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一直插着睡觉能实现吗/承受着身后的剧烈撞击
一直插着睡觉能实现吗/承受着身后的剧烈撞击

一直插着睡觉能实现吗/承受着身后的剧烈撞击

晓晓 未知 2021-04-16 16:25 千字

 刘晓云还没反应过来,刚刚在人力市场看到的那位五十多岁的大姐就站在她面前,对她说:“不要怕,我们是……”她趴在刘晓云耳朵上悄悄说了几句,刘晓云云里雾里的有些摸不着头脑。

    这位大姐拉着她的手,从口袋里拿出工作证,明明白白的给刘晓云看了看,对她说:“别怕,跟我去做个证,一会儿我送你回家。”        

    刘晓云傻呆呆的跟着大姐,走到不远处停着的一辆车上。车子启动,她才回过神儿来,哇哇大哭了几声,心情才放松。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刘晓云看着大姐和蔼的面庞,原来……

    这是一个犯罪团伙,在人力市场专门找妇女下手,大姐是埋伏在这里的便衣警察。

    两个月前,大姐他们从被解救的人员口中得知,主要犯罪嫌疑人就在这个市场活动,而被解救的人,也是在这个市场被骗的。

    重点嫌疑人,就是刚刚那个男人口中的红姐。刘晓云看了画像,确实和她有几分相似,特别是神态,和眉眼之间透出来的那股子痞劲儿,简直就是一模一样。难怪那个瘦高个的男人会认错人,就是刘晓云自己,也被这画像给吓一跳。

    大姐说,路口和她搭话的那个小妹,也是他们的人。刘晓云从一出现,就被他们注视着,起初都以为她就是那位红姐。小妹是故意去和她搭话的。

    最近这一段时间,大姐他们换了几批人,都没发现红姐的踪影。不想,今天却看到刘晓云,也意外的勾出来另一伙儿不法分子。

    派出所里,刘晓云配合着大姐做完了她该做的事,大姐答应送她回家。

    这真是有惊无险的一场遭遇,刘晓云算是逃过一劫。当时无论是不是同伙,只要被盯上,那绝对都是惨遭不测。

    刘晓云看了看时间,她的丈夫何之洲也快下班归来,干脆就让大姐送她回自己家,她已经一个月没见到女儿的面了,刘晓云想看看女儿。

    回到家,婆婆在厨房里忙碌着,她打过招呼之后,就回自己的屋子等。

    没多久,何之洲准时下班到家,连一分钟的时差都没有,就那么机械,如同一个行路机器,按照设定好的时间和路程,完成任务。

    何之洲看到刘晓云在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欣喜或者奇怪,还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做着他自己原本就要做的事情。

    拿毛巾,洗脸,擦擦头,再打打身上的灰尘。最后,将毛巾洗干净,挂回毛巾架。走到鞋柜边上,换拖鞋,来到衣柜前,拿出一套家居服,换上。再到水壶前,倒一杯温水,喝完,才开始做其他的事。

    每天,何之洲都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做同样的动作。曾经,刘晓云让他改变一下顺序,他都不愿意。但他不说,他只是依然按照他的方式,默默的做。

    何之洲的自卑,已经深入骨髓,无法改变。他就这样,活在自己的沉默里。让自己卑微在尘埃中。

    每天,只有他和女儿相伴的时光,才会有那么一点自信写在脸上。特别是女儿问他学习上的难题,他都能非常流利回答的时候,何之洲脸上,闪现着光彩。

    刘晓云看着他做完他该做的一切,对他说:“我回来,你没看见吗?”

    “看见了,我正准备弄好之后问问你需要什么!”

    “你就不能先问我吗?你要做的那些狗屁事,洗脸换鞋换衣服,就那么重要吗?”

    “哦,好吧,那你今天怎么有空回来了?”何之洲一边翻看着报纸,一边问。

    刘晓云忍着心中的怒火,对何之洲说了今天她在人力市场的遭遇。

    何之洲淡淡的哦了一声,没有对此发表任何的看法。

    “我跟你说话你听到了吗?”刘晓云忍不住问他。

    “听到了。”何之洲顺便翻动了一页报纸。

    “听到了?那你不问问我有没有什么不妥?”

    “你这不是好好的在家了吗?这说明你没事啊。”

    何之洲的话,听起来似乎是有道理的。可是刘晓云却听着不是滋味儿,一股怒火直冲脑门!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