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一女和两男同时做小说*后顶高跟美妇
一女和两男同时做小说*后顶高跟美妇

一女和两男同时做小说*后顶高跟美妇

晓晓 未知 2021-09-08 15:39 千字

   呼。

    礼毕,李云逸抬起头,一双平静清澈的眼眸精亮,嘴角一抹淡笑勾起。

    如沐春风。        

    刚才冲天而起的凌云气息似乎顷刻间烟消云散,仿佛一切只是错觉。

    上古天藤猛地一怔,忍不住眨了眨眼,似乎在怀疑自己刚才的感知。

    自己的感应出错了?

    还是说,李云逸调节自我的能力这么强,只是自己微不足道的宽慰,就这么快调节了心态?

    算是。

    但也不是。

    应该说,李云逸再次找回了前世的感觉,以凡人之躯抗衡“神明”,不卑不亢。前路荆棘,尽在脚下!

    当然,李云逸肯定不会给上古天藤讲述他这一瞬间的心理路程,轻轻一笑,道。

    “前辈所言极是,只要有希望,一切都不是问题。”

    “只是不知,前辈把那些虚空晶石放在了哪?可愿交给晚辈?”

    李云逸飞快转移话锋,重归正题,俨然一副现在就要通过那些虚空晶石探索此地上古劫印奥秘的样子,上古天藤知晓此事重大,哪敢怠慢,连忙大手一挥,似乎就要召来这些年搜集的虚空晶石。只是这时,他又如突然想到了什么,动作一顿。

    “少山主可有合适器具收取?”

    李云逸信手一挥,天机壶再次于手心出现,上古天藤一愣,旋即放心。

    天机壶确实可以。

    虽然他辨不出这天机壶的具体品阶,但它既然能困锁一尊上古凶兽朱厌,承载这些虚空晶石自然不可能有什么问题。

    于是乎接下来……

    呼!

    在上古天藤和李云逸默契的配合下,万余枚虚空晶石从天而降,尽数落于天机壶中,很是顺利。只是当李云逸封禁天机壶时,感受着后者的气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瞬间消失,上古天藤忍不住连连赞誉。

    “好神兵!”

    “这是巫神大人特意为少山主炼制的?”

    李云逸一愣,没有解释,轻轻点头算是揭过此事,望了手上天机壶一眼,思索了一下,道。

    “前辈洞天与此地融合多年,突然分离,只怕会引起其他震荡,对破解此地上古劫印不利。依晚辈之见,就请前辈在此再等待些许时日,凝化一尊分灵与晚辈同行。待此地之事结束,晚辈自然会履行承诺,带前辈离开此地。”

    先分身同行?

    上古天藤闻言眉头一挑,哪会介意?

    “听前山主的。”

    呼。

    话音未落,上古天藤乖巧的化为一道青芒,落入天机壶之中,更多的青芒则直接散开,消失于这片空间之中,连李云逸都察觉不了它们究竟去了何处。

    神念透入天机壶,看着和朱厌同处一片空间的上古天藤,李云逸不由勾起嘴角,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乖巧。

    上古天藤显然也是个人精,这些年不是白过的,知道自己暂且已经不需要他,索性就直接退下了。

    对于这份眼力劲,李云逸还是相当满意的,眼底精芒一闪,这才一步踏出,朝青芒外走去。

    ……

    魔藤遗迹。

    破碎的魔藤山峰残垣之上,数十人或坐或站,皆在等待,有人脸色平静,有人面带困惑各有不同。

    但他们相同的动作是,每隔一会儿就会忍不住抬头望一眼身前的李云逸第二灵身,眼底有关切之色闪烁。

    他们自然就是在原地等待的风无尘等人了。目光最为凝重和紧张的,莫过巫八。同样,他扭头望向李云逸元神灵身消失的地方频率也是最高的,眼底狐疑之色闪动。

    里面究竟什么情况?

    李云逸……还好么?

    就在刚才,李云逸第二分身突然动作,又突然停下,虽然什么也没发生,但后者脸上那一瞬间的肃穆和紧张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形势不好?

    李云逸和上古天藤还没谈拢?

    正在这时。

    呼。

    熟悉的身影从青芒中走出,两个李云逸融为一体,青芒在他的身后散开,没有再出现第二道身影。

    上古天藤没有再出现?

    巫八精神一振,一时间辨认不出这意味着什么,立刻上前,比风无尘等人都快。

    “王爷……”

    巫八欲言又止,他想询问里面发生的一切,却又不知如何开口,毕竟无法确认上古天藤是否还在关注此地。

    李云逸自然是知道他的心思的,轻轻一笑,道。

    “谈完了。”

    “等此事过去,天藤前辈将随我们一起离开,至于接下来的去留,暂且未定。”

    “而作为回报,天藤前辈会帮助我等探查此地精妙,提供相应的情报。”

    “至于田鑫是如何能动用天赋神通的……此事还有诡异,本王尚未找到其中根本,但也已经有了头绪,若有发现,定会第一时间告知巫兄。”

    李云逸声音干脆且清晰,传入巫八耳畔,后者立刻精神一震,脸上露出惊讶之色。

    坦诚!

    高效!

    李云逸已经说服了上古天藤?

    甚至,连田鑫能动用天赋神通的原因也已经有了眉目?

    李云逸好高的效率!

    并且,这次李云逸一开口,巫八就隐隐感觉到了对方和之前的一些变化,说不清道不明。李云逸似乎更加坦诚了,也更加强势了?!

    正在他努力消化李云逸传来的这些消息之时,后者传音再次传来。

    “至于接下来,巫兄只要全力辅佐李某即可。”

    “关于如何离开此地,前往下一位面,巫兄可否告知一二?”

    砰。

    巫八心头再震。

    全力辅佐!

    他确定,李云逸进去出来的确发生了变化,也的确更强势了。他确定,后者理由可能已经判断出了他的真正身份,依然有底气说出这种话……

    这不是强势是什么?

    但出乎意料的是,自己竟然丝毫不认为李云逸此时的强势有问题,似乎理应如此。

    “呼!”

    巫八轻舒一口气,明白自己的这感受是如何产生的,还是因为李云逸刚才那番话的铺垫。

    成功游说上古天藤!

    田鑫能动用天赋神通的原因已经有了眉目。

    无论是前者展现的能力,还是后者的进度,李云逸都远远走在了自己前面!

    这是“实力”的碾压!

    想到这里,巫八立刻驱散心里因为李云逸命令口气而产生的一丝不愉快,道。

    “铸神台!”

    “它就是离开此地的关键!”

    “巫某刚才已经观察过周围环境,按照我巫族关于此地情报的推演,如果没错的话,它应该就在那个方向,距离我们大概有一千三百里左右。”

    铸神台?

    李云逸循着巫八所指方向望去,当然只能看到一片黑暗,此地神念被压制,哪怕是他,在不动用信仰之力的情况下,也只能探查到数十里之外,风无尘等人探查的距离更是有限。

    “边走边说。”

    李云逸再次发令,巫八轻轻点头并无意见,整个队伍再次启程。

    ……

    一路顺利。

    也不知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他们这一路上并没有遭遇魔修队伍。

    一开始的时候,和巫八一样,众人也对李云逸刚才同上古天藤的交流很感兴趣,只可惜李云逸明显不想多说,而当听到巫八开始讲述关于离开此地前往下一位面遗迹的方法,所有人都被牵动了神经,专心聆听。

    关于铸神台,信息不多,巫八只用了一会儿功夫就说完了。

    和李云逸之前的猜测一样,它果然也是闯关!

    “铸神台九层,每一层都有相应考验,通过它方能登上更高一层。”

    “通过第三关考验,自然就能进入下一位面了。当然,你也可以暂且选择不进入,继续在铸神台上磨砺真灵……”

    磨砺真灵?

    铸神台一共九层?

    其他人闻言,神色并没有特殊变化,因为这种磨砺模式实在常见,他们都有耳闻,甚至在巫族内部也有相似的地方。

    李云逸眉心轻轻一震。

    熟悉!

    他赫然从巫八对铸神台的这番描述中感到了一丝熟悉,却不是和外物对照,而是……

    “和魂修仙台很像!”

    它们之间是否有其他联系?

    毕竟,中神六祖之一的魂祖,就是神佑大陆魂道的鼻祖,按照他之前的猜想,对方正是来自天外世界,而此地上古劫印内的一切布置,都是如此。

    杂念在心底一闪而过,李云逸并没有太深思。

    多想无用。

    亲眼见到铸神台就知道了。

    但“磨砺真灵”一说,已经足以让李云逸对这一遗迹产生更多联想了。

    “这一层,或者说这一位面,针对的是真灵。”

    “唯有真灵强度达标者才能够进入下一位面……是为了精挑细选?”

    精挑细选!

    李云逸眼底闪过一抹精芒。

    如此描述或许对于巫族有些不尊敬,但也是最为贴切的一种说法,因为对于这上古劫印来说,巫族就是工具。

    “这一层针对真灵,那剩下的两层位面,是针对的肉身和天赋神通?”

    李云逸猜想涟涟。巫族真灵不同于巫族,这是他的第一个发现,但绝对不是全部。在混沌精气的沾染和引导下,巫族的肉身乃至整个修炼体系都是和人族不同的,天外生灵要利用这上古劫印以巫族为媒介抽离混沌精气里的特殊力量,针对的肯定不止是真灵那么简单。

    肉身。

    天赋神通或者法相,应该都在其列!

    推想着,李云逸心中对上古劫印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起码有了些许轮廓。

    而这时,正在他身边向众人讲述铸神台的巫八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在此之前,我巫族从未进入过此地,但曾询问进入过此地的人族武者,铸神台对真灵压迫极强,恐怕圣境二重天后期才能勉强登上第三层。”

    “并且更重要的是……它上面考验的整个过程,都是要独自完成的。”

    独自完成?!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微变,李云逸也是精神一震,终于知道,从谈说铸神台开始,巫八脸上的表情为何如此凝重了。

    独自完成,就意味着他们再也无法仿照上一层镇海剑狱的方法,由风无尘等人先消耗剑灵的力量甚至将其重创,再由巫族圣境收割。

    而巫族圣境被这方天地压制的厉害,连天赋神通都无法动用,他们,真的能成功登上铸神台第三层么?

    恐怕希望渺茫。

    “要分开了?”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所有人都忍不住大皱眉头,气氛颇为沉重。

    直到突然。

    “呵呵,这样也好。”

    “反正我们跟着也只是累赘……此番一行,还是多谢王爷施以援手,助我等走到这一步了。”

    “只希望王爷能够势如破竹,直达深处,为我巫族寻得一线挣脱命运的生机。”

    “这里……太游代我金灵族,谢过王爷了!”

    呼。

    人群之中,一人双眸赤红,似乎有泪光闪烁,充满压抑的不甘心,但还是克制住了,向李云逸躬身行礼,几乎垂到脚面,一番话更是真情实意,直达肺腑,令人动容。

    为了巫族!

    显然,他们不是傻子,从此行的过程中,大概已经判断出了此地存在的原因。

    毕竟。

    对真灵法相的压制,这是他们每个人都能实实在在感受到的。

    此地对人族来说或者内蕴机缘,但对他们来说……

    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可能威胁到他们巫族的生死存亡!

    对于此地,他们看的或许远不如李云逸那么细致,但身在此地,他们岂能没有自己的判断和感受?

    自家巫族的灾劫,他们当然想亲自面对,可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们又能怎么办?

    李云逸,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有劳王爷了。”

    “为我族,谢过王爷!”

    轰!

    有一就有二,随着第一人陈恳而不甘的行使大礼,其他人也纷纷跟上,不甘而压抑的低吼传响虚空。

    看着自家众圣境向李云逸如此恭敬行礼的这一幕,一旁的巫八顿时眼瞳一震,备受触动,但眼底深深的无奈,同样表露了他的心境。

    以他的身份立场而言,他自然是不希望自家巫族圣境有异心的,但是现在……

    铁一般的事实就在眼前,李云逸就是他们唯一的希望,无法改变,连他都说不出任何话来。

    “他对我巫族的影响,越来越大了……”

    这是个好兆头么?

    不。

    应该说,在这等大局之下,他们巫族,真的还能离开李云逸的帮助么?

    巫八目光深邃,有些复杂,忍不住深深叹息。

    可就在这时,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

    “各位何必如此?”

    “谁告诉你们,独自考验你们就必然无法进入下一层位面了?”

    身旁,李云逸平静的反问传来,当传入巫八耳中,他的道心立刻猛地一颤,不可思议地望向后者。

    什么鬼?

    难道说,李云逸真的有办法帮助他巫族圣境进入下一层位面不成?!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