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跟女胥做过的人多吗/岳*的好紧水多
跟女胥做过的人多吗/岳*的好紧水多

跟女胥做过的人多吗/岳*的好紧水多

开开 未知 2020-10-17 09:59 千字

 我故意享受着这一切,继续装睡,眼睛却始终盯着睡衣状态下的张莉。 不一会,香喷喷的饭菜就做好了,张莉转身回屋的时候,见我支起的帐篷,露出了一抹惊讶的表情。 因为我是眯着眼,能把她的表情尽收眼底。 
    我以为张莉看一眼,肯定会羞红着脸,穿上衣服,喊醒我吃饭。 可是,张莉她竟然 蹲在了我的身边,仔细的观看了起来。 眼睛里还露出来了复杂的神采。 难道她真的喜欢我? 
    我的心剧烈跳动了起来,心里的火焰剧烈燃烧了起来,让我饥渴难耐。 见张莉还不穿衣服,我怕一会我忍不住得意的笑出来,然后翻了一个身,装作说梦话的语气,说:那个几点了? 

 文学

    果然,张莉被我的动作吓了一跳,就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跳到了床上,飞快的穿好了衣服。 然后下床,用脚踢了踢我的腿,娇哼道:赶紧起床吃饭了,吃过饭你还要去面试呢! 我打着哈欠坐了起来,因为心虚,不敢看张莉。 呦,怎么了? 
    张莉见我这样,打趣道:小脸怎么红了?是不是怕嫂子吃了你?咯咯,赶紧穿衣服洗脸刷牙去,一会就晚了。 张莉以为我穿个裤衩子在她面前尴尬,所以脸红。 其实,我是为了刚才看了张莉的身体而感到尴尬。 
    吃过了早饭一番,张莉来不及刷碗,就带着我去厂子,还把房间钥匙交给了我:你面试完了就没事了,中午饭自己解决,我要到晚上才能下班呢。 听着张莉的话,我点了点头,可心里却乐开了花。 
    张莉不在家,我一个人在她的房间里,岂不是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一想到昨天张莉的反应,还有那个日记本,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期待,张莉在日记里会写一些什么东西呢! 
    我跟着张莉来到了一个叫做江南纺织厂的厂子,张莉指了指旁边的一个小门,给我说:一会那个小门开了以后,你就进去,跟着人一起走,就会找到面试的地方的。 嫂子,你就放心吧,我又不是三岁的孩子,不会有问题的。 
    我给张莉保证说:我一定会面试通过的。 张莉扭动着迷人的身姿,刷卡进到了厂子里,我等在外面。 这时候,是厂子上班的时间,不断的有人在厂子里进出。 漂亮的女人可真不少。 甚至是,不乏有比张莉还漂亮的女人。 
    这一次我是大开眼界了,就像是一个土包子似得,盯着那些女人看,不肯挪开视线。 渐渐的我也就发现了一个有趣的事情。 这个厂子里面上班的人里面,十个人都不一定有一个男人。 兄弟,你要进厂? 
    一个穿着得体的男人看着我,问我:是不是要进厂? 嗯! 我点了点头:就进这个厂。 行啊兄弟,有眼光,是泡妞来的吧! 
    男人看着我嘿嘿一笑,小声说:在整个东莞,就这一家江南纺织厂的女人最多,汇聚了天南地北的漂亮女人!又因为男女比例的严重不平衡,一个男人可以在里面找到两三个女朋友呢!多少男人削尖了脑袋想往里面进,都被拒之门外了!兄弟我看你有缘,这
    样吧,我安排你进去,你给我五百块钱的好处费。 不用,我里面有人! 我呵呵一笑,说:负责招人的是我们家亲戚,就不劳烦哥哥了。 我虽然是第一次出门在外,可是我不傻! 这个人一看就知道,是要来坑我钱的。 
    既然张莉让我在这里等,肯定已经跟里面的人打过招呼了,我再给他五百块钱进厂,那我不是二百五吗! 果然,男人在听说我里面有人以后,不在我这里费时间,去问别的男人。 
    还别说,真有那么一两个倒霉蛋,脑子有问题的男人,交给男人五百块钱。 这地方,骗子真多! 我由衷的感慨。 等了一会,这个小铁门被推开了,看到开门的人,我笑了。 竟然是昨天的那个司机田大牛! 
    他的胳膊上带着一个袖章,上面有黄线绣出来的字招工。 应聘的人都过来了! 田大牛很是神气,叫了一声以后,我们所有人都走了过去。 其中还有那一两个交过五百块钱的男人,他们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过来。 
    面试的跟我走,不要乱跑! 田大牛领头走。 我连忙跑了过去,笑道:田大哥,你可真神气!你不是说跟我嫂子一个车间的么,怎么又招人了。 原来是你啊! 
    田大牛呵呵一笑,小声给我说:本来,应聘人不是一个什么好工作,今天车间主任让我们车间的男人选人招工的时候,没有一个人愿意去,你嫂子就找到了我,求我过来带你进来,让你进厂子。 嫂子安排的可真周到。 
    我咧嘴笑了笑,说:田大哥,你们家亲戚呢?没有来吗? 他们下午过来! 田大牛呵呵一笑,告诉我说:在这个厂子,你不要怕,喜欢哪个女孩子,就大胆的去追求!你也发现了吧,这里的男人很少,女人很寂寞,猛如虎。 
    我的脸一红,感觉肯定跟个番茄差不多,惹得田大牛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指着一个女人,得意问我:你看那个女人怎么样?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了过去,这一看,惊为天人! 真漂亮,跟电视里面的明星似得。 
    田大牛见我窘迫的样子,笑着说:你看看就好,千万不要打她的注意。她可是厂花赛天仙,厂子里所有男人的梦中情人,多少男人追求她,她都看不上,甚至是连厂长都说了,要一个月十万包养她,也被她拒绝了。 
    田大牛越是这样说,我的心里就越好奇。 或许是因为初生牛犊不怕虎,我跃跃欲试,幻想着也许我能追上她呢! 田大牛一路上给我指了好几个漂亮的女人,都是一些眼高于顶的女人,谁都看不上,至今单身。 
    这时候,我想到了那个男人的话这个厂子里男女比例严重不平衡,一个男人可以找好几个女朋友。 我的脑袋里,出现了一个荒唐的念头也许,我能把这几个女人给收了? 随即就是自嘲一笑。 有钱人都追不上,我怎么可能能追的上呢。 
    田大牛把我们带到了一个大的会议室,让让我们填表,然后去指定的医院检查身体。 临走的时候,田大牛告诉我:你不检查身体也没事,毕竟咱们是自己人,信得过你!检查身体,是为了走一个流程而已。 
    我点头同意了下来,决定还是不去检查身体了。 原因无他检查身体需要两百块钱的费用。 我出门的时候,身上就带了几百块钱,抛去路费什么的,现在身上只剩下了三百块钱。 每一毛钱,我都要精打细算的省着花,不然就要饿肚子。 
    从厂子里出来了以后,我在路边买了两块钱的馒头,就当中午、晚上的饭了。 回到了张莉家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抽屉,找到了张莉的那一本日记,细细的品读了起来。 
    日记里记载着张莉所有的秘密,想要知道嫂子的事情,必须从日记下手。 看到第三页的内容,我已经被惊呆了

第五章张莉的日记


     第三页的日记上大概意思的: 候大哥已经很久没有碰张莉了,张莉一个正常的女人怎么会受得了?张莉每天晚上都会做那种梦,每次醒来都会湿身,对于男女之间的那种事情,就会更加的渴望。 
    张莉说,她跟大哥是自由恋爱的,候大哥怎么会不碰张莉呢?难怪结婚这么长的时间,他们两个都没有孩子,原来是候大哥不碰张莉。 这就更让我觉得不可思议了起来。 候大哥的那方面难道不行吗? 这个想法,很快就被我否认掉了。 
    如果候大哥没有碰过张莉的话,张莉肯定不知道男女间那点事的感觉,肯定也不会想要跟候大哥发生那种事情。 所以,候大哥必然碰过她。 这么说,也只有一个解释了! 婚后候大哥不喜欢张莉,冷落了张莉,不碰张莉的身体。 
    意识到了这点以后,我顿时想明白了。 难怪候大哥宁愿把如花似玉的张莉放在这里去做押车员,竟然是对张莉的身体不感兴趣了。 我很是嫉妒。 张莉是我梦寐以求的女神,可是候大哥却这么对待张莉。 
    突然,我想到了,昨天晚上跟张莉谈论大哥的时候,张莉会用一种非常幽怨的语气了。 这是五年前的日记,也就是说,候大哥已经至少五年没有碰过张莉了。 意识到了这点以后,我的心里可以说是百感交集。 
    一方面是觉得张莉好苦,还这么年轻,就只能守活寡。 另一方面,我觉得这个可能就是我的机会! 虽然我没有碰过女人,但女人三十如如狼、四十如虎的话我还是听过的。 
    难怪昨天坐车的时候,我那么的对张莉,她也不生气,我猜,张莉的身体虽然拒绝我,可是心里还是很兴奋的。 越想越兴奋。 今天早起的时候,张莉也偷看了我。 继续翻看日记,用了一个小时看完了。 
    日记里面记载的都是张莉的琐事,偶尔还有对候大哥不碰她的抱怨。 这个日记本,记载了张莉两年的生活。 既然有记日记的习惯,近三年来,肯定也有日记本! 既然要偷看张莉的日记,我当然要一次性全部看完。 
    翻找了抽屉,竟然没有找到。 好奇的驱使下,我决定翻张莉的房间。 为了不让张莉察觉到异样,我翻起来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尽量不把东西的位置弄乱。 找了整个房子,我也没能找到第二个日记本。 不能啊,难道张莉不写日记了? 
    我垂头丧气的坐在床上,觉得张莉的日记肯定是放在了某个秘密的地方,我还没有发现。 站起来的时候,我的脚后跟,一不小心就提到了床边。 咦,不是床腿! 我愣了一下,连忙弯腰掀开了床单。 
    原来,这一张实木床,下面是木箱子,可以放进去一些东西,合理的利用空间。 我把床掀开,在箱子里看到了一个包装的很好的盒子。 我想,这个肯定就是嫂子的日记,迫不及待的就去打开了盒子。 
    可是看到了盒子里面的东西以后,我被惊呆了! 竟然竟然是一些情趣用品! 虽然这种东西我从来没有接触过,但是我却是见过,听过。 看到这些东西了以后,我似乎能明白,张莉为什么不写日记了。 
    肯定是在这些东西上面,找到了一些快乐,有了些许的满足。 这一刻,我突然觉得张莉真的好可怜。 如花似玉的大美女,竟然需要用这些东西解决生理问题。 如果可以我愿意做张莉的男人,让她开心、快乐! 可是,我却不敢说。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豫南老乡同城聊天的群,张莉在里面聊天很开心,我一定要尽快买个手机,加到那个群里面,看看张莉在聊什么。 如果,能以此作为突破口,进入张莉的内心,肯定是最好的结果。 
    想到了这里以后,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赶紧工作、发工资。 把这些东西收拾起来了以后,一整天的时间我都没精打采的。 张莉下班,见我这样,有些担心,说:你怎么了?是不是感冒了? 说着,伸手摸了一下我的脑门。 
    这时候,我是多想抓住张莉的手,向她吐露心事。 可是我却懦弱的僵在原地,什么事都不敢做,任凭张莉轻抚我的额头。 脑袋也不热,不像是感冒了啊! 张莉俏脸焦急,问我:你那里不舒服?第一次出门,是不是水土不服?这可怎么办? 
    看着张莉关心我的样子,我的心里非常的满足。 嫂子,我没事! 我努力挤出来了一个笑容,说:我就是想家了。 看你没出息的样! 
    张莉嗔笑了一声,伸手在我脑门上点了一下,说:才出来几天就想家了?咱们出门在外不就是为了赚钱么,不过年了怎么回家?有很多人,过年的时候都没办法回家。 听着张莉的话,我苦笑了一声,不过却暗暗窃喜了起来。 
    幸好张莉没有多心,不然我还没办法解释了。 晚饭还没吃吧?等着,嫂子给你做饭去。 张莉笑了一声,转身就去厨房忙活了起来。 嫂子,我有什么能帮忙的? 
    见张莉妙曼的身躯,因为忙着做饭而没有规则的扭动,我的脑子里忍不住的勾勒出,张莉使用情趣用品时的一幕,鼻血差点没流出来。 如果可以,我愿意变成张莉的那些情趣用品。 不用! 
    张莉忙碌的时候,头也不回:你就歇着就好!对了,你已经被录取了,明天跟我一起去上班,上班的时候多看多听,尽量少说话,干自己的活,知道了吗? 知道了嫂子! 我坐在凳子上答应了一声,眼睛始终没办法从张莉的身上移开。 
    不一会,张莉就炒好了两个菜,热了几个馒头,还有疙瘩汤。 家常饭菜。 吃饭的时候,我给张莉说:嫂子,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住在一起不方便,我想,租个房子。 嫂子都不介意,你介意什么? 
    张莉笑着说:如果你睡地板不习惯的话,那你睡床,我谁地板。反正你大哥刚走没几天,这次去的远,要一个月才能回来。 不是的嫂子。 
    我连忙辩解,说:能有地方住,我感谢嫂子还来不及呢,怎么敢让嫂子睡地板!抬头看的时候,见嫂子正疑惑的看着我,我说:只是,咱俩孤男寡女的住在一个房间,邻居会说闲话,到时候候大哥知道了,肯定会误会嫂子,这样不好。 
    张莉乐了,脸上的笑容就跟绽放的花朵一样灿烂,说:你放心吧,你候大哥肯定不会多想什么的,你就安心的住在这里。 不行! 我是铁了心了。 其实,我有自己的私心。 
    我住在这里,虽然跟张莉在同一个屋檐下,天天和张莉相处在一起,这似乎是很好的事情,我原来也是这么感觉的。 可自从下午发现了张莉的秘密以后,我就不这么想了。所以我才决定,要出去租一间房子。 哎! 
    张莉叹了一口气,说:是不是在厂子里见到了喜欢的人了?还是想着要尽快找一个女朋友同居啊? 没有嫂子! 我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呦,还害羞了! 
    张莉笑的花枝招展,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如果是想找个女朋友同居的话,的确是要出去租个房子了。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