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我没有穿胸罩去上课h文:被吊在刑架鞭打调教
我没有穿胸罩去上课h文:被吊在刑架鞭打调教

我没有穿胸罩去上课h文:被吊在刑架鞭打调教

看看 未知 2021-03-16 08:26 千字

 

这时,老张也注意到刘凝雪的紧张感正在逐渐的消失,再看刘凝雪那红润娇羞的面容。

 

姐弟一直睡在一起~他的粗大挤进我的湿润

 

 

 

老张意识到时机差不多了。

 

 

当即老张俯下身子,在刘凝雪烫红的耳垂边轻声说道:“放心吧,你张叔会让你很舒服的!”

 

 

刘凝雪没有回应,只是轻轻嘤咛一声。

 

 

见势,老张伸出手去,想要揭开刘凝雪身上那最后一块朦胧的面纱,发起总攻!

 

 

就在老张的大手就要往身下探去的时候,茶几上刘凝雪的手机突然发出了声音。

 

 

老张停下动作,探头一看。

 

 

来电显示:陈汉文!

 

 

老张心神一动,虽然不知道陈汉文这时候打电话来干嘛,但是让刘凝雪一边接她老公的电话,一边被他…….。

 

 

老张都觉得刺激极了!

 

 

当即老张便从茶几上拿起手机递给刘凝雪道:“你老公的电话,接一下。”

 

 

刘凝雪下意识就想拒绝,她明白老张是什么意思。

 

 

但老张的话语和脸色都带着不容反抗的意味,刘凝雪咽下到了嘴边的话,乖巧的拿起手机接通了。

 

 

“喂,汉…..汉文,怎……怎么了?”

 

 

就在刘凝雪接通电话的一刻,老张猛然俯下身子一口咬住了刘凝雪身前挺拔之处的柔软。

 

 

强烈的刺激感令得刘凝雪下意识就想叫出声来,但还是强忍住了。

 

 

老张动作更加狂野起来,疯狂刺激着刘凝雪身体的敏感部位。

 

 

突然,刘凝雪一个大力推开老张的身子。

 

 

整个人猛然从沙发上弹坐起来,惊呼道:“出车祸了!?”

 

 

老张刚想发怒,但听到刘凝雪的声音也失神了片刻。

 

 

陈汉文出车祸了?

 

 

老张不敢再有别的动作了,在一旁正襟危坐起来,等待着刘凝雪打完电话。

 

 

片刻之后,刘凝雪挂断电话,面若寒霜的整理起了身上衣物。

 

 

“小……小刘,你老公他没事吧?”老张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刘凝雪冷声道:“他出车祸了,很严重,在县中心的第一医院。”

 

 

老张心中即懊悔又可惜,眼看到嘴的肉又飞了。

 

 

“这样啊,那我开车送你吧,现在这个点外面也不好打车。”老张连忙说道。

 

 

刘凝雪虽然厌恶老张,但在这个紧要关头也没有拒绝。

 

 

很快,老张开着他那辆老式的豪爵摩托带着刘凝雪赶到了第一医院。

 

 

见到了在重症监护室里的陈汉文。

 

 

在病房门口有两名穿着制服的交警和一名白大褂医生,另外还有一个女子。

 

 

“你就是患者家属吧?”白大褂医生看着刘凝雪问道。

 

 

刘凝雪微微点头道:“我是他老婆。”

 

 

“病人情况有点严重,颅内出血,身上也多处骨折,暂时处于昏迷状态。”白大褂医生一本正经道。

 

 

刘凝雪神色紧张问道:“医生,那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