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16男生互摸飞机故事(大壮小说免费看)最新章节列表
16男生互摸飞机故事(大壮小说免费看)最新章节列表

16男生互摸飞机故事(大壮小说免费看)最新章节列表

晓晓 未知 2021-07-22 10:11 千字

    张外公张外婆不知道小姑娘的来头,从小儿子的举止言行,以及小姑娘身边跟着保镖的情况看,便猜着她身份不凡。

    小姑娘赠送了药丸子,小儿子一副喜从天降的表情,两位老人家也猜测小姑娘给的药丸子必定是极好的好东西,连忙站起来推让,说无功不受禄,不好意思让小姑娘破费。

    他们是土长土长的农民,没上过学,普通话不标准,说得是一口浓浓的地方普通话。          

    但是,乐韵听得到懂,笑着扶了老太太坐:“老人家不用客气,我同学姝姝与薛云朗结了婚,姝姝要叫老爷子老太太一声姥爷姥姥。姝姝大大咧咧,没什么城府,说话也比较直,两省的风俗也不尽相同,姝姝有什么做得不当的地方,请张家的前辈们担待些,耐心教她一二。”

    “小姑娘过谦了,小杜她很是个善良孝顺、乐观豪爽、温柔庄端的好姑娘,我们家云朗上无片瓦下无寸土,孤家寡人一个,云朗能得此媳妇是他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张家得此外孙媳妇,蓬荜生辉。

    小杜与云朗结了婚,我们定将小杜当女儿,不会让她受委屈。云朗有什么做得不对的地方,小姑娘尽管教训,我们这些舅舅定不会包庇他。”

    乐小姑娘对她同桌可不是一般的同学之情,有如手足,乐小姑娘护短,因为爱护她同学所以才爱屋及乌的赠送他家父母药丸子,张经理可不敢拿大,代张家表明了态度。

    张家的舅舅们也齐声附合,云朗十五岁起即由小弟一手教导,小弟一直充当云朗的家长,在云朗的事情上自然也是他们家小弟说了算。

    “张先生品质高洁,都说外甥肖舅,薛先生是张先生的外甥,又是你一手教导出来的,我相信他的人品。”

    给小肚子在张家两个最老的长辈面前刷了一波好感,乐韵再次倒出几颗药丸子给张家的舅舅舅母姨母一人一颗。

    他们的药丸子是灰白色,是初级版的药丸子排毒丸,药性也最温和,男女老少适用。

    小姑娘赠送了家里两老人药丸子,还赠送舅舅们药丸子,张家舅舅们大喜过望,都高高兴兴地收了礼物。

    张经理将自己家的一份递给了老婆,让老婆保管,再陪着小姑娘回了座,张家姨母那边自然就不去了,毕竟小姑娘是新娘的同学,她去张家外公外婆一桌是出于对老人的尊敬。

    至于薛云朗的亲生父亲,他算哪根葱,莫说没资格让小姑娘去打招呼,就是享受杜家人打招呼的资格也没有。

    薛桂成心里非常愤怒,他是薛云朗的亲爹,薛云朗结婚不通知他,他千方百计的从张家邻居那里套话套出结婚日程和张家的行程,才跟来了E北。

    他计划好了,薛云朗要是识时务些,恭恭敬敬地敬着他,他顶多训一顿,让薛云朗和新媳妇孝顺他,该赡养他时要赡养。

    若是薛云朗不识时务,他非得闹一场,敢不敬着他这个老子,谁也别想好过。

    等到了婚宴,看到主桌上也没有安排他的位置,他气得肺都快胀成汽球,因为薛云朗没在现场,张家的老少们又盯死了他,只能先憋屈的在其他桌坐了。

    最初,张家人没谁坐主桌那边,他还能坐得住,当新娘的娘家人来了,张家小舅将一拨人请上桌,他以为那些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也没敢吱声。

    直到听说那个穿古装的小丫头只是新娘的同学,薛桂成气得头顶快冒青烟,他这个新郎的老子没上主桌,一个新娘的同学有什么资格坐主桌?

    怒火在心腔里燃烧着,结果发现三个戴墨镜的人和某个看着就不像普通人家的青年全是新娘同桌的保镖,他那把快要冒出来的火一下子就矮了下去,又憋在了胸腔里。

    薛桂成的脑子还是在的,知道随时有保镖跟着的人不可能是普通人,不能轻易得罪,他也没敢闹,安份地呆着。

    薛云朗是薛桂成的儿子,在张家人面前,靳芳菲有什么想法也不敢说,从进了宴厅后就安静地坐着,观察张家来了哪些人,后来来的又是什么人。

    先来的是薛云朗的同事,没什么结交的价值。

    直到张家小舅陪同女方亲友团入了宴厅,靳芳菲暗中观察,总结出的答案是新人的父母都是老实巴交的乡下人,没什么可值得关注意的地方。

    值得琢磨的就是坐贵宾席的那几人,以及亲友团中似乎是老师的那一桌客人。

    靳芳菲不动声色的观察着穿古服的女孩子,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搭上话,当女生主动与张家舅舅那一桌打招呼了,以为女生会与每桌客人打个招呼,来自己一桌时便能搭个话儿。

    谁知女生仅只与张家老人打了个招呼,连张家姨母们也没招呼就回了主桌。

    靳芳菲气结,就算是女家的客人,竟然招呼了男方家的长辈,难道不该向所有人都打个招呼吗?同一个宴厅,厚此薄彼,她怎么做得出那么无礼的事?

    与张家外公外婆舅舅们打了招呼,乐小同学回到了座,摸出手机又跑去小肚子同学的朋友圈看热闹。

    她不仅自己围观,还分享给了杜爸杜妈,还叫张小舅夫妻也去围观小肚子的朋友圈和薛云朗的朋友圈。

    张经理最初不明白有什么有趣的事让小姑娘乐得看热闹,他也跑去外甥和外甥媳妇的朋友圈里逛了一圈,看到外甥发的朋友圈和别人的议论,失态之下,噌地站了起来。

    他震惊地盯着长得粉嫩可爱毫无杀伤力的小姑娘:“乐小姑娘……你……他们说的是真的?”

    张经理的老婆汪苗苗看男人表情不对,忙拉了一下他,提醒他注意场合。

    也因张经理突然站了起来,又莫名其妙的冒出一句,很多人不明所以,一致望了过去。

    “张先生是想问房子的事吧?”乐韵猜到了张家小舅失态的原因,笑了笑:“是真的,我送给姝姝的新婚礼物,产权证上只有姝姝的名字。”

    “……,小姑娘有心了。”张经理目瞪口呆的呆了几十秒,才勉强回过神,缓缓地坐下去,表情仍难掩惊骇。

    小姑娘竟送了小杜一套婚房,这手笔也太大了!

    位于武大附近的楼盘,最便宜的也要二万多一平,高档小区基本都是3万多一平。

    小姑娘赠送小杜的房子位于武大不远,那个楼盘他也是知道的,地理位置与周边环境极佳,当然房价也是天价。

    他奋斗了多年,和老婆前几年才买房,还是按揭买的,所以,他现今也是房奴一族,每个月都得还银行贷款。

    外甥结婚前还跟他说他和小杜结婚先租房住,再努力一年左右大约能还了小杜家借乐姑娘的钱,之后再攒钱买房。

    结果,小杜结婚,她的同桌乐小姑娘直接就送了一套房作新婚礼物。

    这样的同桌,打灯笼都找不着。

    震惊中的张经理,默默吁了一口气,傻人有傻福,他那外甥以前太苦了,所以老天也心疼他,让他找到了那么一个旺夫的好媳妇。

    杜家亲友们原本不明白张家小舅为什么突然站了起来,听了小姑娘的话,也懂了,张家小舅也知道小姑娘送了杜妙姝一套房子。

    新人的同事们原本一直留意着乐小姑娘,虽然并不明白张经理和小姑娘说的是什么意思,他们也发现张经理和小姑娘在关注手机,也忙看朋友圈。

    不看不知道,看到薛云朗发的动态,也吓了一跳,新娘同桌送了新娘一套房?!

    众同事齐唰唰地望向张经理和小姑娘,满眼震憾。

    张家人不明白发了生什么事,张家四舅到小弟身边问情况,张经理解释了一下,张四舅也呆了。

    张四舅愣了好一会儿的神,跑回座,给家长们说小姑娘送了小杜一套房子做新婚礼物。

    张家长辈们也震惊得口瞪目呆。

    薛桂成靳芳菲也听到了,露出见鬼似的表情,新娘的同学赠送了新娘一套房子做礼物?!

    怎么可能!

    不说几百万的房子,哪怕是值几十万的房子,那也是几十万,哪有同学那么大方舍得送别人几十万?

    两人是不信的,可是,看女方亲友们表情平静,分明像是真的。

    趁着女方亲友们还不认识自己,靳芳菲假装好奇,问邻桌新人的同事中的一位青年:“小伙子,你们同事这位同学这么慷慨,她一定是E省数一数二的富豪家的千金,在E省是不是非常有名?”

    被问的青年认识薛云朗也认识杜妙姝,古怪地打量了女士一眼:“阿姨应该是男家的亲友,竟然不知道新娘子的同学是谁吗?

    新娘子的这位同学是她的高中同学,曾经是全国理科状元,青大学霸,也是名扬海内外的奥运冠军,在上次奥运会上一人连夺八块金牌,她是E北人的骄傲。

    小姑娘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她的一手起死回生的好医术,凭借医术白手起家,据说小姑娘身价超过百亿,阿姨说她有不有名?”

    靳芳菲听着薛云朗的同事侃侃而谈的随口说了说某个人的丰功伟迹,一颗心都揪了起来,

    薛云朗女朋友的同学竟然那么有钱?

    一个身价上百亿的人,几十万几百万对她本人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也难怪她随手就送了一套房子。

    薛云朗走了什么狗屎运,他竟然找了个有超级富豪同桌的女人结婚?!

    她后悔了,早知如此,应该带小儿子来,小儿子和薛云朗是众所周知的同父异母的兄弟,有血缘关系,让兄弟俩亲近一些,兄弟俩的关系改善了,等后年小儿子高考考E北的学校,顺理成章住薛云朗那儿,早晚能跟某个小姑娘套上关系。

    为了小儿子有机会攀个高枝,靳芳菲决定回去后督促男人向张家服软,改善一下和薛云朗的关系,那样才方便让薛云朗关照他弟。

    薛桂成也听到了某个青年的话,整个人都惊呆了,薛云郎他媳妇的同桌那么有钱?

    有钱不说,医术也好。

    薛桂成的心思一下子就活络开了,他已经五十多岁了,腿脚也明显没以往灵活,要是与薛云朗关系好点,就凭他是薛云朗的亲爸,是儿媳妇的公爹,薛云朗媳妇总得孝敬孝敬他,让她向她同桌要几颗药丸子,要几个药方子调理身体,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

    原本想闹一闹的薛桂成的已经不是想找碴,而是想着怎么与薛云朗和他新媳妇套套近乎,让那两口子帮他找薛云朗媳妇的同桌要几颗药丸子给他。

    薛桂成靳芳菲满腹小心思,也特别的安静。

    他俩不闹腾,张家舅舅们也权当他们是空气,但仍然暗中随时防备两人找碴,他们要是敢破坏婚宴,大不了一起进E北的派出所。

    薛云朗杜妙姝的同事们略坐了坐,一起出去,到僻静处商量一下,重新改了礼金数字,又与还没到的同事联系。

    他们下楼去酒店大厅等了十几分钟,等到其他同事们来了,再出去,同事们汇齐了,统一组队将红包给新人。

    薛云朗杜妙姝再三推辞说了不收礼金,同事们非将红包塞给他们,他们只得先收下,等以后有机会再还礼,或者改天再请同事们去他们新房吃饭。

    张家至亲早就到齐,杜家的亲戚也到齐,同事们也全齐了,也代表着自己请的客人齐全了。

    薛云朗杜妙姝也不站门口喝风,和弟弟,伴郎伴娘、表弟表哥们,与同事们一起上楼。

    人员很多,分拨乘坐电梯。

    薛云朗杜妙姝和一拨人乘坐的电梯先到楼层,让同事们先去宴厅,他俩和伴娘伴郎、表哥弟们在电梯厢外等着另一拨人,等人到了,让客人走前面。

    薛、杜两人的同事们先回了厅,新郎新娘等人稍后,杜小弟和伴娘与张家表兄弟们入厅后也先坐席。

    乐韵叫了杜小弟坐主桌,如果新郎新娘入席,主桌一共十一人,喜宴新人坐的一桌必须是双数才吉利。

    杜小弟本来不好意思,知道叫他坐主桌是为凑成十二的吉数,也没推辞,坐在新郎新娘旁边的位置。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