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黄_白嫩的教师18p
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黄_白嫩的教师18p

再深一点太爽了舒服死了黄_白嫩的教师18p

晓晓 未知 2021-07-28 10:56 千字

    张越景还记得当时在贩私盐的大海船上,苏咏霖在他询问同样问题的时候是怎么回复他的。

    当时张越景等很多人都对苏咏霖做的事情还有办事方法不理解,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他们这些“下人”那么照顾,还要教他们认字读书。

    他们觉得自己只要有口饭吃就可以了,哪里需要那么多呢?        

    苏咏霖对于他们的疑惑,只是微微笑着,连连摇头。

    “因为我觉得我们没什么不同,总有人拿血脉出身说事儿,说有些人生来高贵,有些人生来低贱,两种人是完全不同的,甚至连同在一处呼吸都是不可以的。

    我觉得很奇怪,都是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两只耳朵,都是用双脚走路,双手拿东西,都是站着行走,都会说话,都要吃饭,都得喝水,有那么多的相同,为什么又会如此不同呢?

    那些饿死的人懒吗?一点也不懒,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何等辛劳?饿死的人笨吗?不笨啊,他们会种田,会看农作物的长势,会捉虫,会除草,会引水浇灌,这些我都不会,他们笨的话,我不是比他们还笨?

    不懒,不笨,又那么辛劳,他们为什么没钱,没土地,没房屋,连饭也吃不上?他们明明种出来那么多的粮食,怎么会不够他们吃呢?我算过,按照土地田亩数计算产出,只要不绝收,是不可能饿死人的。

    如果不是他们的错,那么谁错了?我想了很久,得出了一个结论,错的不是他们,是临安的那群老爷们,他们乱征税,正常的税不足以填满他们的欲望,就加征。

    耕地要收税,农具要收税,耕牛要收税,打水也收税,砍柴也要收税,甚至于走路都要收税,哪来的那么多税?这还不够,实在没有名目了,就预借钱粮、预征钱粮、临时加征钱粮、暂时征收钱粮、临时派钱粮!

    你看看,那么多,地里长出来多少,他们就想方设法收上去多少,可不是要饿死人吗?他们收的太多了,太多了太多了!为什么要收那么多?饿死人了,看不到吗?

    我当时还天真的觉得他们可能是因为没看到,所以才无所作为,但是后来我才发现,他们看到了,但是这就是他们的目的,让百姓吃不饱,就没有力气想别的,就没有力气造反。

    他们理想中的状态,是百姓吃不饱也饿不死的状态,吃饱了,就要想些有的没的,饿死了,又要造反,所以吃不饱又饿不死是最好的,但是他们太无能了,太贪婪了,所以总是让百姓饿死!

    这样下去不行的,吃不饱了,造反,把原来的朝廷换掉,换一个新的,然后又吃不饱了,又要造反,兜兜转转,世道像是变了,但是又好像没变,总有人饿死。

    为什么没有人可以建立一个不会有人饿死的国呢?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少收一点税,让百姓多吃一碗饭呢?我等了好几年,等啊等啊,等不到,所以我放弃了,既然没人来,那就我来。”

    苏咏霖转过头看着张越景,笑着说道:“我想建立一个每个人都能吃饱肚子的国,不管多难,不管多少艰难险阻,我要试试。”

    回忆结束,无限感慨的张越景看着周至,笑了笑。

    “这就是当年阿郎对我说的话,说实话,我是想不到的,你说阿郎一个官宦子弟,家财万贯,做什么不好?为什么要造反?他好好的读书做官贩私盐不好吗?

    以他的出身,他的能耐,不说高官显贵,锦衣玉食一生一世也是很简单的,只要他想,谁能夺了他的家产?谁能压得他抬不起头?为什么他一定要提着脑袋到金国来造反?

    他说的那些话,当时我不是很明白,而且我也不觉得真的有人能建立一个人人都能吃饱肚子的国,从古至今,也没人能办到这件事情,阿郎为什么啊?我当时真想不明白。

    但是现在我明白了,阿郎不是在开玩笑,他是真的在拼,拿命在拼,他是真的想让所有人都吃饱肚子,他不是张嘴说说的,所以我才觉得阿郎不是凡间人。”

    周至回想了一下他所知的苏咏霖的所作所为。

    一个执掌数十万能征善战的大军的统帅,打下偌大基业,就算不称王称霸吧,给自己搞点排场摆摆阔那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他不,住的简单,吃的简单,穿的简单,用的简单,家里没有金碧辉煌珠光宝气,给自己花钱那是相当的少见。

    于此相对的,那是可劲儿的赚钱,想方设法赚铜板,赚到了铜板也不自己享受,大量给军队砸钱。

    一天三顿饭,顿顿管饱,隔三差五给块肉给勺油。

    很多降卒压根儿就没见过那么好的伙食,感觉从前过的日子都不是人过的日子,参加了光复军,跟了苏咏霖,那才算是当了回人。

    这一点当然是真的。

    打从赵开山时代开始,苏咏霖麾下士兵的吃穿用度比起其他部队来说就要好上一大截子,从没饿死过人,就这一点就了不得。

    跟着谁能吃饱饭,那么大家伙儿就跟着谁,这种朴素的想法存在于每一个人的心里,他当年也是因为这个才跟了赵开山,混了口饱饭。

    而苏咏霖的军队从上到下人人都能吃三顿饭,都能吃饱肚子,还能偶尔吃点好的,只这一点,就是最强的募兵利器。

    当然,他管军,也管民。

    住在新农村里的农户们他可上心了,苛捐杂税、不合理的派捐什么的全都废除。

    不仅如此,还分土地,给农具,给耕牛,从金人那边抢来的都给砸到农村里去了。

    还花费时间精力教他们认字,组织一些经验丰富的老农把自己的种田经验总结一下,写在纸上记录下来,再派专人整理,送到各个农会手中让他们组织一下集体学习。

    想到这里,周至就感觉苏咏霖为什么要来山东造反这个问题已经毫无意义了。

    一切回答,都在苏咏霖所做过的事情之中。

    什么话也不用听,只要看他所做的事情,就能得到答案。

    因为听一个人说一百句话,还不如看他做一件事情。

    打这一刻起,周至就感觉如果这辈子一定要信一个人,要跟一个人,要崇拜一个人,那么这个人只能是苏咏霖。

    服,真的服,五体投地都没有那么服。

    他是打心眼儿里想让所有人都吃饱肚子的,这种志向,远超古往今来任何称王称霸之人。

    “苏帅搞不好是天上神仙看不惯咱们过得那么苦,所以投胎下凡来救咱们的。”

    周至笑着跟张越景打趣,张越景笑了笑,就连连摇头。

    “没这回事,咱们以前有不少人都这样说,阿郎知道了立刻摇头,说他就是个普通人,世上没有神仙,就算有,也是王八蛋,都苦了几千年了,怎么现在才下凡?

    自三皇五帝到宋国官家给金人掳走,前头几千年多少人饿死?多少人冻死?多少人给欺压致死?苦了那么久,那些神仙都干什么去了?喝醉了?还是瞎了?到现在才治好?”

    周至一愣,随后没忍住,哈哈大笑出声。

    “是的是的,世上没有神仙,就算有神仙,肯定也是混蛋,不然为什么我饿的快要死掉的时候没有神仙来救我呢?”

    “对咯,所以去他娘的神仙,我不信!什么神仙我都不信!当年大旱,爹娘把满天神佛求遍了也没有下雨,活活叫我家破人亡,饿死的饿死,被打死的被打死!

    是阿郎救了我,是阿郎让我吃饱肚子,是阿郎教我读书识字学兵法,是阿郎让我有了今日,是阿郎让我带着千军万马狠狠的揍金贼,所以我不信神仙!我就信他!”

    张越景说这话的时候捏着拳头咬牙切齿,仿佛要把人生前十几年心中全部的苦都给倾泻出来似的。

    周至也感觉确实如此。

    张越景所说的所经历的,可能是这支军队之中绝大部分人所经历的。

    他们经历过人间最凄惨的事情,感受过最深刻的绝望与无助,所以才对这一束光那么的向往,那么的依赖,那么的渴求。

    于是他便十分赞同的点头,表示自己也相信苏咏霖,不相信其他人,更不会相信什么鬼神。

    感觉氛围烘托的差不多了,张越景图穷匕见,把自己的目的说了出来。

    “说起来,不久之前阿郎成立了一个叫复兴会的组织,你听说过吗?”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