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惩罚腿间花蕾吃饭(校草晨勃H)最新章节列表
惩罚腿间花蕾吃饭(校草晨勃H)最新章节列表

惩罚腿间花蕾吃饭(校草晨勃H)最新章节列表

晓晓 未知 2021-07-19 10:12 千字

    从战破之地回来之后,李七夜也即将启程,所以,召来了小金刚门的一众弟子。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交待一番之后,李七夜吩咐发小金刚门一众弟子。

    “门主——”此时,不论是胡长老还是其他的弟子,也都十分的不舍,都不由一次又一次地对李七夜大拜。        

    “我现在已不是你们门主。”李七夜笑笑,轻轻摇头,说道:“缘份,也止于此也。未来宗门之主,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对于李七夜而言,小金刚门,那只不过是匆匆而过罢了,在这漫长的道路上,小金刚门,那也仅仅是停留一步的地方而已,也不会因此而留恋,也不是因此而感慨。

    此时此刻,他也该离开南荒之时,所以,小金刚门该还给小金刚门,他这一位门主也该是卸任的时候了。

    对于小金刚门而言,那就不一样了,李七夜这样的一位门主,乃是小金刚门的希望,时至今日,小金刚门都觉得李七夜将是能庇护与振兴宗门,所以,对现在李七夜卸任门主之位,对于小金刚门而言,损失是何等之大。

    “那,那门主之位呢?”莫说是其他的弟子,就是胡长老也是有些措手不及,毕竟,对于小金刚门而言,重新立一位新门主,那也是一件天大之事。

    “宗门之事,就由宗门而定吧。”李七夜随口吩咐了一声。

    “那,不如——”比起其他的弟子而言,胡长老终究是比较见过世面,在这个时候,他也想到了一个办法,目光不由望向王巍樵。

    毫无疑问,胡长老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李七夜卸任门主之位,若是由王巍樵来接任呢?

    虽然说,在此时王巍樵还未达到那种强大的地步,但是,胡长老却认为,王巍樵是李七夜唯一所收的弟子,那必定会有大有前途。

    “巍樵随我而去,修练一段时日。”李七夜吩咐一声。

    王巍樵听到这话,也不由为之意外,他跟随在李七夜身边,自从开始之时,李七夜曾指点之外,后面也不再指点,他所修练,也十分自觉,沉浸苦修,现在李七夜要带他修练一段时日,这的确让王巍樵不由为之呆了一下。

    “弟子明白。”整个宗门,李七夜只带走王巍樵,胡长老也知道这非同小可,深深一鞠身。

    “别过门主,期待他日门主再驾临。”胡长老深深再拜,一时之间,也都不由为之戚戚焉。

    其他的弟子也都纷纷大拜,也都不由为之戚戚焉。

    对于小金刚门而言,李七夜这样的一个门主,可谓是凭空冒出来的,不论是对于胡长老还是小金刚门的其他弟子,可以说在开始之时,都没有什么感情。

    但是,在这些日子相处下来,李七夜带着小金刚门一众弟子,可谓是大开眼界,让小金刚门一众弟子经历了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经历的风浪,让一众弟子乃是受益匪浅,这也使得年纪轻轻的李七夜,成为了小金刚门一众弟子心目中的顶梁柱,成为了小金刚门所有弟子心目中的依靠,的确视之如长辈,视之如亲人。

    现在李七夜却将离去,就算胡长老他们再傻,也都明白,就此一别,只怕再也无相见之日。

    所以,此时,胡长老带着小金刚门弟子一次又一次地再拜,以感谢李七夜的再造之恩,也感谢李七夜赐予的机缘。

    “先生放心。”在这个时候,旁边的九尾妖神说道:“有龙教在,小金刚门无恙也。”

    九尾妖神这话一说出来,让胡长老一众弟子心神剧震,无比感激,说不出言语,只能是再拜。

    九尾妖神这话一说出来,那可是非同一般,这等同于龙教为小金刚门保驾护航。

    在以前,小金刚门这样的小门小派,根本就不能入龙教法眼,更别说能见到九尾妖神这样传奇无双的存在了。

    今日,他们小金刚门竟然获得了九尾妖神这样的保证,使得小金刚门得到了龙教的保驾护航,这是多么强大的靠山,九尾妖神这样的保证,可谓是如铁誓一般,龙教就将会成为小金刚门的靠山。

    胡长老也都知道,这一切都源于李七夜,所以,能让胡长老一众弟子能不感激不尽吗?所以,一次再拜。

    “该起程的时候了。”李七夜对王巍樵吩咐一声,也是让他与小金刚门一众告别之时。

    在李七夜将启程之时,简清竹向李七夜大拜,行大礼,感激不尽,说道:“先生再造之恩,清竹无以为报。他日,先生能用得上清竹的地方,一声吩咐,竹清鞍前马后。”

    对于简清竹而言,李七夜对她有再造之恩,对于她而言,李七夜塑造了她无量前途,让她心里面感激不尽,永铭于心,。

    李七夜受了简清竹大礼,金鸾妖王也向李七夜大拜,他也清楚,没有李七夜,他也没有今日,更不会成为龙教教主。

    “不知何日,能再见先生。”在临别之时,九尾妖神向李七夜一鞠身。

    李七夜笑笑,说道:“我也将会在天疆呆一些时日,若是有缘,也将会相见。”

    “先生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吩咐一声。”九尾妖神也不由感慨,甚为不舍,当然,他也知道,天疆虽大,对于李七夜而言,那也只不过是浅池罢了,留不下李七夜这样的真龙。

    临别之时,众小大拜,金鸾妖王众人虽然欲率龙教送行,但是,李七夜摆手作罢。

    最终,也只有九尾妖神送行,李七夜带着王巍樵上路。

    “先生此行,可去何处?”在送行之时,九尾妖神不由问道。

    李七夜目光投向远方,徐徐地说道:“中墟一带吧。”

    “先生要入中墟?”九尾妖神不由说道:“此入大荒,乃是路途遥远。”

    中墟,乃是天疆一大之地,但,也是天疆所有人最不了解的一个地方,那里充满着种种的异象,也有着种种的传说,没有听谁能真正走完整个中墟。

    “再遥远,也遥远不过人生。”李七夜不由淡淡地一笑。

    “遥远不过人生。”李七夜这淡淡一笑的话,让九尾妖神心神剧震,在这刹那之间,犹如是看到了那漫长无比的道路。

    “先生此去,可为何也?”九尾妖神回过神来,不由问道。

    李七夜看着遥远的地方,淡淡地说道:“此去,取一物也,也该有所了解了。”

    说到这里,李七夜顿了一下,看了看九尾妖神,淡淡地说道:“世道无常,大世反复,人力不见胜天灾,好自为之。”

    李七夜这轻描淡写的话,却如同无尽的力量、如同惊天的焦雷一样,在九尾妖神的心里面炸开了。

    “先生所言,九尾铭记于心。”九尾妖神大拜,把李七夜的警告牢牢地记在心里面,同时,他心里面也不由冒了一身冷汗,在这刹那之间,他总有一种不祥之兆,所以,在心里面作最坏的打算。

    “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李七夜吩咐地说道:“回去吧。”

    “送先生。”九尾妖神驻足,再拜,说道:“愿他日,能见晋见先生。”

    李七夜带着王巍樵上路,九尾妖神一直目送,直至李七夜师徒两人消失在天边。

    在路上,王巍樵不由问道:“师尊,此行需要弟子如何修练呢?”

    王巍樵当然知道,既然师尊都带上自己,他当然不会有任何的松懈,一定要好好去修练。

    “你缺乏什么?”李七夜看了王巍樵一眼,淡淡地一笑。

    “这个——”王巍樵想了想,不由搔了搔头,说道:“弟子只是修行浅薄,所问道,诸多不懂,师尊要问,我所缺甚多也。”

    “这话,也没有什么问题。”李七夜笑了一下,淡淡地说道:“但,你现在最缺的乃是历练。”

    “历练。”李七夜这样一说,王巍樵一想,也觉得是。

    王巍椎出身于小金刚门这样的小门小派,能有多少历练,那怕他是小金刚门年纪最大的弟子,也不会有多少历练,平日所经历,那也只不过是平常之事。

    这一次李七夜带他出门,可谓已经是他一辈子都未有的见识了,也是大大提升了他的眼界了。

    “弟子该如何历练呢?”王巍樵忙是问道。

    李七夜看了王巍樵一眼,淡淡地说道:“生死历练,准备好面对死亡没有?”

    “面对死亡?”王巍樵听到这样的话,心神不由为之剧震。

    作为小金刚门年纪最大的弟子,而且小金刚门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门派而已,并无长生之术,也无益寿延年之宝,可以说,他这样的一个普通弟子,能活到今日,那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但,当真正要他面对死亡的时候,对于他而言,依然是一种震撼。

    “弟子也曾想过这个问题。”王巍樵不由轻轻地说道:“若是自然老死,弟子也的的确确是想过,也应该能算平静,在宗门里,弟子也算是长寿之人。但,若是生死之劫,若是遇大难之亡,弟子只是蝼蚁,心里也该有彷徨。”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