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塞子塞住别流回家再清理欺负 (一女二三男事)最新更新章节
   塞子塞住别流回家再清理欺负 (一女二三男事)最新更新章节

塞子塞住别流回家再清理欺负 (一女二三男事)最新更新章节

晓晓 未知 2021-06-30 11:58 千字

  先进行的是魏昊辰组。

    他们演绎的是魏昊辰自己的成名作品《流年》的片段。            

    《流年》是魏昊辰的第一部电影,也是从这一部电影开始,他的争议就开始了。

    《流年》里的几个主角,现在也都是娱乐圈里的一线明星,当初还只是刚出道,这部电影情节十分烂俗,打着校园霸凌的口号,在行耍流氓之实。

    也就是校园霸凌只是个引子,牵扯出男一男二保护女主的理由,然后就是男一男二和女一女二的各种情感戏,直到影片结尾,也没有对校园霸凌有什么反思或者批判。

    这部影片当初上映的时候,也是被各种影评人批判,但顶不住学生党们喜欢,票房出奇的好。

    估计也就是这次之后,魏昊辰也就明确了目标,自己赚的都是学生们的钱,只要讨好学生党就好,至于影评人和电影口碑这些,他才不管呢。

    魏昊辰这些年秉持着自己的这个拍戏理念,还真成了一个争议人物,口碑是越来越差,但票房却越来越好。

    直到……今年年初,他遇见了许越。

    许越年初的吐槽视频,让他电影遭到了不小的影响,加上原本就有很多不喜欢他的人纷纷在嘲讽他的新电影。

    甚至很多以前一开始支持魏昊辰的那些学生们,这些年长大了,也开始加入了倒魏昊辰的行列。

    他们觉得魏昊辰没有进步,拍电影只是为了圈钱。

    这一系列的网上风波,让不少人觉得看魏昊辰电影,是没有品位的象征。

    而学生们还挺吃这一套的,以至于魏昊辰今年春节档的电影《雪妖魔灵》票房口碑都很不理想。

    春节档电影票房的失败,也让魏昊辰的新电影筹拍遇到了一些困难,以至于他现在搁浅了电影拍摄计划,开始上起了综艺节目。

    而芒果视频网,就是想要导演席里,出现一个有争议的人物,所以才请来了魏昊辰。

    魏昊辰今天特意找了三个演员来演自己当初的电影,仿佛也是要借着这个节目,给自己洗白,想通过这个节目,证明自己的导演和编剧水平都还是很好的。

    今天的三个演员,演的是《流年》里,男一男二第一次正面冲突的片段。

    魏昊辰选的演员,大部分都是许越之前看不上,觉得没什么天赋,也不会努力的那种演员,但这群人还有些人气,这次的三个演员都是这种类型。

    一开场,就是男二号孔长俊在教女一号乔萱练习跆拳道,两人在跆拳道馆里练习着。

    女一号乔萱穿着校服,孔长俊则是一副小混混的打扮。

    此时乔萱摆拳的姿势不大对,孔长俊凑了过来,说道:“应该这样。”

    说着,孔长俊故意凑近乔萱,帮她指正动作。

    孔长俊演的角色在戏里就是一副坏坏的样子,所以这里,他一只手搂住了乔萱的腰,一只手在给乔萱指正动作。

    孔长俊的手一碰上乔萱的腰,现场就有很多人尖叫了起来。

    没办法,魏昊辰选的演员,在四个导演的所有演员里,都是最具有人气的。

    而这些“偶像演员”演多了偶像剧,演什么都像是偶像剧,这一段看上去就是这样。

    而就在这时候,男一号方扬进来了。

    男一号方扬撞见这一幕,脸色很不开心,女一号乔萱也别扭地避开了男二号的手。

    接着就是男一号和女一号的对话,说女一号成绩下降了很多,要抓紧补习,不能和男二号这种人在一起浪费时间之类的。

    说完男一号就要拉女一号回去学习,男二号不让,两个男人争吵,然后不出意外地大打出手。

    两个男演员演戏不行,打架倒是看起来挺真实的,看得台下一片尖叫。

    然后这场乱糟糟的戏,以女一号被两个男人误伤而结束,两个男主角停下手去看女一号有没有受伤。

    女一号乔萱在这里哭得厉害,然后她开始哭诉自己的委屈和悲惨。

    两个男人听后沉默了,然后就开始约定,一个给她补课,一个保护她,谁要做不好,谁就离开女一号。

    看起来,依旧是狗血幼稚的剧情,两个男演员演得也不走心,依旧是偶像剧的演法,甚至台词听起来都很吃力。

    最后的结局,竟然是男一号拿着课本,带着女一号来这个跆拳道馆,女一号练习跆拳道的练习一阵休息的时候就补课,画面一片和谐。

    这场戏就结束了。

    现场稀稀拉拉的掌声响起。

    虽然限于篇幅,这个台上的剧本都会进行浓缩和改编,但改得如此潦草的,许越也是佩服的。

    胡乐林道:“我们的演员演完了,请三位演员来到舞台上……”

    三个演员一边向四周的观众致意,一边走上了舞台。

    “好了,四位导演,看完这组表演,有什么要说的吗?”胡乐林问。

    四位导演相互看了看,邵言先说了。

    “我可能是比较老了,好像这类的电影啊,我不大懂,也说不出什么,不过说起表演,我觉得几个演员还有进步的空间,女生在诉说自己委屈的时候,不要哭,就很平静地说,我觉得可能会更好一点。”

    邵言说完,把话筒给了徐雅。

    徐雅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说道:“我和邵导的意见有一点点不同,我觉得女生哭的那里还可以,就是两个男生的这种暗暗较劲的感觉少了点,有点怎么说……儿戏吧,但毕竟是演的中学生,我觉得可能也能理解,表演上,还是要加强一点的,还有,就是那个台词,我觉得说得不是特别清楚,尤其是吵架的时候,播出的时候,有字幕,大家能理解,但我现场听的话,有些吃力,嗯,就这么多吧,让陈导说。”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