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女生憋尿被男生摁小腹(日夜男女)最新章节列表
女生憋尿被男生摁小腹(日夜男女)最新章节列表

女生憋尿被男生摁小腹(日夜男女)最新章节列表

晓晓 未知 2021-07-21 17:27 千字



    这是血债,是血仇,北斗学院无数的门人为此牺牲,在他们看来,只是那四十三颗人头都未够,哪怕三大学院从此万劫不复,逝去的师长、伙伴却也永远不会再回来。

    可到了牵宿这里,这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就好像是白菜萝卜土豆一样。你丢了二斤白菜,我不想赔二斤萝卜,于是我承诺不再打你那二斤土豆的主意。          

    “真不愧是玄武院长,打得一手好算盘呢!”有玉衡门人忍无可忍,开始出言讥讽。若在过去,即使不属同一学院,对彼此的师长大家都是非常尊重的。但是七星谷一役之后,三大学院的任何人在北斗门人眼中都是面目狰狞,院长级的大人物更被看作罪魁祸首,尊重这种态度自然已经不复存在了。

    “可不是,乍一听,感觉玄武院长像个生意人呢。”一人开了头,立即就有人跟上。

    “还拿路平做要挟,这是怎么好意思的,忘了玄武几位大师是怎么死的吗?”有人讥笑。

    “是不是怕我们辛苦,过来给我们讲个笑话放松?”

    “那倒是不错,院长大人要不要再来一段?”

    所有人极尽所能,疯狂挪揄嘲讽着牵宿,这对史上任何一位四大学院院长而言都是难能可贵的遭遇。牵宿却只是笑了笑,扫了这些人一眼后道:“对付路平当然是很困难的一件事,但是又让路平扛起所有,你们怎么好意思?”

    “你……无耻!”众人那个气啊。

    确实,路平虽然很强,但是要对付玄武学院的集火之力终归不是举手投足的易事。让路平一个人去扛这一切,确实很不好意思。但是牵宿竟然利用这一点……

    “所以,你们也应该懂点事。”牵宿说。

    “无赖!”众人骂个不停。

    “你以为呢?”牵宿却不再理会这许多人,只是看向霍英。

    “这事为什么要找我说。”霍英道,“为什么不去找我们院长?”

    “所有雷不能都让路平扛,也总不能都让你们院长扛,心疼一下老人家吧。”牵宿说。

    这听起来没头没脑的一句,众人就要叫骂,霍英却抬了下手,示意众人不要再说。

    “我懂了。”霍英神色郑重,朝牵宿点了点头。

    “总还是有些懂事的人呐。”牵宿一脸欣慰,转身就要离开,离去前却又多看了子牧一眼,点了点头道:“体质有点特别,可以找显微无间来瞧瞧的。”说完人便飘然而去。

    大家原本一脸茫然,不知道霍英突然懂了什么。可听到牵宿最后一句后,立即一起变了神色。

    到底是玄武学院的院长,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子牧的特别,他们玉衡峰可是花了些功夫才摸到些头绪的。可是牵宿只是过来这么看了几眼,居然就有所察觉。找显微无间来看一看,这更是跟他们想到一起去了。

    眼下子牧会在这里跟他们一起研究这界川大定制,就是因为他的特殊:他的体质,对定制系异能有超乎常人的敏感。

    所以在通过北斗学院的新人试练时他会晕倒。但是李遥天清楚,他所设置的消失的尽头不存在这么大的伤害,哪怕是个普通人,也不至于失去意识。子牧晕倒,李遥天当时并不确定是对什么这么大反应,总之这不该发生,所以子牧有着很罕见的特别之处,于是他将子牧收入了北斗。

    但只这么一个特别之处,显然在北斗学院还不足以入门就进到七峰门下,认真严谨的李遥天更不可能给他什么特别的待遇。直至霍英接掌玉衡峰,对李遥天的为人作风十分了解,会在他主持的测试中通过的新人,一定有充足的理由。于是他将子牧带上了玉衡峰,李遥天没来及,也再没机会去彻底弄清楚的子牧,他认真对待,终于发现了子牧的特别之处,并将他的特别之处锁定在了与定制系异能的关系上。

    这份敏感,让子牧在面对定制系异能时会比其他人更加艰难,更吃苦头。但是这份敏感,同时也可以视为一种敏锐,一些其他人尚未能感知到的定制系异能,子牧却会本能地有所反应。虽然这反应也只是被异能影响,但是随着他实力提升,对自己这特别定质有针对性的开发,或许另有一番天地也说不定。

    比如眼下,以霍英为首,皆是定制系的大行家。但子牧则更像是个探测神兵,与界川大定制触碰后反馈来的信息,他比其他三魄、四魄贯通的定制专家们都要来得详尽。

    只可惜他现在境界还太低微,这便是他能帮上的所有忙了。

    “说不定你以后会执掌玉衡峰呢!”看到子牧被牵宿再次点名后有些惶恐,霍英上前拍了拍他说道。

    “院士,你那天对我也是这样说的。”另一位门人听到后惊讶道。

    “呵呵,许多年前对我也这样说过。”又一位门人说道,但看上去就淡定多了。老门人跟霍英早有接触,显然知道这位前首徒,现院士的鼓励套路。

    “说过的又何止是你们……”霍英感慨,他想到了一些不愉快,已逝的陈楚,在逃的严歌,这些才能出众,在玉衡峰有过一席之地的人,又何尝没被他这样鼓舞过。

    “但是师兄,你刚刚懂了什么?”有人忍不住还是回到了之前的疑惑。至于“师兄”的称呼,却是霍英接掌玉衡峰后一些过去的熟悉同门一时间有点改不过来。而霍英本人也更喜欢这样被称呼,他自己又何尝不是难以接受“院士”这称呼。于是一些人也就一直这样叫下来了。

    “就是一些执掌玉衡峰就必须要懂的东西。”霍英说。

    所有人看着他。

    “四十三颗人头,北斗誓要讨回,那么讨回之后呢?”霍英说。

    “师兄是想说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样的大道理吗?”有人说。

    “是啊,冤冤相报何时了,这是个大道理,可是有仇不报,终归意难平。”霍英说。

    “斩草除根,一了百了,倒是痛快没烦恼。但是那些本与这些事无关的亲朋好友,你们下得去手吗?”霍英接着道。

    “下不了手,烦恼就留下了。”

    “所以呢?”大家望着霍英,大道理他们也懂,可是有些决定,他们却还是不喜欢,不希望。甚至会对做出这种决定的人也非常不喜欢。

    “所以,怎么处理好大道理,是非常难的一件事。”霍英说着,而后又深叹了口气,“你们刚才骂得真好啊,这玄武院长真不是个东西,这样的难题,他居然抛给了我。”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