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别怕,小东西,感受我;护士被强奷系列小说
别怕,小东西,感受我;护士被强奷系列小说

别怕,小东西,感受我;护士被强奷系列小说

晓晓 未知 2021-10-18 16:21 千字

   “业务?杀人业务吗?”书生冷笑。

    “你看不起谁呢,我从来不做杀人越货的勾当,我是正经的生意人。”

    “呵呵……拦路打劫,还说不做杀人越货的勾当。”      

    “书呆子,拦路抢劫和杀人越货是一回事吗?我可是有职业道德的,我在树立自己的品牌理念,不杀生,是我的服务宗旨。”

    “所以你这是打算去哪里打劫?”

    “这次的业务是我刚刚开展的救人业务。”

    “救人?”

    “当然了,救死扶伤,拦路抢劫,保镖护镖,偷鸡摸狗,造谣传讹,抓奸在床,绑票勒索,全部都在我的业务范围内。”

    金肆很认真的看着书生:“以后有需要可以联络我,我这的收费公道,业务娴熟,可以先服务,后收费,使命必达。”

    书生不想理会金肆,扭头就走。

    一路寻着那马蹄脚印,可是走了这一路,发现金肆还跟身边。

    “你跟着我做什么?”

    “我们的业务可能有交叉,当然了,也有可能会有冲突。”

    书生的手藏在身后,默默的掏出几枚飞刀。

    如果金肆是那些绿林的同伴。

    那说不得今日就要分出个高下生死了。

    金肆的刀架在小乞丐的脖子上。

    “看你出招快,还是我的刀快怎么样。”

    小乞丐一脸懵逼你,搞毛啊。

    好歹我也是你的客户。

    你就这么对客户的吗?

    “你不是说你不杀人越货的吗?”

    “我这不还没杀吗,所以你千万不要逼我坏了品牌形象好吗。”

    书生收起右手藏着的飞刀。

    “你刚才说你也接救死扶伤的业务?”

    “接,给钱就接,不过你给的起钱吗?”

    “我身上没带多少钱,不过我山西李园的名号你总该知道吧。”

    “那个……我和江湖中人接触的不多,你们山西李园是干什么的?”

    “我家中的业务也不少。”书生说道:“不管是在官场还是在江湖上,都是有些熟人的。”

    “你吹的天花乱坠,结果出门在外,连个漂亮的婢女都没一个,也好意思说有钱人。”

    “我李寻欢对天发誓,只要你能帮我对付那伙绿林匪贼,我李寻欢必定厚礼相报。”

    “你是李寻欢?”金肆突然惊呼起来。

    “哦?你认得李某?”李寻欢也有些诧异。

    自己的名声并不算响亮。

    而且仅有的一点薄名也多是因为山西李园而传出去的。

    可是金肆听山西李园的时候没反应。

    听自己的名字怎么就这么大反应。

    “钱不钱的无所谓,我只想和你做兄弟,以后我的就是你的,你的就是我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额……李某没打算。”

    “你是不是看不起我出身低贱?我知道了,你就是看不起我……”

    金肆突然就大哭起来。

    李寻欢搞的有点举足无措。

    这么个大男人,哭个蛋啊。

    “阁下……男儿在世,莫要轻易落泪。”

    “我不管,我就要和你做兄弟,你今天答应也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

    “阁下为何非得与李某做兄弟?”

    “我可是百年一遇的神算子,而我算到李兄弟,你是百年一遇的绿帽王。”

    “何谓绿帽王?”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

    “在下并未答应。”

    李寻欢被金肆的眼神弄的浑身不舒服。

    他到底看上了自己哪点?

    为什么非得与自己做兄弟?

    金肆双眼放光的盯着李寻欢。

    和李寻欢做兄弟,有较大几率触发让妻被动技能。

    这兄弟,必须结交。

    “你不答应也不行,反正这事就这么定了。”

    “李某……”

    呼——

    金肆突然出现在李寻欢面前。

    李寻欢眼前一花,却不知道金肆是如何出现在面前的。

    吓得他连连退后。

    好恐怖的轻功,完全看不清身法。

    江湖上什么时候冒出这等好手的?

    “你……你这……”

    “不结为兄弟,那就只能结仇了,我要去你李园走一回,现在你说,是要我灭你满门,还是要和我当兄弟。”

    李寻欢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

    古往今来,有你这么结拜的吗?

    这尼玛的十足带恶人。

    “这样吧,我也不为难你,我来算一算,你这次的科考成绩如何?若是算的准,我们就是兄弟这事就定了如何?”

    “你不是最不喜欢我等读书人吗?”

    “没这回事,我最喜欢儒家,最敬佩你们这些文能提笔安天下,在朝为国为民,匡扶社稷,在野能心系家国天下,忧国忧民。”

    李寻欢思考半响,微微点点头:“可以。”

    他真不信金肆能算的准。

    怎么看金肆都不像是个算命的。

    “我猜你这次能中探花。”

    “科考哪里有那么容易,李某此番第一次参加科考,过去从无经验,此番入京科考,不过是增长一下见识罢了,想在数万考生中脱颖而出,就如同千军万马渡独木桥,真能中榜的人少之又少,李某可没信心能夺得探花。”

    当然了,他们家对科考都比较熟悉,父亲和爷爷都是探花。

    也都曾经当过官,所以对官场那套还是比较熟悉。

    即便他真有才高八斗的才学,在众多考生里鹤立鸡群。

    也不是真正决定最后金榜题名结果的真正因素,至少不是最主要的因素。

    “我说能中就是能中,不信就走着瞧。”

    “那好,一言为定。”

    李寻欢觉得自己怎么都亏不了。

    在小乞丐的带路下,三人来到了虎牢寨外。

    这时候已经是入夜时分。

    李寻欢小心谨慎,不敢贸然闯入。

    特别是从小乞丐那得知这虎牢寨内人马众多,而且高手不计其数后,更加谨慎。

    “兄台,你可有什么办法?”

    金肆脸色凝重:“那匪贼人数众多,不能硬拼,只能智取。”

    “嗯,言之有理。”李寻欢点点头。

    “然后呢?”小乞丐问道。

    “废话,我怎么知道然后什么,反正这种场合的场面话不就是这句吗,接下来就看你们的了。”

    “我花钱找你来,不是让你在这里说屁话的。”小乞丐恼怒的看着金肆。

    “你什么时候花钱请我来的?你花了一分钱吗?”

    “如果没有我,你知道来虎牢寨吗?你不知道,所以这就相当我花的钱。”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