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一个人做害羞的事教程: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
一个人做害羞的事教程: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

一个人做害羞的事教程:一女多夫同时上H共妻

晓晓 未知 2021-08-24 15:43 千字

    “轰~”

    一大股烟尘冲天而起,几乎将整座皇宫遮蔽,屹立数百年的皇城阙楼轰然垮塌了,正所谓天子三出阙,三出阙是最高的礼制和皇权象征,这一倒就代表着大唐要完了。

    “以吾之血!供奉神主!铲平邪祟!必登极乐……”        

    数千名狂信徒彻底暴走了,举着刀枪如洪流般冲向皇城,他们的武力一点都不高,许多人甚至连功夫都不会,但他们视死如归的态度太可怕,还有大量自爆人在以命搏命。

    “快拦住他们,放箭!放箭……”

    一名骑将冲上了街头,上百名兵卒紧随其后,可没料到人家也有战术,看似正在逃窜的妇人摇身一变,点燃身上的炸药就扑进了人群,一下就把他们炸的七零八落。

    “咣咣咣……”

    爆炸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一队队士兵被炸的哭爹喊娘,守卫洛阳的城防军不过数千人,各司兵马加起来也才两万多,大部队全都在外围驻扎,快马加鞭也得大半天才能赶到。

    “不能放火,射死扛炸药的,拿石头往下砸……”

    左右骁卫的统领嗓子都喊哑了,大唐没落时也没被攻破皇城,顶多是皇帝逃出去而已,但眼下的狂徒顶着门板就敢冲进来,还有人扛起进不来的炸药车,要连瓮城都一起炸毁。

    “大人!快看街上……”

    一名士兵惊恐的喊了起来,两面巨大的白布升到了旗杆上,上面是一位仙风道骨的男子画像,左眉有一道很明显的断痕,布上还都写着一行大字——灭日法王杨平川!

    “杨平川!杨二爷!杨家人造反了……”

    将领们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怪不得来势如此凶猛,竟然是福州的二太保家造反了,而且狂信徒们绝不止眼下几千人,皇城侧门也遭到了袭击,炸药就跟不要钱连连爆炸。

    “法王万岁!杀啊……”

    邪教徒们一看大旗竖了起来,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般亢奋,普通的信徒也纷纷冲出家门,将绣有标志的黑布带系在头上,拿上刀枪棍棒加入造反行列,一下就让邪教的实力暴增。

    “皇上!杨家造反啦,杨平川在外面竖了大旗,自称灭日法王……”

    一名太监连滚带爬的冲进大殿,老皇帝的全家都出来了,妃子和秀女们也没命的往这边跑,而大批宫女和太监在周围瑟瑟发抖,但只有两百多名阉割侍卫在守卫,金吾卫没事也不能进宫。

    “狗杂碎!”

    老皇帝咬牙切齿的骂道:“怪不得杨老三要偷摸进城,居然是造老子的反来了,好一个杨老三,好一个二太保,老子要不把你们碎尸万段,连根拔起,朕誓不为人!”

    “皇上!此地不宜久留……”

    陈光大连忙上前拱手道:“射日邪教立教十数年,说明杨老三蓄谋已久,他杨家在洛阳又门徒众多,还有高阳公主四处笼络,胆敢造反必有一定把握,君子不坐垂堂,您还是……”

    “不必多言!”

    老皇帝猛然打断他的话,怒声说道:“朕在城外有三十万大军,天黑之前定能赶到,各司兵卒也不是吃闲饭的,眼下只是尚未赶到罢了,朕要在此……”

    “咣咣~”

    两声巨响忽然在城墙上响起,竟有一大堆禁军被炸飞了出去,老皇帝吃惊的跑出了大殿,一大片硝烟血雨顺风吹来,隔着老远都感觉刺目呛鼻,吓的妃子们呜呜直哭。

    “发生何事了,自己人为何打起来

    了……”

    老皇帝难以置信的瞪大双眼,城头上的禁军居然打成了一团,可话没落音又接连爆炸了,这下众人全都看了个清楚,禁军中竟然也有邪教徒,终于让老皇帝骇然色变。

    “卧槽!这下乐子大了,已经深入骨髓了啊……”

    陈光大惊疑的左右看了看,忽然发现两名宫女快步走来,他一看服色就知道不是内宫之人,他立马大叫了一声,一把将老皇帝拽了回来,而两名宫女也突然暴起。

    “咣咣~”

    两女轰然在半空中爆炸,炸药中明显是填装了钢砂,殿前的侍卫们顿时被炸翻了一大片,钢砂甚至穿破了大门,击中了殿内的妃子和宫女,女人们一下炸窝般尖叫起来。

    “哼~”

    老皇帝忽然张臂猛地一跺脚,一股王霸之气猛然爆开,竟硬生生挡下了密集的钢砂,稳稳地站在殿前动也不动,而陈光大被震翻了一个跟头,连忙在太监身上摸了一把血。

    “皇上快走,我来为您断后……”

    陈光大跳起来把血抹在脸上,一副忠心耿耿的老奴模样,可话没落音又看几人冲了过来,这回连外宫的太监都有了,显然是被禁军给放进来的,吓的侍卫们连忙放箭射杀。

    “咣咣咣……”

    射杀的尸体接连炸开了,炸的陈光大都差点懵逼了,他是真没料到这些人会混进宫来,而金吾卫们也终于骑马冲了进来,一个个灰头土脸的叫喊着,全都让老皇帝赶紧走。

    “皇上!”

    陈光大急声说道:“不要带妃子和宫女走,尤其是杨家来的女人,宫里有大贼跟他们里应外合,您出去立刻跟大军汇合,任何外臣都不要相信,老奴留下来保护娘娘们!”

    “好样的!你等着朕,老子明日一定带兵杀回来……”

    老皇帝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迅速跑下大殿招呼了一声,陈统领跳下马大声说道:“皇上!贼军皆是乌合之众,奈何炸药太多,龙兴门外还有精兵两千,定能护您周全!”

    “走!出城杀他一个回马枪……”

    老皇帝杀气腾腾的跃上马去,一扬马鞭径直往后方冲去,看也不看大殿内数百名妃子,只将刚出来的皇太后带上了。

    “……”

    一身凤袍的皇后懵逼了,眼睁睁看着上百骑呼啸而去,只带走了皇帝的老娘而已,她呆滞的问道:“皇上这是……何去?”

    “出城啊!还能去哪,想活命的都随我来……”

    陈光大忽然变了个人似的,领着一百多大内侍卫往下跑去,后宫佳丽忙不迭的跟了出去,只听陈光大叫喊道:“新人和外宫的全部回屋,逗留者杀无赦,内宫的随我去兴政门!”

    “快走快走!听韦总管的话……”

    太监们连忙驱赶外宫的人,内宫的很难解除到外人,出现邪教徒的机率自然很低,而陈光大一把攥住皇后娘娘的手,在侍卫们的护送下迅速出了中宫。

    “把门关上堵起来……”

    陈光大一路上不停发号施令,两三千人乌泱泱的跟着他跑,他还趁机拉过熟女皇后,低声道:“皇后娘娘!你一直看我不顺眼,反贼要是杀进来的话,我只能说声对不起啦!”

    “你胡扯!本宫几时瞧你不顺眼了……”

    皇后恼火的掐了他一下,低声道:“只是太后那般恩宠你,本宫总不能抢她的人吧,姿态总是要做出来的嘛,总之你护我周全,本宫定会好好赏赐你,况

    且我若出了事,皇上也饶不了你!”

    “皇上抛下你自个跑了,谁还在乎你啊,反贼冲进来第一个轮了你,谁让你是皇后娘娘……”

    陈光大不屑的想把她手松开,皇后吓的连忙跟他十指相扣,顾不上什么礼义体统了,陈光大便冲她耳语了几句,还在她屁股上掐了一把,皇后立马娇嗔的捶了他一下。

    ……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啊……”

    十几个五花大绑的男女跪在阁楼上,惊骇的望着硝烟滚滚的皇城,其中一人正是卧底千牛卫的堂主,他急声问道:“好好的怎么就造反了,不是说只构陷尹志平等人吗?”

    “哼~尔等品级低微,自然不知坛主大人的妙计……”

    一名中年人冷哼道:“只可惜乡下蠢货不识字,将宜乐坊当成了平乐坊,还将崔驸马当成了李驸马,让尹志平捡了一条狗命,不过我教大事将成,坛主大人会亲自为我等请功!”

    “什么坛主大人,哪来的坛主大人……”

    堂主惊愕道:“你们到底是哪个分坛的人,我教从未设立坛主一职,分坛最高管事乃左右尊使,其上是左右法王,我等受左法王之命,前来伏杀尹志平,根本未提及造反一事!”

    “我们是湖阳分坛的人,坛主是吴易凡大人,半月前就接到号令,秘密前来洛阳汇合……”

    中年人得意道:“我们知道你们要斩杀尹志平,但杀鸡不用宰牛刀,咱们分坛有更重要的使命得完成,杨法王今早还亲自接见了我等,你们小小堂主可没有此等荣幸!哈哈~”

    “蠢货!你可知道我是何人,我乃杨法王座下的拈花童女……”

    一个白衣女人立即怒道:“法王大人一直待在雨音阁内,这两日根本就没出过门,更没有叫人来造反,你们中了人家的奸计了,这点人造什么反啊,天不黑就会被人宰光!”

    “雨音阁是吧,赶紧去抓人吧……”

    忽然!

    赵官仁笑眯眯的走了上来,一群人顿时齐齐色变,可他身后还跟着一位斗篷男子,中年人见到后惊声叫道:“坛主大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坑你们呗,难道请你们吃饭啊……”

    斗篷男慢悠悠的揭下了斗篷,赵子强的老脸赫然出现了,讥诮道:“你们射日教自以为架构严密,上下级全是单线联系,但出了县互相都不认识,挟持一个尊使就能控制整个分坛,真是可笑啊!”

    白衣女吃惊道:“尹志平!这竟然是你的诡计,你怎会知道我们要害你?”

    “杨老二喜欢白嫖大肚婆,十来天找了七八个,谁能不知道啊……”

    赵官仁坏笑道:“不过你们是真心蠢,来了这么多同党都不知道,而且我家大门上写的是赵府,你们居然没觉得奇怪,还有你们派来的死士,我在屋里放一个后羿图腾,一个个自动跑过来磕头,笑死我了!”

    “你这个狗贼,我们教主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白衣女怒声大骂起来,可赵官仁却一把揪住她头发,狞笑道:“我找的就是你们教主,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出他是谁,否则我让你亲手亵渎你的神主,你将永坠深渊,无法再登上极乐天界!”

    “我不会亵渎神主的,神主救我,神主救我……”

    “来人!把她刚刚撒的尿端出来,去敬给她的神主喝……”

    “不!!!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