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办公室sm调教白领丽人(桃花沟的女人)最新更新章节
办公室sm调教白领丽人(桃花沟的女人)最新更新章节

办公室sm调教白领丽人(桃花沟的女人)最新更新章节

晓晓 未知 2021-05-20 16:56 千字

 于是,几人便坐在原地进行修整。

    解莲尘看了看几乎是劫后余生的镇卯,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道。           

    “嗨,原以为。贫道就已经是个招事儿的体质了,没想到镇捕头你居然比贫道还容易招事儿,还没回出现,不是疑案就是悬案。啧,一时间,贫道竟然也不知道该为自己叹口气,还是该心疼心疼你。”

    听见解莲尘的话,原本身体虚弱的镇卯,不由得扯出了一抹苍白的微笑。

    “嗬...道长...你说...说笑了。”

    “啊呀,你还有力气说笑,证明没什么大问题嘛。”

    “道长...”

    不知扭头看了一眼谈笑中的两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忽然开口道。

    “我们就这么离开了,那镇捕头要抓的那个逃犯呢?不管了吗?”

    不知的话,倒像是点醒了镇卯一样,让他病中突坐起,然后一脸大事不好的样子。

    “完了...我...我忘记我还在缉凶了...”

    见他如此模样,解莲尘连忙伸手按住了他。

    “诶诶!!你当贫道的仙丹不费钱么,给你吃下好些了就开始造。那逃犯早就出城去了,他知晓那孟裴城是个不欢迎外人的地方,所以故意引你前去,让你陷入其中,脱身都已经是难事,更何况分身乏术的来找查他的行踪了。”

    “哎...是我大意了。”

    “不是你大意,是人心险恶,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善良。”

    “我...”

    “好了,休息一下吧。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善恶到头终有报。总有将他缉拿归案的那一天,再者,你自己现在都是一副自顾不暇的样子了,还去谈什么缉拿凶犯。用什么缉拿,用命吗?你死了,顶多给你个因公殉职的追号罢了,那凶犯不是照样逍遥法外。”

    “话虽如此...”

    “行了行了,别跟我扯什么话虽如此了。你现在连个三岁小孩儿都追不上,更何况是去追什么凶犯。老实养好身体,才是眼下最重要的事。”

    “镇捕头,听他的吧,这是为你好。”

    一直没有做声的不知,也忽然间搭了话进来,对镇卯劝解道。

    “哎,也是...我现在这个样子,与那废物没有两样...”

    “诶~你怎么能这样贬低自己呢。任何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有他存在的意义的。纵使是成为别人眼里的一道风景,那也是你存在的一种意义。”

    听见解莲尘的话,连已经开始闭目养神的不知都微微些开了眼睛,淡淡的睨了他一眼。此刻的解莲尘,就好像是沐浴在晨曦的微光中,周身都散发着一种仙沐之气一般,叫人瞧来心下竟然有些宁静致远的意思在里面。

    “贫道脸上有东西吗?”

    正当不知看着解莲尘竟然不小心看入了神之际,这人突然转头凑到了不知的眼前,冲着她小声的来了这么一句。

    这突如其来的近距离接触,一时间竟让不知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人直接傻在了当场,两人就这么大眼瞪小眼的起码对视了有五六个呼吸的时长。

    此刻,他们都能在对方的眼睛里,瞧见彼此的身影...

    “哎,莲尘道长,刚刚事态紧急,我都还未来得及细问您。您如何...道长,道长!?”

    嘶!!

    就在两人深陷在对方的眼神里难以自拔之时,镇卯那在此刻听来颇为煞风景的声线,就突然间打断了两人之间的这种仿佛顷刻间在彼此的心里,产生了一种莫名情愫的奇妙对视。

    “咳咳...嗯...啊?你刚刚说什么?”

    “哦,我是说...咦,道长你脸好红呀,这是生病了么?道长,道长?!”

    仿佛是被人给捉住了小九九一般的解莲尘,立马就直接站起了身来,然后伸手随意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就走远了几步。连头都不敢回的一边假装淡定的应着镇卯的话,一边抬手擦了擦额头的汗。

    “额...那个,现在的天气仿佛是越来越热了。你们都渴了吧,贫道去给你们寻些水来解解渴。”

    说着,解莲尘便逃也似的直接一个飞身跃起,就消失在了他们落脚的这个地方。

    “哇!道长的身手何时变得这么好了!?”

    从来没有见过解莲尘施展过如此利落身手的镇卯,当即便惊叹出口。

    反观已经侧过了头去,重新闭上了眼睛的不知,看起来好像是不太想同镇卯细聊太多的高冷模样,但...其实下细观察,她那微微泛红的耳垂,还是不小心泄露了她此刻的真情实感...

    好在神经比不知还要粗上几倍的镇卯,并没有察觉出这两人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许久没有等到不知的搭话,再侧目一看,瞧见的就是已经闭上眼睛,仿佛疲惫至极,已经沉沉睡去的不知。镇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的住了嘴,依着不知的样子,悄悄的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

    可就在他们安安静静的歇息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忽然听得一阵由远及近的马蹄飞踏之声,从那进得这村子唯一的一条来路上,遥遥的传了过来。

    听见动静的不知和镇卯两人,当即便睁开了假寐的双眼。

    尤其是不知,从听见声音的那一刻起,几乎是在一瞬间就伸手抄起了长剑,整个人也顿时站起了身来,完全是一副御敌状态,挡在了伤势未愈的镇卯身前。

    时间过去大约三五个呼吸后,马蹄翻飞之声在越过了道路转角处的那棵大树后,总算是显露出了来者的真身。

    只见一群身着灰色斗篷,个个胯下皆是驾着一匹良驹的神秘人,就跃入了不知和镇卯的眼帘。

    对方人数大约在个七八人左右,他们一路奔袭,仿佛并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不过,当他们看见站在晨曦的树荫底下,手执长剑在盯着他们的不知时。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