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把她的旗袍推到腰间,怎么办把男人撩硬
把她的旗袍推到腰间,怎么办把男人撩硬

把她的旗袍推到腰间,怎么办把男人撩硬

晓晓 未知 2021-08-10 16:37 千字

    空气里是一片诡异至极的安静。

    像是做了一场无比真实而漫长的梦。

    无论是秦微白还是李狂徒,精神都无比的恍惚。        

    尤其是秦微白,精神波动极为剧烈,她有些恍惚的思绪在一瞬间掀起了一片又一片的精神风暴,恍惚中的李狂徒,一脸诧异的虞东来全部都笼罩了进去,虞东来刚想说些什么,整个人就已经呆在了原地。

    眼前的实验室已经在瞬间消失。

    出现在虞东来视野中的,是广阔遥远,死寂的让人绝望的星空。

    一片又一片的光点在视线的极尽处缓缓移动着。

    虞东来全力挣扎,但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整个人的内心开始不断下沉。

    秦微白是超然境。

    但秦微白也不是超然境。

    在另一片时空,东城皇图陨落之后,内心已然是一片死灰的古仙颜确实进入了这个境界,那个时候,她的精神力量甚至无意间影响到了她的儿子李东城,因此让李东城从小就保存着无比完整清晰的记忆,也间接造就了一个无比疯狂极端的剑神。

    而那个时候的古仙颜精神本身就已经有些不正常,完成了自己的复仇后,古仙颜变成了秦微白,她近乎失控的精神力量也随着理智的恢复而重新归零,直到摩尔曼斯时她完全放下了一切,才重新回到了那个领域。

    而现在的秦微白,这是第一次进入精神领域的超然境,她和她全无半点经验,无意之间形成的精神风暴直接将虞东来和李狂徒彻底笼罩了进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秦微白才深呼吸一口,周围的精神风暴也逐渐平息。

    虞东来和李狂徒的身体同时剧震,不停的深呼吸,脸庞上已经挂满了冷汗。

    秦微白缓缓开口。

    她的声音带着笃定:“刚才这里,是有人的。”

    “什么人?”

    虞东来擦了擦汗,苦笑起来,超然境的精神力量,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影响到巅峰无敌境,甚至可以对真正的天骄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这也就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秦微白虽然不懂武道,可全世界包括李天澜在内,再也没有人能够威胁到她的性命。

    超然境的精神力量...

    虞东来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有幸能体验一把。

    那无穷的精神风暴笼罩下来的瞬间,他已经处在了那片寒冷而孤寂的星空里,只有点点的光芒在极为遥远的黑暗里闪烁着,无法靠近,也

    无法看清。

    秦微白沉默了一下,摇摇头:“有人在这里出现过,而且跟你聊了一些有关于杀戮和毁灭的话题,老头,你都忘了?”

    “你在说什...”

    虞东来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怔住。

    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秦微白没有注意到的是。一旁的李狂徒眉头同样也皱了起来。

    这一刻,虞东来,李狂徒,两个不同人,两张不同的脸,可表情竟然是如出一辙的相似。

    “具体是什么样的人?”

    虞东来突然问道。

    “我说不清楚。”

    秦微白摇摇头:“是一个一眼看上去就能让人记住很久的人,穿着黑色龙袍,浑身上下都是伤。”

    虞东来的表情愈发困惑,他用力的摇了摇头,喃喃自语着:“杀戮...毁灭...”

    秦微白紧紧的盯着他。

    她说不清楚为什么要找那个人,但直觉告诉他,对方应该能告诉自己很多事情,而这些事情,对于自己,对于天澜,甚至另一个时空的东城,都是极为重要的。

    秦微白的精神力量已经进入了超然境。

    她确信自己刚刚经历的所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都是真实的,而不是什么幻觉。

    那一场电影,数十年的时光匆匆流逝,视角大部分都锁定在李东城身上。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清晰可见。

    对方来此,主要目的根本不是为了邀请她和李狂徒看这场电影。

    对方的主要目的,似乎就是为了李东城。

    在那片时空里,她的孩子在看到她的时候,她清晰的听到了那个龙袍男人的笑声,带着如释重负的轻松与喜悦。

    而她,像是为自己的儿子做了一次道具。

    “你想到了什么?”

    秦微白看着虞东来问道。

    “好像...有人跟我聊过这个话题...他说的是,怎么样才能最快的杀死一座城市...”

    “我说用毒。”

    “他说...他说用毒只能杀人,不能对付死物,如果死物有了生命,城市有了生命的话,怎么样才能彻底破坏死物的结构...他说...我记不清了。”

    “他说他姓林。”

    “好像是梦一样,我刚才好像做了个梦...不对,我一直在吃东西,我睡着了?”

    秦微白一片混乱。

    姓林。

    这是唯一的有用的线索,但也等于是没什么用。

    秦微白转身走向实验室的控制区,打开了实验室之前的监控。

    从虞东来和李狂徒进入实验室开始播放。

    秦微白看到自己和李狂徒来到了东城如是的休眠仓前。

    也看到了虞东来自娱自乐的喝着红酒吃着干果。

    从头到尾,没有半点异常的情况。

    她和李狂徒在监控中根本没有离开休眠仓。

    全程甚至连发呆和走神的情况都没有。

    秦微白眉头紧皱。

    这一切,甚至都可以算得上是灵异事件了。

    秦微白不甘心的又看了一遍。

    她的精神力量逐渐扩散出来,无比专注的凝神注视着监控画面。

    第一分钟没有异常。

    第十分钟也没有异常。

    十五分钟。

    二十三分钟。

    二十四分钟。

    二十五分钟。

    没有异常...

    二十六...

    秦微白的瞳孔陡然收缩了一下。

    监控的第二十六分钟,不知道有没有异常。

    因为在监控记录中,第二十六分钟,根本就不存在!

    监控二十五分钟五十九秒。

    监控二十九分钟三十七秒。

    中间的四分钟去哪了?

    监控很自然而然的播放着,没有半点剪切过的痕迹。

    但二十五分钟到二十九分钟之前的监控,却莫名其妙的不见了。

    那消失的几分钟时间里,所发生的,是不是虞东来已经忘记,而她却依旧记得清清楚楚的事情?

    秦微白深深呼吸。

    一种微微的寒意从她的内心深处涌了出来。

    像是恐惧。

    很淡很淡,但却无比的真实。

    她缓缓的站直了身体,伸手关掉了监控屏幕。

    屏幕缓缓变暗,越来越暗,最终完全关闭。

    屏幕黑下来的一瞬间,秦微白无意间扫了一眼屏幕。

    控制区的灯光依旧亮着。

    光芒照亮了漆黑的监控屏幕。

    一切都无比安静的环境里。

    那道之前秦微白一直在寻找的身影,出现在了漆黑的监控屏幕上。

    不...

    是...

    是倒映在了眼前的屏幕上!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