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按摩高H高辣|打赌输了往阴塞筷子作文
按摩高H高辣|打赌输了往阴塞筷子作文

按摩高H高辣|打赌输了往阴塞筷子作文

晓晓 未知 2021-08-05 09:04 千字

   半小时后……

    如同镜子般光滑的红木办公桌上,古铜色的台灯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那橙红的灯光透过旁边的白兰地酒瓶,碎成无数块,如钻石般璀璨。        

    陈兴靠在大班椅上,出神地望着墙上的油画。那是某位名画的作品,绘制着皇家图书馆的一角。堆积成山的书籍中,学者们热烈地讨论着。

    不过,他心思显然没有在这里。目光没有焦距,思想早已云飞九天,不知道去哪里云游了。

    刚才白夜风华离开后,他就陷入了沉思。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目光从油画上收回来,移到酒瓶子上面。沉静了一会儿,目光再次移动,穿过酒瓶,落在一张又长又呆的马脸上。

    那马脸还特别白净,眼睛小小的,看起来木讷老实,一看就知道是个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的老好人,就差额头上贴个“好人”标签的纸条了。

    陈兴看着杨助理,就如同他刚才看墙上的油画。

    杨助理感到浑身不自在,正所谓看者无意,被看者如坐针毡。被老板盯着,还半天不说一句话,只要是个人都会瘆得慌。

    杨助理心里有些害怕,犹豫了一会儿,小心翼翼地问道,“老大,有事儿吗?”

    陈兴抬了下手,然后就没下文了。可能是下意识的动作,也可能是忘记要说什么。

    “是不是要喝酒?”杨助理试探性地问道。

    陈兴摇了摇头。

    “是不是要喝水,还是喝茶?”杨助理又问,陈兴还是摇头。

    他的摇头,更像是无意识的动作。

    “那,那你有其他需要吗?”杨助理继续询问。

    “我在想事情……”陈兴终于回过神来,然后他像是想起什么,朝杨助理招手道,“来,问你个问题。”

    杨助理连忙小跑过来,在办公桌旁洗耳恭听。

    “你觉得……”

    “觉得……”

    陈兴只说了个开头就停住了,皱着眉头,像是没想好后面的内容。

    隔了好一会儿,陈兴才重新起头,“你觉得,我最近是不是变坏了?”

    白夜风华走后,陈兴就开始了反思。反思自己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情,他感觉自己好像已经不是原来的自己了。

    他有些迷茫。虽然三世以来,他经常感到迷茫,对命运的迷茫,对理想的迷茫,对感情的迷茫,但从未有过对善恶的迷茫。

    他一直认为自己算不上好人,但也不是坏人。

    可最近发生的一切,似乎已经让他偏离了原来的轨道,朝着未知的方向冲去。

    似乎,已经刹不住车了。

    为了利益,去处决一个无辜的女人,这让他感到非常不舒服,仿佛吃了发霉的苹果,霉烂,苦涩,难以下咽。

    他不是怜香惜玉,也不是同情心泛滥,而是一种突破自身道德底线后的不适感。

    尽管这件事情上有很多借口可以找,被形势所逼,被白夜风华算计,又或是两害权其轻的结果,但他是一个理智的人,即便有一百个借口,他也清晰的知道——那只是借口而

    已。

    舒穆香莲的死,只能算在他头上。因为他可以阻止,无论什么理由,他都有生杀大权。

    他不点头,白夜风华就不会这么做。正因为他有这个权力,所以责任全在他。

    权力和责任是一对孪生兄弟,在拥有权力的同时,也担负了相应的责任。

    在迁怒于白夜风华后,他不但没有感觉到轻松,反而更加不舒服了。

    他第一次觉得,自己不够男人!

    他的这种不适感,还包括之前被阿乔木追杀,误伤平民,苏雪菲之死,以及后面的种种。

    所以,他才有了现在的疑问——他陈兴,是不是变坏了?

    “老大,你是在问我吗?”小杨比划着问道。这种问题他可不敢随便回答,必须再三确认。

    “就是问你。”陈兴说道,然后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你怎么想的就怎么说,不要有所顾忌。”

    “嘻嘻……”小杨傻笑了起来。

    “认真点儿!”陈兴脸色一冷,沉声道,“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小杨连忙收起笑容,一本正经地说道,“老大,我觉得你没有变坏。”

    “是吗?”陈兴露出疑惑的样子。

    “因为你一直都很坏。”小杨捂着嘴说道,一副拼命忍住笑声的样子。

    “我很坏吗?”陈兴皱起眉头,眼睛迸射出危险的光芒,“来,我们好好讲讲道理。”

    “我坏在哪里,你说说看。要是说对了,有赏,要是说错了……”陈兴顿了顿,冷哼一声,“你就死定了!”

    小杨不知道是反应迟钝还是兴奋过度,对陈兴的威胁完全没当一回事儿,评头论足地说道,“老大,别的我就不说了,光是女人这一方面,你就已经坏透了。”

    “哦?”陈兴做了个请的手势,“你说说看,我是怎么个坏法。”

    “你看啊,你以前在兰花镇的时候,跟叶阳队长好了,又去招惹那个武器店老板娘,跟别人单独出去冒险,一脚踏两条船,你说你坏不坏?”

    “后面你还找了女仆长,找了苏雪菲,找了好多个女人。”

    小杨数落道,“你对爱情不忠诚,见一个爱一个,你说你坏不坏?”

    “我多找几个女人就是坏了?”陈兴有些不可置信,这个世界是允许三妻四妾的,只是结婚系统里面只能有一个老婆。

    “当然不行了,爱情就要一心一意,一生只爱一个人。”小杨歪着脖子,闭着眼睛,陶醉地说道,仿佛沉浸在爱情的幸福中。

    “很多人都是三妻四妾啊。”陈兴摊开双手说道。

    “他们都是坏人。”小杨睁开眼睛,一板一眼地说道,“婚姻系统只能登记一个老婆,这是人类生存委员会的公约精神,只承认一夫一妻制,其他的都是情人,不道德的婚外恋。”

    “这……”陈兴一时语塞,这小呆子拿“人类公约”说事儿,还真的挺难反驳的。

    确实,人类公约里面只承认一夫一妻制,但为了适应强者为尊的时代,没有反对多个配偶。

    “你看,你没话说了吧。”小杨得意地笑起来。

    陈兴冷哼一声,

    “一心一意,一生只爱一个人是吧?”

    “是!”小杨仰着头,仿佛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

    陈兴眼睛一眯,沉声说道,“你之前一边跟钱颖在谈朋友,一边在舞会上跟黑老怪女儿扭屁股跳舞,是不是?”

    “啊……”小杨猝不及防,呆住了。

    “怎么,想装傻是不是?想不承认是不是?我是亲眼看见的!”陈兴咄咄逼人,小杨禁不住后退。

    “我,我,我……”小杨额头冒汗,结结巴巴,显然是有些心虚。在他的道德观里,对女朋友以外的女人动心就是背叛爱情了。他确实是对黑老怪的女儿动了心,只是别人不跟他好。

    所以,他心虚了。

    “你一脚踏两条船,这个事情要放在我们家乡,就得‘浸猪笼’!”陈兴目露凶光,恫吓道,“浸猪笼就是把你们塞进猪笼子里面,然后绑着石头扔到河里去。”

    “真可怕。”小杨脸色发青,一想到那种死法,他就感到害怕。

    “但是……”陈兴话锋一转,安慰道,“这里不是我们家乡,你就是一脚踏两条船,也没人说你什么。”

    “太好了,得救了……”小杨心有余悸地拍着胸口。

    “你看,我们都是一脚踏两条船,但这有什么呢?”陈兴说道,“这很正常好吗?”

    “老大说的是。”小杨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可是没过多久,他忽然醒悟过来,叫道,“哎呀,你这老头子,坏得很,偷换概念。”

    “我怎么偷换概念了?”陈兴问道。

    “我跟她们都是牵牵手,关系很纯洁的,不像你……”

    陈兴打断小杨,“我跟她们也很纯洁,就是说说话,聊聊天而已。”

    “怎么可能嘛。”小杨一脸不相信,“老头子,坏得很。”

    “你是亲眼看到的吗?”陈兴问道,“你有证据吗?”

    “这,这个倒是没有……”小杨有些尴尬地摇了摇头,就算陈兴跟女人发生关系,也不可能让他在旁边看着,所以这个事情,死无对证。

    难道要让他去问老大的女人?不说是老大的女人,这些女的一个比一个地位高,他是活腻了才会去问。而且就算问了,人家也不会承认的。

    “没有证据,你就是污蔑。”陈兴指着小杨的鼻子,“在我们家乡,你是要浸猪笼的!”

    “别别别,老大,我错了,不要浸猪笼。”小杨连忙举手投降。

    “那你现在说说,我到底有没有错。”陈兴背着手说道。

    “老大没错,老大是个好人,大好人!”小杨连声说道。

    好人这两个字怎么听起来这么刺耳呢?怎么听起来就像是骂人的话呢?

    “你是好人,我……”陈兴想了想,说道,“我是正人君子。”

    “有区别吗?”小杨一脸呆滞,“不就是一个意思吗?”

    “不,你是好人,我是正人君子。”陈兴强调道。这年头,好人卡是不能乱收的。

    “哦,我是好人,你是正人君子。”小杨呆呆地重复了一句。

    “对,就是这样!”陈兴竖起大拇指。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