取药,但是前提条件是,如果她成功取得药引,吐谷浑必须与仇池缔结同盟之约。

    左护法得知檀邀雨答应了吐谷浑的请求后,便开始惴惴不安。

    这是他同教主商量后想出来的法子,想以此试探檀邀雨如今究竟功力如何。

    为了能让吐谷浑国主就范,左护法偷偷给王子下毒,还收买了巫医。吐谷浑国主救子心切,就当真信了巫医的话。

    然而教主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即便教主同苍梧老儿拼得两败俱伤,可行者楼还有一个檀邀雨。

    那场大战定是没有对她造成什么致命伤,否则她怎么还能带兵出征,甚至答应下火山口?

    为了教主的安危,决不能让这个檀邀雨继续活着!左护法思来想去,悄悄地离开了吐谷浑王宫。并传消息给远在健康的严道育,让她赶紧行动。

    即便他这次无法成功,可只要抓住了檀邀雨的软肋,行者楼便不攻自破!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