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你在我身上卖力的样子-小荡货真浪
你在我身上卖力的样子-小荡货真浪

你在我身上卖力的样子-小荡货真浪

开开 未知 2021-01-18 11:53 千字

丁洁和张雨桐都是女性。他们根本不是周斌的对手。我想继续假装睡觉,但我能看到没有我的空间。我刚刚起身扑向周斌。

适合睡觉时的自虐|柳清歌×沈九
 

无论如何,这些照片必须删除。

 

“你这个小杂碎想干什么,你跟老子玩女人,老子还没跟你算账,你还跟老子在一起,他妈的是不是!别过来,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周斌指着我说。

 

哪管我得了这么多,急忙去抢手机,周斌紧紧地抓着,趁我不备,抬脚踢在我肚子上。

 

他穿着一双硬底皮鞋,肚子被踢了一脚。他感到自己的内脏扭曲疼痛,感到窒息。

 

“小杂碎,跟老子动手,你他妈死定了!”周斌狠狠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

 

我忍受了痛苦,又赶上了。但这一次我还是没有占便宜。我三拳两脚落地。这时,我才想起周予同以前说过周斌曾经当过兵。

 

当周斌离开时,我非常生气,我咬紧牙关,把他打在地上。

 

“小飞,你没事吧?让丁姐姐看看。你受伤了吗?”婷姐来得很快,精致的小脸,都露出担忧的神色。

 

我摇摇头,什么也没说,但他跑了。

 

“没事是好事,其余的事情想别的办法。”丁杰无奈地说道。

 

然后我去卧室穿上衣服,出来看到张雨桐坐在沙发上,不是丁杰。

 

张雨桐示意我坐下。当我坐下时,她低声问我:“叶飞,你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还是说你没睡着?”

 

“彤姐,我……”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脸也红了。

 

看到我的表情,张雨桐似乎明白了一切。他看着我说,“你妹妹婷不敢见你。”

 

我说童杰,你帮我告诉丁杰,我不怪她。它本不该发生的。现在当务之急是想办法把这些照片拿回来,以防曝光。

 

听到我说的话,张雨桐忍不住皱起眉头,想说,“我明天去找他,看能不能把那些照片拿回来。时间不早了。上床睡觉。”说着,起身走进卧室。

 

第二天早上,张雨桐去找周斌。他直到午饭时间才回来。他心情不太好。他可能没有把照片拿回来。丁洁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周斌说了什么。

 

张雨桐看着婷姐,把她的话咽了回去。最后丁姐姐用力压了压。张雨桐说,“周斌那个狗娘养的不吃硬的或软的。反正他也不给照片。”

 

丁姐姐一听,也扬起眉毛,表示关切,也就是说,没有出路了吗?

 

张雨桐缓缓摇头:“并不是没有办法。周斌说,除非我们和他上床,否则他会把照片发给公司集团。”

 

 

第十三章妥协

周斌、丁杰和张雨桐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如果这些照片被发送到公司集团,丁杰和张雨桐的照片将被销毁。如果你失业了,你可以再找一次,但是如果你的名誉受损,你将会有麻烦。

 

我生气地说,“周斌真是个混蛋,我不能放过他!丁姐姐和童姐姐,别担心,我会想办法处理这件事的。无论如何,你不能答应周斌。”

 

丁洁皱着眉,精致的脸上满是担忧。

 

张雨桐下意识地看着我,说道,“小飞,你能做什么?周斌决心吃这个重量,谁说这不容易做。和...他最初对婷婷有这样的想法,这次只不过是导火线罢了。”

 

“童杰,我……”我无言以对,愤怒不已。我说,“别担心。我会和他战斗。”

 

听到这话,婷姐的脸变得更加紧张了。她急忙说,“小飞,别做傻事。你应该别管这件事。我和桐姐会想办法的,”

 

我还想说什么,但是丁姐姐带张雨桐去了卧室。

 

后来我听到丁姐姐问张雨桐,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张雨桐说她已经考虑完了解决方案,但是周斌不会接受除了这个条件之外的任何东西,并且只给了他们一天的时间来考虑。

 

这时婷姐什么也没说,房间里出奇地安静。

 

我不知道丁姐姐在想什么,但就我而言,我绝对不想丁姐姐和周斌上床。然而,我想不出任何办法来阻止周斌,我真的没用。

 

晚上我睡得迷迷糊糊,突然听到婷婷姐姐问:“小飞,你呢...你喜欢我吗?”

 

听到这里,我完全清醒和困惑。婷姐年轻漂亮,对我很好,她说她不觉得这绝对是假的,但从头到尾,我都不敢喜欢她,毕竟她是我妈妈的朋友。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假装睡着了。

 

过了一会儿,丁姐姐有点失落地说:“丁姐姐明白了。”

 

第二天下午,经过一番梳理,丁杰和张雨桐准备出门。离开之前,丁杰告诉我,公司会吃晚饭,可能要晚些时候才会回来。

 

婷姐说这话时,表情明显不自然,眼神也很恍惚。

 

我不禁怀疑事情的真相。当他们离开时,我偷偷跟着他们。后来他们去了一家旅馆,直接去了六楼的客房服务部。

 

我在想,不是说同事吃饭,怎么去客房部。

 

他们直接走到客房外面。门铃响后不久,门开了,然后周斌出现在门口。直到那时,我才突然明白丁洁和她的家人根本没有来吃饭,而是和周斌做了笔交易。

 

看到丁姐姐和张雨桐走进房间,我忍不住握紧拳头,想冲进去把丁姐姐带走,但我根本打不过周斌。思考之后,我又下楼了。酒店对角对面有一个建筑工地。去周斌之前,我偷了一块板砖,藏在衣服里。

 

周斌这个混蛋,老子一定要让他见血!

 

来到房间外面,我正要按门铃,突然我听到周斌的恶灵笑着说,“急什么?只要你陪我睡觉,我自然会给你照片。让我们都坐下来,先喝一杯,帮助我们享受生活。”

 

既然周斌可以用照片威胁丁杰和她的女儿睡觉,我不得不怀疑,即使丁杰让他拿到照片,他会拿出那些照片吗?

 

喝完一杯酒,周斌更加淫荡地笑着说:“刘婷,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爱上了你。我知道你骄傲并鄙视我周斌,所以我没有追你,而是追你最好的朋友张雨桐。当我想分担房租的时候,我试着找另一个机会对你做点什么,但是你却把叶飞的杂碎带来了。老子从来没有机会。今天的机会终于来了。我一定会操死你。哈哈哈。”

 

张雨桐大声发誓:“周斌,你这个混蛋,你从一开始就和我玩!”

 

“玩你怎么了?女人不是为男人而生吗?”周斌笑道,“说实话,刚才你喝了药下的酒,很快你就会觉得浑身燥热,欲火焚身,然后你会主动上来服侍老子,我会记录下你发骚的样子,以后,你不会受我的摆布吧?哈哈哈。”

 

 

第十四章倡议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周斌的正直。事实证明了我的猜测。周斌不仅会交出照片,还会拍摄丁修女和张雨桐的视频。想想这件事真可怕。

 

张雨桐很生气,急忙去教训周斌,但他打了他一巴掌。

 

周斌怒道:“贱人,你给我他妈老实点,惹怒了老子,老子把你的裸照放到每个大网站上!呸,婊子。”

 

“周斌,你这个狗娘养的,我永远不会让你走!”张雨桐娇喝道。

 

听到这些,我再也无法忍受了。我深吸了几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然后按了门铃,说道:“对不起,我是酒店工程部的一名员工。这个房间的电路可能存在安全隐患。让我检查一下。”

 

我被自己的声音噎住了,连我自己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

 

“我们不需要检查。我们不需要电。”周斌不悦地说道。

 

“先生,请开门,我们只耽搁一两分钟,不会太久。如果电路中存在泄漏问题,对您来说也存在安全隐患。”我继续说。

 

这话说完,周斌沉默了几秒钟,然后脚步声传来,最后上当了。与此同时,我紧紧地抓住板砖,门开了,板砖砸了进去。

 

“是你!”周斌害怕丢脸,但反应并不慢。他匆匆赶回来,但总是晚一步。板砖牢牢地落在他肩上,随即一声大叫,像杀猪一样。

 

“叶飞,你他妈的死定了!”此刻,周斌的脸在抽搐,额头上出现了一层汗珠,引起了剧烈的疼痛。

 

我非常了解周斌的技能。如果他康复了,我绝对不是对手。所以他追求胜利,拿着板砖又给他几次机会。

 

很快,周斌不再傲慢,用乞求怜悯的口气说:“住手,住手,叶飞,我还不能认输吗?停止战斗,再次杀戮。”

 

我低声说,照片在哪里?把它们拿出来删除!

 

“好吧,我会删除它,我会删除它。”周斌看了看裤子口袋,说道:“手机在我口袋里。请帮我把它拿出来。我的手动不了。”

 

我肩膀撞了一下,但我可能动不了了。我没多想,所以我去拿手机。

 

没想到,周斌这时突然推了我一下。当我再三后退时,他跑了出来,跑到门口。它不见了。

 

我气得咬紧牙关,竟然被这个混蛋曹跑掉了!

 

然而,我设法避免了更糟糕的事情。我抑制住自己的愤怒,说:“婷姐,童姐,我们回家吧。”

 

但是没有人回应我,下意识地回头,顿时惊呆了,张雨桐和婷姐脸通红,眼神迷离,也脱下衣服。

 

我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关上门,以免被人看见。

 

这时,张雨桐已经脱下了短袖,他的皮肤又白又红,又粉又嫩。柳腰纤细,腹部平坦,呈现出美丽的身材。

 

里面充满了穿小灰色衣服的诱惑,包裹在丰满的胸膛里。

 

我刚想起,他们被周斌下药了,但没想到这么快就发作了,婷姐似乎也受不了药物的折磨,主动脱衣服。

 

“姐姐很不舒服,请见见我?”话音刚落,张雨桐跳起来,勾住我的脖子,疯狂地吻了我。

 

"童杰,我是叶飞."我扭曲着我的脸,我的心脏已经乱七八糟了。

 

而这时候,婷姐也脱下外套,跑过去搂住我。她的眼里充满了渴望。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