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奶头被老汉吸肿,深深的进入新婚美妇紧窄
奶头被老汉吸肿,深深的进入新婚美妇紧窄

奶头被老汉吸肿,深深的进入新婚美妇紧窄

开开 未知 2020-12-22 10:14 千字

现场也是洞房之夜。王金山笑着揉了揉手。他吹了吹蜡,躺在床上。他心中的欲望和冲动激起了隐藏在基因中的最原始的激情。

 

三下五除二彻底剥光了新娘的衣服,然后窗外的月光看着白嫩的身体,真的很撩人,王金山迫不及待地脱下裤子爬了上去。

 

“啊……”嘤咛一声,王近山突破了最后一道屏障,顺利进入温暖柔软的环境,这种紧绷的温暖感觉让他忍不住颤抖。

 

之后,在王金山的努力下,新造的实木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床帘上鲜红的喜字被震到了地上。

 

在王金山的努力下,身下迷人的人也按照自己的节奏发出了害羞、嗯哼的声音。我不知道这是痛苦还是凉爽,但是声音是如此的美妙,以至于它触动了人们的心。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对怜悯一无所知,而且这是王金山毛第一次进行激烈而恶毒的冲刺。我下面迷人的头发飘动着,一张漂亮的脸红得像熟透的柿子,又亮又亮。

 

他的嘴唇微张,眼睛模糊,似乎被一层水蒸气覆盖着。两个酥胸像凝结的脂肪和白玉,在王金山的冲击下上下颠簸。它们又嫩又嫩,波涛汹涌。

 

王金山跟着本能拼命搅动着腰部,* *紧凑舒适的感觉不断放大,一种酸胀的酥麻感从尾骨直刺大脑,王近山像是一激灵,浑身颤抖,这种感觉让他有一刻窒息。

 

有了最后一点剩余容量,王金山咬紧牙关,继续拼命抽水。他下面迷人的人发出了一声更近更欢的叫声。

 

哦,天啊!爸爸。啊-

 

下面那个迷人的人用长长的颤音变成了他的儿媳妇!丰满的牛奶船像一个大馒头一样挂在她的胸前。她的眼睛模糊了,她看着王锦山问道:“爸爸,你想吃桔子吗?”

 

王金山大叫一声,突然从床上一激灵坐了起来,但他听到耳边砰的一声,一个重物从上面掉了下来。

 

仔细一看原来是他的儿媳妇薇薇安!这时正躺在地上痛得直哼。

 

原来,刚才文祥起床去厕所了。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刚刚爬上梯子,被王金山吓坏了,他踩上了空。他大声尖叫着说他滑下楼梯,膝盖撞到了铁栏杆上。

 

“哦,你怎么了?你没事吧,你摔倒在哪里了?”王金山急忙起身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只是敲门。”薇薇安低着头揉着膝盖。

 

“来吧,让我看看。”说着,王近山伸手将云裳的衣服拉了起来,吓得云裳急忙伸手扶住,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今天只穿了一条丁字裤,经过王近山这么一撩,自己一大半* *就呈现在了王近山面前。

 

“你看,膝盖是绿色的,也没说什么。过来让我给你揉揉,不然会肿的。”

 

“没事。没关系。不,爸爸。我自己擦。”文祥仍然坚持它。

 

王近山这时也没想那么多,一把将薇薇拉到自己的床上,蹲在床上,从行李箱里翻出一瓶白酒,一边小心翼翼地把手放在心里,一边恳切地劝说。

 

“你不明白,这是一件颠簸的事情。如果你摩擦它,你会得到一些白葡萄酒,这意味着没有火。否则,如果你点燃葡萄酒,效果会更好。”

 

说着王金山湿手放在薇薇的膝盖上,从那一刻开始,薇薇的身体温暖而柔软让王金山再次想起了梦,这才发现自己有点唐突,但现在停下来反而更加内疚。

 

只要继续搓,就像长辈照顾年轻一代一样,怎么都有道理。

 

透过车里的灯光,向薇薇裙子下圆润的* *隐约可见,看到王金山心情一荡,再加上刚才做梦的原因,媳妇面前那条玲珑的曲线见王粲已经不离不弃,隔着活也跟着站了起来。

 

第三章

 

事实上,刚才我回到温家时,我看了一眼睡得很香的王金山,但我不想看到刚才他被子下鼓鼓囊囊的帐篷。我很害怕,心想我岳父在这么大的年纪还这么兴奋。

 

心中这么想,不觉有些好奇的看了两眼。当我第一次结婚时,我的丈夫王勇早上总是很僵硬,但是从来都不能掀开被子。

 

透过我的裤子和被子,我仍然可以看到鼓鼓囊囊的帐篷。根据我作为护士的工作和生活经验,文祥惊讶地发现我的岳父王金山至少有20厘米的工作要做。

 

20厘米,如果是* *自己的身体,不会到肚脐吧?

 

向薇薇突然打了个冷战,心里暗骂摇头,怎么会想出这么离谱的想法,这是他岳父,王勇的岳父!

 

正是因为他的心不在焉,他才在爬自动扶梯时因为王金山的大声呼喊而从上铺摔了下来。

 

现在看到王金山如此关心自己,向薇薇很惭愧,这才每耽搁一次。谁知道王金山那双冰凉湿润的手放在膝盖上,那一刻的压力* *让薇薇起鸡皮疙瘩。

 

潮湿凉爽的感觉让她想起了体内的邪恶火焰。王金山的手掌有点粗糙,抓伤了薇薇安。碰巧正是这种潮湿酸楚的感觉让薇薇安感到难以控制。两条腿不自觉地夹在一起,轻轻地相互摩擦。

 

向文刚开始还很尴尬,但是在岳父的揉捏下,他的膝盖没有以前那么疼了,这是一种说不出的安慰。

 

感觉就像一条虫子爬到了他的腿上,又痒又痛。同时,他还是有点害怕。这种感觉激起了他内心的一点悸动。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在他心里蔓延开来。他情不自禁地把手伸进自己的心脏,使劲抓它。

 

文祥感到浑身不舒服,王金山也很难受。这时,他蹲在文祥面前,用一只手揉着她的膝盖,感受着她身体的温柔。与此同时,文祥的清香也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令他心痒难耐。

 

而薇薇的表现也让王金山有些惊讶,不知道是痛还是怎么的,两条腿都很不老实的互相搓着,一会儿夹着一会儿分开,像憋尿一样,在两条腿分开空的文件中,王金山抬眼就能看到她* *的大腿根,如果不是光线太暗,肯定连*都看清楚了。

 

王金山揉了一会儿,试探性地问道:“怎么,还疼吗?”

 

听了王金山的话,向文如得到赦免,急忙说:“不要再疼了,不要再疼了。谢谢你,爸爸。快去睡觉。”

 

说着站了起来,但是两条腿竟然不由自主地拐了个弯,向薇薇惊呼道,一下子扑进了王金山的怀里。

 

王金山刚站起来,突然被薇薇一整,媳妇胸口那两块嫩肉牢牢压在胸前,同时自己对面竖立的小家伙也顶到了一块软绵绵的,一时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王金山被文祥柔软的胸膛震惊了。这两块肉像面团一样粘在她胸前,柔软但有弹性,丰满但不胖。

 

文祥也被王金山的硬领震惊了。他小腹上的坚硬器具真的属于一个将近50岁的人吗?

 

第四章

 

王金山第一个反应过来。他迅速把文祥扶起来,反复问道:“怎么了,怎么了?”

 

“然而,可能是我的大腿麻木无力,没有知觉。”

 

“啊?你为什么不早点说?我想我撞到膝盖了。那你应该坐下来休息,我来帮你揉揉。”

 

王金山说着坐在薇薇旁边,隔着裙子继续揉她的大腿。

 

文祥透过灯光偷偷瞥了一眼岳父胯下的高帐篷。在如此近距离的观察下,文祥清楚地看到了王金山夸张的身长,甚至帐篷顶上的凸起就像一个小鸡蛋。

 

文祥轻轻地咬着下唇,她的脸羞得通红。

 

“怎么会?这样更好吗?”王金山小声问道。

 

文祥有些委屈地说:“我仍然没有意识,不知道自己是否受伤了。”

 

听薇薇安这么一说,王金山也有些担心,宽大的手掌越过裙子用力抓住薇薇安的大腿,给薇薇安下意识地夹住了腿,身体也跟着紧了。

 

“感觉是这样吗?”王金山问道。

 

“有一点,但不明显。感觉好像有点淤血。”

 

“这个地方怎么样?”说着,王金山把自己的位置转移到文祥的大腿上捏了捏,同时观察着文祥的反应。

 

给薇薇被王金山这么一捏,顿时有种酥麻的感觉,他的身体从来没有这么靠近过外面的男人丈夫摸过,那种紧张而又莫名其妙的期待感让薇薇有些不知道怎么了。

 

然而,文祥的内心第一次希望王金山的行动不会停止。她心中有一种被压抑的欲望在蠢蠢欲动。

 

向薇薇咬紧下唇,微微摇头。

 

王金山的手越来越靠近文祥的大腿根。

 

“这里?我也感觉不到。”

 

向薇薇仍然摇头。

 

王金山的手心有点出汗。一方面,她害怕她的儿媳妇真的从上铺摔下来摔断了腿。另一方面,她还发现她的手几乎要伸到文祥的大腿根了。即使是在这个位置上的长辈也有点说不过去。

 

当王金山犹豫的时候,文祥喉咙里发出了轻微的呻吟。

 

“啊,这里,有点感觉。”

 

文祥的声音几乎来自她的喉咙。她的内心欲望和羞耻感交织在一起,使她的大脑像沸水一样混乱。她对岳父有种冲动!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