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半夜摸她下面她流了好多水一笙有喜 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半夜摸她下面她流了好多水一笙有喜 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半夜摸她下面她流了好多水一笙有喜 全文免费阅读小说

晓晓 未知 2021-07-21 08:06 千字

    餐霞宫碧落殿主沈辰一飞升自陆离界太平洲,师承古佛迦耶,为其十六弟子之首,证金刚位,得赐佛陀五指山,成就真仙之躯,入天庭执掌碧落殿,有功无过。迦耶虽执佛法,座下弟子却不拘僧道儒墨法兵,色色俱有,尽扫门户之见,只存心头活泼泼一点真见。沈辰一在下界为僧,持斋念佛,入天庭后易道袍,束发冠,摇身变为黄冠道人,心无挂碍,神通不减,由此可见一斑。

    最初正阳四宫偏安一隅,风雨飘摇,及至菩提宫主陆海真人率众来袭,战火绵延不息,诸殿损失惨重,所谓“太山不拒细壤,江海不择细流”,餐霞宫崔华阳亲赴陆离界太平洲,说动古佛迦耶,召其座下弟子,入碧落殿为供奉,沈辰一得同门之助,实力大增,碧落殿隐隐跃居餐霞诸殿之首。        

    然而天机轮转,世易时移,五明宫主魏十七从深渊回转天庭,钉天后,逐帝子,拿神玺,登上天帝之位,仙界重开,灵机勃发,泽及天宫下界,诸殿乘势而作,全力拔擢真仙,祭炼法宝,孕育兵将,碧落殿却诸事不顺,逐渐被排挤在外。这是一种微妙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沈辰一与师兄弟商议下来,觉得问题可能出在师尊身上。

    古佛迦耶与魔王波旬联袂去往深渊,波旬业已回转三界之地,避入六欲天回复元气,听闻魏天帝不容其自行其是,亲往他化自在天魔宫血池,说服魔主客居天庭,于虚空另辟一界,方圆万里魔气冲天,出入门户,正设于五明宫天魔殿内,由青岚看护。此举惹来众多非议,然而魏天帝不为所动,赵元始与李老君亦无异议,旁人无从置喙,自然就偃旗息鼓,止于腹诽。

    迦耶迟迟没有回归,沈辰一猜想师尊并未陨落,但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即便回转,也不是原来那人了。天庭灵机勃发,兴许是回光返照之兆,三界面临前所未有之大敌,连魔王波旬都无法置身事外,这大敌,十有八九与迦耶脱不了干系。天庭正全力备战,气机涨消之下,他身为迦耶弟子

    ,被排挤到一边,日渐遗忘。

    这是运数,是无心,是趋利避害,而非有人故意作梗,但沈辰一不甘就此沦为无足轻重的闲棋,他思忖再三,跳过餐霞宫主,直接去往五明宫,求见五明宫主。沈辰一只是餐霞宫一介殿主,无缘上得灵霄宝殿,面见天帝,不过魏十七登上天帝之位,并未卸下五明宫主一职,他以殿主身份求见宫主,却不算僭越。

    魏十七坐镇灵霄宝殿,五明宫由云浆殿主梅真人执掌,沈辰一孤身到访,梅真人并无意外,将其迎入云浆殿,奉茶寒暄毕,问明来意。同在天庭为臣属,旧日相识,她也不故意为难,请沈殿主稍坐,唤来流苏,命她前去通禀。堪堪过了一炷香工夫,魏十七轻车简从,携屠真、流苏二侍女,来到云浆殿中。

    沈辰一敛袂起身,恭恭敬敬拜见天帝,心中却犯起了嘀咕,此行如此顺利,令他有些忐忑不安,总担心福祸相依,有坏事临头。不过事到临头,也无从退缩,他鼓起勇气道明来意,将反复斟酌了千百遍的言辞说了一遍,口齿清晰,意态坚定。

    天庭气机涨消,尽在魏十七眼中,碧落殿日益衰落,恰恰昭示着深渊的一步步逼近,这不是沈辰一得错,身在局中不得自主,也是应有之意,无奈之事,不过身为上位者,也不能轻易拂灭人心。魏十七思忖片刻,道:“沈殿主有所不知,迦耶乃最初的深渊之子,深渊意志吞噬迦耶金身,显化入世,扫平内患,终将进逼三界之地,此乃血气与星力之争,根本法则之争,无可回避。汝等师兄弟得迦耶点化,心存一点真见,为天地气机所斥,虽不至形神俱灭,衰落在所难免。”

    沈辰一细细咀嚼魏十七一番话,心下了然,简而言之,深渊与三界相争,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们这些迦耶的弟子,不受待见亦在情理之中。不过他终究是陆离界太平洲的飞升真仙,夺天地造化,自当竭尽所能,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的道理,显而易见,不须多说。他郑重其辞,向

    天帝表达了自己的意志,但魏十七的答复却令他大吃一惊。

    “根本法则之争,直如狂风暴雨,蝼蚁碌碌补全巢穴,无济于事,诸殿的兴盛只是泡影,沈殿主亦无须在意。深渊意志若侵入三界之地,能与之抗衡的,不过二三人而已。”

    抗衡深渊意志的二三人,除魏天帝外,唯有魔主波旬,佛陀如来,连赵元始和李老君都插不上手,其余真仙更是蝼蚁,再准备得热火朝天,也不过是自我安慰,于事无补。想到这里,他心中不由一动,魏天帝对他说这些,似乎别有意味,并非只为安抚。

    沈辰一深吸一口气,道:“蝼蚁之力虽微,四两可拨千斤,不知可有沈某效力之处?”

    魏十七道:“迦耶所传真见来自深渊,乃深渊开天辟地之初,因运而生的一点佛性,压制血气,别有妙用。沈殿主,我这里尚有一座莲台,你可愿投身涅槃佛国,献出真见,为吾护法?”

    沈辰一闻言如遭雷击,双眉紧皱,沉吟不答。

    当深渊开天辟地之初,焚天之火从天而降,有神佛陨落,诞下二部法则,一为血气法则,一为涅槃法则。血气法则侵吞天地,为深渊根本法则,推动血气流转,万物生灭,占据主位,涅槃法则深锁于血舍利,退居其次,时待有缘,最终沦为鸡肋。追本溯源,迦耶,如来,波旬,魏十七,或多或少,都从血舍利中获得了好处,佛性也罢,魔性也罢,真见也罢,既然同出一源,当此劫难之际,须舍人我之见,勠力同心。

    界壁并非坚不可破,深渊与三界时有交通,法则之力相互交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唯有根本法则不可撼动。魏十七这些年来推衍法则之力,抽丝剥茧,天人合一,渐渐看清诸般法则的变化由来,此番为应对深渊来袭,生出收拢涅槃法则的想法。不过这些前因后果,无须向沈辰一分说清楚,只问他愿不愿意。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