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她白花花的身!@下面还要更多
  她白花花的身!@下面还要更多

她白花花的身!@下面还要更多

晓晓 未知 2021-05-13 14:26 千字

  这是吴妄此刻最为真实的写照。

    周遭乾坤凝固、时光停滞,母亲未能喊完的‘逃’字,那被直接遮去的大星,还有眼前这、这个……             

    一时间,吴妄竟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眼前这道身影。

    对方身形颇为修长,似有丈高。

    虽只是如常人一般现身,却给吴妄一种正在面对无尽天地的错觉。

    天帝。

    大荒如今之主宰,远古神战的获胜者,现如今天地秩序的制定者。

    就这般,平淡无奇地出现在自己面前。

    ‘该说点什么?’

    行礼是不可能行礼的,这关系到自身立场与原则。

    但对强者表达些许敬意,也是大荒的规矩。

    “无妄子见过前辈。”

    吴妄双手抱拳,身姿挺拔、傲然而立。

    帝夋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目中却流露着一二玩味之意,笑道:

    “你心境倒是不错。”

    “前辈既已现身,晚辈就算心境不好,也无法逃得性命。”

    帝夋身形微微晃动。

    吴妄才注意到,对方身下是一条金色的蛇尾。

    这蛇尾化作了淡金色的微光,化作了双套着布靴的双足,向前走了两步,道:“你觉得,我是来杀你的?”

    我?帝夋这自称倒是与时俱进。

    吴妄松了口气,笑道:“像晚辈这般的人域年轻人,如何能当得起前辈出手。”

    帝夋问:“冰神之子,神农之友,我如何不可出手?”

    吴妄心底一惊,心弦几乎绷断。

    母亲的身份,天宫知晓了?

    他强行稳住心神,主动开口试探,也让自己嗓音尽可能平淡些:“天宫既已知晓我母亲的身份,为何会放任北野到这般地步。”

    “烛龙的算计罢了。”

    帝夋似是耐性不错,此时的嗓音也颇为温和,淡然道:

    “若非是忌惮你母亲此刻握住的星辰之道,我也不会大费周章,将你禁锢于一瞬之间。

    你我不如开门见山,打谜语非我所喜。

    我今日来寻你,是想让你规劝你母,莫要将星辰道抽离出去。

    所以,冰神之子,你不必担心我是否会抹杀你。”

    吴妄表情看不出喜怒,正色道:“若如此,晚辈就多谢前辈不杀之恩了。”

    “嗯。”

    帝夋应了声,自吴妄身旁走过,目光打量着两旁的街巷。

    吴妄略微思量,看了眼那宛若泥塑般的三鲜道人,跟着帝夋向前漫步。

    街上行人都保持着那一瞬的静止,画面却又那般生动,丝毫不显诡异,仿佛下一瞬就会动起来。

    吴妄不愿一直被动,开口问:“天帝既如此忌惮,当初为何不阻止家母?”

    “时机。”

    帝夋缓声道:

    “其时,天地之外有上百被流放的罪神发难,让我无法脱身,放松了对诸天大道的注视。

    你母亲就是在那时出手,以日祭的身份,强行夺去了星辰大道的掌控之权,击散了星神的意识。

    待我发现时,木已成舟。

    果不其然,远古时斗起法来最凶狠的,都是这些女神。

    呵呵……这句话,不好笑吗?”

    帝夋双手揣在袖中,扭头看着吴妄,眼底还有点淡淡的期待。

    ‘你觉得自己很幽默吗?’

    吴妄差点就直接怼过去,但理智告诉他,此刻只能摆出几分假笑。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