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为什么只进去了一个头就很舒服/高情商撩男朋友的情话
为什么只进去了一个头就很舒服/高情商撩男朋友的情话

为什么只进去了一个头就很舒服/高情商撩男朋友的情话

晓晓 未知 2021-08-17 15:29 千字

    “轩辕台这厮又消失了,贫道与他交手,已经在他身上留有气息。但他却像是归入大海,消失无踪。很显然,庇护他的人其修为还在贫道之上。这个人,不会是那几位圣人。圣人们看不上轩辕台这种卑鄙无耻之人。”

    “今日终于再次寻摸到了轩辕台的气息,他又到了天庭里面。贫道想了很多,一直跟他为难下去,似乎有种不大妙的感觉。但无数个的夜里辗转反侧,贫道扪心自问,就此放下?绝对不行!贫道若是真的就此放下了,那贫道还有何颜面继续在修道的路上走下去呢?修行之人讲究念头通达,若不报此仇,贫道不配为人师,亦不配立于这天地之间。”

    “与那恶贼轩辕台又战了一场,他居然还有个半圣的师姐成为帮手。贫道以斩仙飞刀伤了那个所谓的师姐,但自身也被轩辕台偷袭,受了不轻的伤。差一点翻船,好在还是及时逃离了。险,险,太险了……青儿也看出不对劲了,劝贫道就此算了。可贫道怎能算了?这已经不仅仅是冯先的仇恨那般简单了。贫道若是就此算了,颜面何存?胸中的那口气也会始终不畅。”        

    “轩辕台又消失不见了。他不见的时候,贫道反而觉得心宽许多。冥冥之中,觉得找不到他,那就不是贫道的问题了。贫道亦知道,诸多的事情,可一可二不可三……连续两次杀不死他,在第三次的时候,只怕就会出现逆转和变故。就此放下?办不到!道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轩辕台终于又出现了。他终究还是出现了……这几日,贫道甚不安宁,觉得有事要发生。原来是他来了……放下还是执着?放下很容易,也很轻松。但若就此放下,贫道的修行之路当就此断送了,从今以后,想要再进一步便无可能了。因为贫道心里已经生了畏惧的种子……连一个半圣都不到的人,贫道都不敢去报仇,那贫道以后……世事多变,如苍云白狗一般。贫道已经知道,这次前去,很难善了。人终究都有一死,大道之心不可生畏惧种子。所以,就算是死,贫道也必须要去。在去之前,不免想起师父,贫道很早就知道,师父不仅仅是师父,也是父亲。只是这么些年来,贫道始终难以和师父亲近……今日一别,怕是永别。师父,儿子走了,勿念!”

    玉简的信息到此便算结束了。

    结束得是如此的匆忙,突然……

    东皇太一呆了许久,觉得有些不真实。

    好久之后才醒悟,陆压这个儿子是真的已经死了。

    内心深处,忽然有些莫名的疼痛。

    在知道陆压死后,他都不曾这般难过。可在读完这些玉简的讯息后,那些细微的难过就像是在心底种下了种子,这个种子慢慢的生根发芽,让他越发的惆怅……

    这失去,是永恒的失去啊!

    “好一个轩辕台,我东皇门下的人从不曾去欺辱外人,你倒好,居然如此咄咄逼人欺负到了我的头上。”东皇太一眼中闪过无穷杀机。

    夜半之时,东皇太一在入定中忽然惊醒过来。

    他感觉到大弟子帝青玄的气息彻底消失了。

    跟着就是三弟子蔡元植,四弟子清灵,还有五弟子九婴……

    他们的气息全部消失了。

    气息消失,就是意味着死亡。

    “吼!”这一刻,东皇太一彻底怒了。

    怒不可遏……

    欺人太甚……

    东皇太一身形一闪,离开了东皇山。

    于东皇太一来说,他不能不悲愤,也不能不愤怒。

    他的儿子陆压,因为其弟子被轩辕台杀死。弟子的道侣亦被对方强辱。因此,陆压才执着于为徒弟们报仇……

    结果,陆压死在了这场恩怨之中。

    眼下,东皇太一的另外四个弟子也卷入了这场恩怨中,同时,他们四个也被对方杀了。

    他东皇太一就算是再没血性,那也不能这样算了。

    罗军一行人在虚无之地里又行了半年,这半年里倒也平静,一直没有任何的外力来扰。

    他们多想就这样顺利的回到修罗界!

    人在江湖,总是身不由己!

    是是非非之中,各人有个人的利益,又怎能说清楚谁对谁错呢?

    这一日,罗军一行人在茫海中飞行。

    周遭乃是云雾环绕,不见天日。

    就在这时,那虚空之中忽然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

    “诸位,烦请留步!”

    罗军三人身子一震。

    虽然他们不知道来者是谁,但内心深处却已经猜到,来者就是东皇太一。

    该来的,总是躲不过!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罗军三人站立原地,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便开始屏息等待。

    前方虚空之中出现一条金色的道路,于金光尽头中,东皇太一缓步而来。他走的很慢,但却很快就出现在了三人的面前。

    东皇太一刚刚站稳,跟着就有两道身影从他的身后闪烁出来。

    正是那管青与毒尸真君。

    东皇太一扫视罗军三人之后,便问管青:“谁是轩辕台?”

    管青疑惑的看向罗军三人,然后回道:“都不是!”

    毒尸真君也觉奇怪无比。

    罗军本身就不是轩辕台,此刻化作自己的本形,所以他们断然是认不出来的。

    东皇太一沉吟片刻,目光最后落在了白青身上,道:“陆压是你杀的吧?”

    白青知道躲不过,当下排众而出,昂首道:“是我杀的!”

    东皇太一道:“为什么要杀他?”

    白青正欲说话之时,罗军却是站了出来,道:“诸位要找轩辕台,我还是承认吧,我就是轩辕台!”

    说罢之后,便是施展八九玄功。

    过不多时,他就变成了那轩辕台。

    管青和毒尸真君顿时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管青一指罗军,激动无比的道:“太师父,他就是轩辕台!”

    东皇太一疑惑的凝视罗军。

    事情的复杂程度显然超过了东皇太一的想象。

    罗军却是已经决定坦诚一切,眼下隐瞒身份已经没有意义。都死在这里了,那还隐瞒个什么?倒不如一切坦诚,为白青和永恒魔君赢得性命。

    罗军深吸一口气后,道:“东皇前辈,万方有罪,罪在我一人。您想知道什么,我都可以老实交代。这其中,属实是有太多的误会了。”

    东皇太一道:“好,有什么误会,你说吧。”

    罗军道:“我是轩辕台,其实也不是轩辕台。我的真名叫……罗军。我来这里是因为红尘老人……”

    他便将自己从地球过来的始末全部说了出来,又讲了自己最后从永生之门来到仙界外面,结果碰到了轩辕台。于是就冒充轩辕台来到了仙界里面。

    乃至于最后跟红尘老人和解,明白红尘老人为仙界牺牲的苦心等等。于是,他也感到了责任重于泰山。

    所以才不敢向外人吐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之后,他说了自己卧底元圣身边,但却并没有讲伏羲大帝和女娲娘娘的那些事情。

    “陆压道长屡次追杀于我,最后一次,我们惨胜,交战之中,不慎失手杀死了道长。这是我的罪过……至于前辈您的另外几名弟子,全是我体内的天道笔发作所杀。我本人焉有这个本事来杀他们呢?所有的罪过,我不逃避。只是确实与我这两位朋友没有关系,他们都是仙王萧翎的门人。此次我们出海是为了寻找混沌灵藤化解我体内的斩仙刀气。乃是仙王命他们二人陪我出海,所以,我现在只想请前辈放过他们。至于我,我这条命理当为您的诸位弟子赔命!”罗军最后说道。

    白青急了,道:“二哥,我们三人早已说过,一起共同进退。”

    永恒魔君则是向东皇太一说道:“我们出发之前,仙王就已经料到可能会遇到东皇大人您。”

    东皇太一扫了永恒魔君一眼,道:“哦,是吗?”

    永恒魔君道:“仙王与在下说过,若是遇到东皇大人,有些话要说与大人听。”

    东皇太一道:“你说吧,我洗耳恭听!”

    永恒魔君沉声道:“仙王说,陆压的死,乃是命数使然,怨不得他人。望东皇大人您以大局为重,不要轻易卷入进来。否则可能会违背大人您一向都想避世的初衷,最后反而坏了万劫不灭之身,送了性命!”

    “他好狂的口气!”东皇太一眼中闪过怒意。

    永恒魔君说道:“如今太上道祖,元始天尊,乃至通天教主都对我这兄弟十分看重。难道东皇大人您真的要犯天下之大不诲吗?还请大人三思再三思。”

    东皇太一沉默半晌后道:“若只是单纯陆压死了,事情还有商量的余地。我或许会看在他是破局者的身份上,稍作惩戒,然后网开一面。但是你们居然还将我另外四个弟子全数杀死……哼哼,你们真是好威风啊!在你们动手的时候,可曾想过我东皇太一还算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此事放在任何一个圣人身上,都不可能就此罢休。”

    永恒魔君道:“那您的意思是?”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