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慰菊的最舒服方式(班长大人是s/货)最新章节列表
慰菊的最舒服方式(班长大人是s/货)最新章节列表

慰菊的最舒服方式(班长大人是s/货)最新章节列表

晓晓 未知 2021-07-20 10:26 千字

   帝星……

    听到这个名字,秦风心中也是无比澎湃,但同时,却又觉得是在情理之中。

    除了帝星之外,还有谁,能称得上是人族历史最强?        

    也只有他了。

    相比起来,秦风更惊讶的是,束昊居然能在梦中和帝星大战,而且听束昊所说,还是修为比束昊弱的时期,那么,便很有可能是年轻时期的帝星。

    “呵,你倒是抬举我了,帝星确实厉害,称他为人族历史之最,并没有什么问题,拿我和他比,没有什么可比性!”

    “不对!”

    束昊却是直接否定:“我看的出来,你和他,有着一样的气质和神态,还有道心,不会有错的,若给你时间,你能崛起,我可以肯定!”

    秦风笑了:“听你的口气,难不成你打算放了我?”

    束昊淡然道:“星空太浩瀚了,被称为天才的生物,算起来其实也很多,不足为奇,不过,真正有无敌潜力的天才,哪怕是无边无际的星空之中,也是难寻。”

    “我自诩算是一位,而我也很喜欢和这种真正站在星空顶点的天才对战,你有这个资质,不过如今只是个苗子,还没崛起!”

    “所以,我打算等你崛起,等到你成长到能与我一战的那一刻!”

    另外三位战将闻言,皆是一怔。

    束昊打算放了秦风?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他们主子鬼雄指名要的,怎么可能放了他?

    “束昊,你莫不是在看玩笑?”

    离盛沉着脸质问道。

    “我像是在开玩笑吗?”

    束昊淡然道,平静而空灵。

    “你为何要放他?”

    樊蒲不由问道。

    “你应该也有自己的理由吧?”

    “强者易有,天才难得,更遑论是如此资质的天才,我想看看,放任他成长,他未来能成长到什么地步!”

    束昊笑道,目光中洋溢着光彩,显得无比自信。

    “小子,我等你成长起来,成长到能与我一战的地步,那时,我会主动来找你,和你厮杀,那一战,必分生死!”

    秦风也是笑了:“好,若你真能等到那个时候,我不介意和你一战!”

    他不知道束昊这种到底算是个什么心理。

    天才惜天才?

    可能吧,反正,束昊能放他,对他而言,最好不过。

    “那鬼雄大人那边,你打算怎么交代?”樊蒲又问道。

    “实话实说便可!”束昊回道。

    “当然,总得给他一个交代,所以,这里,只有我放他,但你们三位想怎么对付他,我不会管!”

    “至于那貂煞和鳄寰,我会替你们拦住他们,防止他们进场,就算最终,你们落败,他也只能逃离,而不会加入那两位霸主麾下!”

    离盛闻言顿时提了精神,有这话,他们就放心了。

    束昊一人,不说灭了鳄寰和貂煞,但拦住他们,绝对是轻而易举,根本不用担心。

    那么就只剩下了一个秦风!

    虽然有两宝在身,但离盛就不信,那两宝还能同时拦下他们三位,只要三人中有一位得手,大局便定!

    咚!

    陡然间,离盛率先爆发,身上的伤势,在以惊人的速度愈合,向着秦风逼去。

    在其双手中,各自有一道金芒亮起,气息极盛,有符文在其中闪耀。

    随后,两道金芒被其甩出,向秦风左右两侧袭去,并以极其可怕的速度聚合,哐当一声,直接锁在了一起,形成一道金色的光圈。

    秦风立刻便感觉到,自己受到了巨大压制,像是脚底直接和这片地融为了一体一般,变得不像是自己的脚,根本动弹不得,更遑论施展什么本源九秘了。

    而且随着金色光圈逐渐收拢,他的身体也在逐渐变重,像是有十万大山压在身上。

    “这是明摆着要强留我了么!”

    秦风冷声道,面色很阴沉。

    一旁,那鳄寰见状自然是坐不住了,秦风绝对不能让鬼雄一方的人带走,他必须想办法阻止。

    只是,他还没有出手,束昊那边,便已有动作。

    其浑身骨文交织,澎湃而出,运转了惊世宝术,形成一道巨大光幕,直接便挡在了鳄寰跟前。

    “都说了,我会拦着你的,想过去,先问过我!”

    鳄寰当场暴怒,直接爆发,各种惊世大法施出,不断轰击,然而却始终都击不穿这道光幕,毕竟符文法则的感悟不是一个档次。

    这让鳄寰很窝火,明明秦风就在他面前,他却抓不住,明明只有这么一堵光幕墙,他却怎么都破不了。

    “你自己在这里和这道光幕慢慢玩吧,不陪你了!”

    束昊平静道,不再理会鳄寰,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远处的貂煞之上,转瞬间便已至其跟前。

    “我要是你,我现在会停手,以免对自己不利!”

    他平静道,负手而立,静静看着貂煞,像是能看穿一切。

    貂煞见束昊赶来,当下也是收起了手上的动作,他真躲在角落阴恻恻地聚集毒气,一旦让他聚成,直接毒了这一大片,什么战将,没有一个能逃,不死也要伤。

    可惜,束昊第一时间便捕捉到了他的小动作,只能就此作罢。

    另一边,秦风终于是不再留手了,直接祭出蚀月扇,将自己的大罗真元气凝入其中,而后,赫然催动。

    只见那蚀月扇在大罗真元气催动之下,体型愈发膨胀,变得越来越大,很快便扩张到了几百米大小。

    秦风将其握于手中,直接扇动蚀月扇。

    刹那间,阴风万丈,如滚滚云层席卷,澎湃若浪涛,在其之中,蚀月扇中有一抹虹芒浮现,随着秦风出手而自然涌出。

    那虹芒直接爆发,直接蔓延扩散开来,所过之处,尽皆阴蚀,没有任何东西能被留下。

    那束缚在秦风身上的金色光圈,在这蚀月扇之下,竟是脆弱的像是一张纸,吹弹可破,瞬间便被瓦解了。

    “这……怎么可能!”

    离盛大惊失色。

    这可是他的耗费了自己心力全力布下的一道大法,便是同为战将级的强者在其中,短时间也不可能脱身,眼下,竟是被这蚀月扇一扇就灭了,太惊人了。

    “蚀月扇,竟有如此威能?”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