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贞洁美妇岳沦陷,女同玩人妻
贞洁美妇岳沦陷,女同玩人妻

贞洁美妇岳沦陷,女同玩人妻

晓晓 未知 2021-07-28 09:54 千字

    凌画一直在想,宁家养兵,靠哪里得的银子支撑,总不能只靠玉家那等江湖门派,玉家虽然根基不浅,宁家底子也深厚,但必有更大的来钱之道。不是富可敌国,又怎么养得起兵马?

    十万兵马,一年所耗便已巨大了,更何况二十万、三十万,也许更多。

    如今周武说阳关城,凌画便肯定了,阳关城看来是宁家生钱的一座大金库。        

    若是不来凉州这一趟,她还不知道,凉州如此破败冷清,怪不得从幽州到凉州一路上都见不到什么人,也没遇到车队,一路走的安静又冷清,原来,商队根本不来凉州,都去了阳关城了。

    凉州还真是穷的只剩下兵马了。

    凉州没有生钱之道,靠着国库拨养兵的军需,顶多不至于让将士们饿死,但这么大雪的天,没有冬衣,就算冻不死,冻病了,也要需要大量的药材,需要军医,但没有银子,一切都枉然。

    怪不得周武正值壮年,头发都白了一半。

    她想着若是她不来这一趟,周武不知会怎么办?若是宁家有意筹谋,那凉州还真是危矣。

    碧云山距离阳关城三百里地,阳关城距离凉州,三百里地。实在是太近了。

    凌画一番想法在脑中打了个回旋,面上神色如常,对周武直接问,“对于我早先提的,投靠二殿下之事,周总兵可想好了?”

    周武没想到凌画这么直接,他下意识地看了坐在她身旁的宴轻一眼,只见宴轻喝着茶,脸色平静,纹丝不动,他心想宴轻既然陪着凌画来这一趟,显然对于凌画做什么,宴轻一清二楚,看来这一对夫妻,已交心。京中有传来消息,太后和陛下对二殿下态度已变,不说陛下,只说太后,这态度转变,是否与宴小侯爷有关,便可值得人深究。

    周武既已做了决定,这时凌画直接问,他自然也不会再拐弯抹角,颔首道,“若是掌舵使不亲自来这一趟,兴许周某还不敢答应,如今天寒地冻,一路难行,掌舵使如此诚意,周某甚是感动,若再推脱拖延,便是周某不识抬举了。”

    凌画虽从周家人的态度上已判断出此行会很顺利了,宴轻夜探周武书房也得了肯定,但听到周武亲口答应,她还是挺高兴的,毕竟得了三十万兵马,对萧枕助益太大。

    她笑道,“二殿下贤德爱民,宅心仁厚,周大人放心,你投靠二殿下,二殿下定然不会让你失望。”

    周武听凌画如此评价萧枕,微微惊讶,“周某不太了解二殿下,烦请掌舵使说说二殿下的事儿,可否?”

    “自然可以。”凌画便捡了几桩萧枕的事儿说了。

    尤其是着重说了今年衡川郡大水,灾情绵延千里,东宫不仁不慈,而二殿下不计功劳,先救百姓之举,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她从别处找补了回来填补衡川郡赈灾的花费,但当时萧枕没有为了自己要争夺的皇位而自私自利不顾百姓生死,这便值得她拿出来好好跟周武说上一说。

    由小事儿看品行,由大事儿看胸怀。萧枕绝对称得上够资格坐那把椅子的人,而东宫太子萧泽,他不够资格。

    虽然她没有多少良善之心,但却也愿意拥护维护这份以天下万民为先的慈心。

    周武听后心下触动,大为感慨,亦放下了一直悬着的心,“若二殿下真如掌舵使所言,周某也是择了明主,那周某便放心了,周某守卫凉州,就是为了护卫后方百姓,若为自家谋利,反而折害天下百姓,周某也会寝食难安。”

    他看着凌画,又试探地问,“周某有一疑问,烦请掌舵使解惑。”

    “周大人请说。”

    “周某一直好奇,掌舵使为何扶持的人是二殿下,而不是那两位小皇子?若论优势的话,二殿下没有任何优势,而那两位小皇子不同,任何一个,都有母族支持。”

    凌画笑道,“大概是二殿下有坐那把椅子的命吧!”

    “此话怎讲?”

    凌画笑,“他少时于我有救命之恩。”

    周武讶异。

    凌画简单提了两句当时萧枕救她的过程。

    周武听罢唏嘘,“原来如此,倒也真是天意。”

    天意让凌画命不该绝,天意让二殿下在她的扶持下,一步步走近那把椅子,如今已与东宫分庭抗礼之势。这些年,他虽没参与,但从凌画的三言两语中,也可以想象出着实不易。

    所谓忍一时容易,但忍一年两年十年,真不容易。能忍常人所不能忍者,必成大事。

    周武敬佩,“还有一事,周某也想请掌舵使解惑。”

    “周总兵不必客气,有什么只管说,多少惑,我今日都能给周总兵解。”

    周武试探地问,“早先掌舵使来信,提起小女,后来又来信改口,可是二殿下不愿意?”

    其实,这话他本不该问,旧事重提,事关脸面,也颇有些尴尬。但若是不问个清楚,他怕落个疙瘩,一直在心里猜测。

    凌画笑道,“周总兵即便不提此事,我也是要跟周总兵说说的。”

    她道,“与周总兵联姻,是我的想法,当时也想试试周总兵,但二殿下说了,凡事他都能为了那个位置妥协,唯枕边人一事儿,他不想被利益牵扯。他想自己皇子府的后院,能是自己不为利益而踏实安枕的一处净土。所以,不止是周家,任何利益牵扯者,二殿下都不会以联姻做筹码。将来二殿下的皇子妃,一定是他乐意娶的人。”

    周武了悟,“原来是这样。”

    他对萧枕又多了一丝敬佩,“既是这样,那周某便明白了。二殿下着实不错。”

    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为了那把位置,将自己的一切都牺牲不说,还要拉上扶持他的人也牺牲一切。联姻这种事儿,更是拉拢宠络的手段,相比起来,实在是太稀松平常了。鲜少有人能拒绝。毕竟他手握总兵。

    他试探地问,“那二殿下打算让周某如何做?说句不客气的话,毕竟联姻最为牢靠,周某需要依仗信任二殿下,二殿下也需要依仗信任周某。这中间的桥梁,总不能是掌舵使这一席话,便轻飘飘的定下了。”

    凌画笑,“自然有东西。”

    她伸手入怀,拿出三份约定协议,摆在周武的面前,“这上面已盖了二殿下的私印,也盖了我的私印,就差周总兵的了。算作协议。周总兵全力协助,二殿下有朝一日荣登大宝,周总兵有从龙之功,只要忠心耿耿,誓死效忠,公侯爵位不在话下。”

    周武拿过来看罢,对凌画问,“这上面未曾提到掌舵使将来?”

    凌画莞尔,“我是女子,若非凌家遭难,江南漕运无人可用,陛下无奈之下破格提拔我,才让我有了如今的掌舵使之职,否则,我即便扶持二殿下,也不会走到人前任一官半职。”

    周武一拍脑门,“倒是周某忘了掌舵使女儿家的身份。”

    他试探地问,“这么说,待二殿下荣登大宝,掌舵使便退下了?”

    “对。”

    周武道,“掌舵使大才,就没想过一直留在朝堂?毕竟,历史上也并非没有女将女相。”

    “我志不在此。”凌画摇头,“只盼着功成身退那一日,相夫教子,才是我心中所愿。”

    周武愕然了一下,又看向宴轻。

    宴轻受不了地挑眉,“你总看我做什么?”

    周武有点儿尴尬,捋了捋胡须,“小侯爷勿怪,实在是这话从掌舵使口中说出来,让周某一时有些难以相信,毕竟掌舵使实在不像是这样的人。”

    宴轻心里啧了一声,“你管她是什么人呢?她是我夫人,还轮不到你管,你只需管好你自己和周家就行了。”

    他看着周武,不客气地说,“周总兵早生华发,大约是操心太过。”

    周武:“……”

    不是,他是为军饷愁的,每年都紧巴巴地发愁,今年更愁而已。

    周武连忙说,“小侯爷说的是,是周某好奇了。”

    他又看了一眼约定协议,对凌画道,“看来掌舵使来之前,准备的周全,也思量的周全,周某无意见。这便可盖上私印。”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