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一个添一个要(被一只蛇做了)最新章节列表
一个添一个要(被一只蛇做了)最新章节列表

一个添一个要(被一只蛇做了)最新章节列表

晓晓 未知 2021-07-21 10:17 千字

  孟柏峰就这么被释放了。

    他被捕有些古怪,他被释放一样有些古怪。

    赤尾瞳亲自把孟柏峰从监狱里接了出来。

    “孟先生,很抱歉,让你在苏州有了不愉快的体验。”

    “还行吧。”

    孟柏峰懒洋洋地说道。

    赤尾瞳却追问道:“他们在监狱里,有给您任何难堪没有?如果有的话,我会严厉处分的。”

    “没有,他们给予我的待遇还算不错。”孟柏峰坦然说道。

    赤尾瞳明显的松了口气:“那就好,知道了阁下的遭遇后,上城阁下和重光公使都表达出了极大的关心。但您也知道,这些事情是他们无法直接出面的,所以就委托我来处理此事。”

    日本驻南京宪兵司令部上城隼斗司令官,日本国驻南京大使馆公使重光葵!

    他们,都是孟柏峰的朋友!

    而他们,也都拜托了赤尾瞳来妥善处置孟柏峰的事件。

    上城隼斗甚至对赤尾瞳说:“孟柏峰是个孤傲的人,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在苏州和帝国军官造成了一些不快。但这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那个被孟柏峰扣押的帝国军官,只是一个少佐。”

    只是一个少佐而已。

    一个小角色罢了。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重光葵公使说的话也大致如此。

    所以,这也是赤尾瞳到了苏州,毫不掩饰的袒护孟柏峰的原因!

    “辛苦了,将军阁下。”孟柏峰若无其事地说道:“羽原光一也只是在执行自己的任务而已,从他的角度来看,并没有做错什么。”

    赤尾瞳一声叹息:“如果人人都能像孟先生一样通情达理就好了。”

    孟柏峰笑了笑。

    从进入苏州一开始,他就已经策划好了一切。

    羽原光一的悲剧在于,他明明知道一些事情,但是他的权力却远远的无法达到揭开真相的地步!

    孟柏峰掏出了自己的烟斗:“我累了,我想要尽快的回到南京去。”

    “当然了,孟先生,我立刻派人护送您。”

    “没有这个必要。”孟柏峰缓缓的摇了摇头:“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我想一个人好好的安静一下。”

    ……

    羽原光一的面前放着一瓶酒,已经空了一半了。

    长岛宽和满井航树就坐在他的对面,一句话也没说。

    他们完全能够理会羽原光一此时的心情。

    沮丧、失落,也许还带着一些愤怒。

    “权利啊。”

    羽原光一忽然叹息一声:“这就是权利带来的好处,孟柏峰借助着权利可以让他为所欲为!我怀疑这个人,他一定和发生在苏州的这些事件有些密不可分的联系,但我却没有办法继续追查下去了。”

    “你可以的,羽原君。”长岛宽开口说道:“即便孟柏峰现在被释放了,你依旧可以继续调查他。”

    “不可以。”羽原光一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绝望:“孟柏峰虽然是个中国人,但他和帝国的很多高层关系很好。甚至,他还会把南京国民政府的生意给他们做。长岛君,满井君,我们,都只是一些小人物啊,继续调查下去,会给我们带来无可估量的灾难!”

    一直到了这一刻,羽原光一的头脑还是非常清晰的。

    这也是他的悲剧。

    在上海,他可以得到影佐祯昭的全力支持。

    但是离开了上海呢?

    还有比影佐祯昭更有权势的人。

    他什么都不是。

    “一切,都是孟绍原引起的。”满井航树忽然说道:“孟绍原现在虽然逃离了苏州,但他的踪迹还有有踪可寻的。羽原君,我绝对,刺杀孟绍原!”

    “你要刺杀孟绍原?”

    羽原光一和长岛宽同时脱口而出。

    “是的,我要刺杀孟绍原!”满井航树非常坚定地说道:“阴谋诡计,我不如他,但他也是个人,他会有踪迹可以寻找。你们看到过狩猎吗?

    狡猾的狐狸行走在森林里,它会尽一切可能的隐藏行踪,一个有经验的猎人,会按照狐狸留下的气味和线索,悄悄的跟踪,然后在狐狸疲惫的时候,给予他致命一击!”

    羽原光一怔怔地说道:“你准备进行一场猎杀吗?满井君,孟绍原不是狐狸,他比狐狸更加狡猾,他会嗅到你的气味,然后反过来设下陷阱,猎杀你的!”

    “我是一名帝国的军人,而且是优秀的帝国军人!”满井航树傲然说道:“请放心吧,我会耐心的追捕,耐心的等待,直到孟绍原被我抓住的那一刻。

    羽原君,这是我们最可行的机会。如果能够成功,所有受到的屈辱都可以十倍奉还。而支那人的情报系统,也将因此受到最沉重的打击!”

    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非常诱人的计划。

    在正面的交锋中,无法在孟绍原的手里占到便宜。

    可是如果让一个职业军人,像猎杀一只猎物一般的去追踪呢?

    羽原光一怦然心动。

    “我认为可行。”长岛宽开口说道:“我坚信满井君的力量,即便无法成功刺杀,他也有把握全身而退的。”

    羽原光一终于问出了一个问题:“你需要带多少人去。”

    “就我一个。”

    “就你一个吗?”羽原光一有些疑惑:“孟绍原的身边带着卫队,人数不少,你就依靠你自己吗?”

    “真正的猎人,是不会在乎猎物有多少的。”满井航树的声音里充满了信心:“我一个人,行动更加隐蔽,一旦发现危险,撤离的时候也会更加迅速。所以这场猎杀游戏,只需要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那么,就拜托了。”

    羽原光一彻底下定了决心,他把酒瓶推到了满井航树的面前:“满井君,古人在出征前,是需要烈酒来壮行的。请!”

    满井航树抓起瓶子,对着嘴喝了一大半,然后把瓶子重重的放到了桌子上:“这次之后,我不会再饮酒了,等到我下一次喝酒的时候,那一定是对着孟绍原的尸体喝的!”

    拜托了,满井君。

    羽原光一的心里燃烧起了希望。

    如果在正面的战场上无法击溃孟绍原,那么,满井航树的猎杀计划未尝不可以。

    也许,不按照牌理出牌,会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呢?

    满井航树站了起来:

    “羽原君,长岛宽,我会立刻出发,请相信吧,我会胜利,帝国也一定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