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换爱交换乱小说全集(肉欲公车系500章)最新更新章节
   换爱交换乱小说全集(肉欲公车系500章)最新更新章节

换爱交换乱小说全集(肉欲公车系500章)最新更新章节

晓晓 未知 2021-07-13 16:08 千字

 这人一老,事就多。尤其是自己的老爹,花样繁多。他最近迷上了听书,尤其喜欢听三国。

    前些日子,市井坊间不知怎么就冒出了一群说书人,说的书也是五花八门,什么才子佳人的故事啊,什么名臣武将的故事啊。              

    一时之间火爆了整个北京城,无数人趋之若鹜,无数人都喜欢听书。             

    自己这个老父亲又怎么可能闲得下来?就出去听了几场,竟然还嫌听得不过瘾,最后直接把人弄到家里来了。

    各种书,老爹都能听得进去。他尤其喜欢三国,就迷上了听三国,最喜欢的人物便是诸葛亮。

    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而且忠心耿耿,实在是臣子典范。

    这就让张元功很无奈。

    你说你喜欢谁不好,你喜欢诸葛亮?

    咱们家又不是文官,正儿八经的武将出身,而且世袭公爵,你喜欢诸葛亮干嘛?

    你喜欢也应该喜欢五虎上将。你喜欢喜欢黄忠不好吗?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老将黄忠,纵横无敌。

    你老人家倒是学学黄忠也重新振奋一下啊!

    你偏不,就喜欢诸葛亮,对那些武将不屑一顾,就觉得他们是匹夫之勇。你也根本不屑于学他们,觉得自己做将军那也是智将,是大帅。

    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谁能想到老爹真的让人弄了一把羽毛扇,平日里就拿在手里面不断地扇,还特意书里的内容搞了一套衣服出来。

    羽扇纶巾,弄得张元功很无奈。

    虽然老爹没有穿出去,可是这消息瞒得住吗?谁知道哪一天就出去了!

    看着老爹如此模样,张元功很无力。

    有爹如此,夫复何求?

    看了一眼儿子,张溶没好气的说道:“你这混小子是什么表情?过来坐下。”

    闻言,张元功很无奈的坐到了张溶的面前问道:“父亲,你有什么吩咐?孩儿马上就着手让人去办。”

    张溶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了?陪你父亲聊一会天,你就这么不耐烦吗?”

    我能说实话吗?

    张元功在心里面吐槽了一句。

    你要是好好说话,咱们当然好好的可以聊天。到了这个年纪,儿子和父亲谈谈心那也是非常非常好的事情。

    这也是张元功所期待的,父子天伦之乐,很好。

    可是你瞅瞅你这幅穿戴,还拿了一把羽扇不断地摇着,说话的时候也是云山雾罩。在这里装诸葛孔明,谁受得了?

    你算无遗策,我们都是蠢货!

    “没有。”张元功心里吐槽,不过还是硬着头皮说道:“这一次朝廷恐怕是认真了,咱们家怎么办?还请父亲示下。”

    为了避免老爹纠缠于自己的态度,张元功果断转移了话题。

    他心里面很清楚,一旦在自己态度这件事上闹腾起来,那就没完没了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错,老爹全都是对的。

    毕竟他是老子,自己是儿子。

    到时候急眼了就会来一句“有这么跟你老子说话的吗?”

    你和他说道理,他和你说态度,这天没法聊,所以咱就换一个方向。

    张元功在这方面很有经验。

    果然,听了这话,张溶的脸色好看了不少。

    看老爹得意的样子,张元功就知道这句话一定是骚到了老爹的痒处,他又要开始装逼了。

    我坐远一点。

    果然,张溶点了点头说道:“算你还算有点见识,这次的确是要闹大了。咱们家如果搞不好的话,恐怕也要跟着遭殃。“

    “不会吧?”张元功皱着眉头说道:“陛下怎么可能动咱们家呢?何况咱们家一向遵纪守法,从来不做乱七八糟的事,为人也足够谨慎。怎么会被惩罚?”

    张溶瞪了一眼儿子说道:“把你这种心态收一收,要谦卑、要谨慎,时刻牢记我们是臣子,要有为臣子的本分。”

    “看看长宁伯干的事,是臣子他干的事吗?对抗陛下对抗朝廷,那是臣子的本分吗?那么干有什么好处?”

    “他们家的下场,我早就预料到了。”张溶摇了摇手中的羽扇,这才继续说道:“一群蠢货。”

    张元功嘴角一抽抽。

    这些事情他早就已经想到了,但凡是生存下来这么多年的勋戚心里面都有数,也就是长宁伯的这种蠢货心里没数。

    皇帝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皇帝要做事,你就配合。

    自己这么多年早就已经展现了这样的生存经验,一时受委屈、一时有点损失不算什么,钱财不过身外之物。

    自己家里有地位,家族也有人,钱财什么的算什么?

    只要在陛下那边能得到陛下的喜欢,其他的都不重要。甚至陛下觉得委屈你了,回头还会补偿你。

    不要在意一城一池的得失,更不要在意一时的得失。

    这些道理,张元功从小就知道。

    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给老爹表现的机会。

    每个父亲都有为儿子树立榜样、教育儿子的想法。张元功给老爹一个表现的舞台。

    如果不给父亲这个舞台,鬼知道他又搞出什么其他的事来?

    张溶瞪了一眼儿子说道:“你这个事查明白了吗?现在在这里说这些,整日里也不干点正事。”

    张元功嘴角一抽抽,说道:“回父亲,已经查清楚了。”

    “快快,说来听听。”张溶脸色瞬间严肃了起来,做直了身子,手中的羽扇也不摇了。

    张元功连忙说道:“说起来,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最早应该是陛下看中了武清伯家的地,就是西郊他要盖园子的那块。”

    “养颜丹现在卖的好,宫里面需要地来种药草,也需要地方来炼丹。西郊那片地方不但足够大,而且进城也方便。”

    “宫里面就和武清伯商量,说是给他一些养颜丹的份子,让他把那块地让出来。”

    “他没让?”闻言,张溶有些兴奋的问道。

    张元功点了点头说道:“没让。宫里面找了他两次,都没同意。”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