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文资讯 / 正文

在班里看到女同学内裤/老头泄欲系列
在班里看到女同学内裤/老头泄欲系列

在班里看到女同学内裤/老头泄欲系列

开开 未知 2020-09-18 09:02 千字

高考是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这一点,不接受任何反驳,很多人都在批评高考的制度,但说实话,正是有了高考,这才让底层的人又了一丝不让拼搏落空的机会。

王国强厨艺不错,唐媛媛放学后都不回小叔家了,干脆就住到王国强这里,有时候做作业太晚了,干脆就睡在侯青青的床上。而侯青青一直忙着给唐伟民搞招聘,难得回来一次。

 

“强叔,你做的鸡汤也太好喝了,有没有什么秘诀?”唐媛媛刚洗完澡,赤着脚坐在沙发上,光洁的腿全部露在空气里,就连水缸里的金鱼都吐着泡泡想要多看两眼,更别说是正常人之列的王国强了。

 

眼看到了午夜,也没啥可忙了,王国强坐在唐媛媛的身旁,然后在唐媛媛的惊呼声中,将她的一双小脚揽近自己的怀抱。

 

“强叔给你揉揉,天天这么学习,跟打仗一下,肯定辛苦。试试强叔的手法!”

 

“嘻嘻,好呀,谢谢强叔!”唐媛媛欣然接受,看着自己的一双小脚在强叔的手里来回揉捏,然后一碗热腾腾的鸡汤灌进肚子里。

 

她可算是从身体到心里都被征服了。

 

王国强的一双手慢慢往上游走,按到小腿肚的时候,唐媛媛“嗯”了一声,这里还没有人触碰过,唐媛媛既觉得痒,又觉得好舒服,然后那一双神奇的大手继续往上攀岩,唐媛媛伸直长腿。

 

一双长腿在王国强的怀里动来动去,让王国强心头的火也腾腾的燃烧起来,于是大手往腰身上一按。

 

这时,门却被打开了,王国强吃惊的往门口看去,侯青青正一脸吃醋的站在门口,双手环在胸口。醋意浓浓的说道:“王叔,我在外面可是辛辛苦苦的给你打工,没想到您竟然在这里帮人按摩,要不要也给我按按。”

 

“呵呵,你躺着,我来给你按按。”王国强赖皮的模样让侯青青没了后话,侯青青反而坐到了王国强的另一边。

 

“来哟,王叔,把我按舒服了,我就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王国强哑然一笑,这丫头还上劲了,于是也不客气,大手直奔侯青青,隔着轻薄的衬衫,轻轻的揉按着,侯青青干脆躺在了王国强的怀里,眯着眼说道:

 

“王叔,今天蛇头的电话打到唐伟民那儿了,说想和您见见面,聊一下施工项目的事情。”

 

唐媛媛害羞的跑到厨房里洗碗去了,只见王国强大手往下按摩,然后问道:“你的意见呢?”

 

“我觉得吧……可以再往下一点,对,就是这里。”侯青青脱了高跟鞋,跨坐在王国强的身上,神色一变,“我觉得蛇头这个人不行,而且我们既然成立公司,肯定不能有社会背景,不然做不大的,最好的做法就是这样……”

 

侯青青咬了会儿耳朵,王国强眼睛一亮,笑呵呵说道:“那就这么办。”

 

晚上,唐媛媛和侯青青都不愿意去出租房睡觉,于是挤在一起,和王国强就隔着一道帘子,而对于两女的心思,王国强哭笑不得,同时也是心生慰藉。

 

第二天一大早,王国强先做了一个发型,然后又去县里最大的服装店买了一套西服,换上了一双真皮皮鞋,然后侯青青又给自己挑了一套职业套装,二人郑重其事的来到蛇头负责的施工区。

 

正是因为在别人身上尝到了甜头,所以蛇头才会把目标盯在唐伟民身上,这个既没有背景又没有人脉的理工男身上。

 

“我们老大让你们等会儿,让你们进的时候再进!”一个混混双眼一斜,没好气的说道。

 

“那跟你们老大说一声,什么时候他忙完了,让他再等五分钟我再进去。”王国强既然是要和蛇头谈判,自然不可能还没见面就弱了见识。

 

“哎呀尼玛的,你挺大派头呀,信不信老子抽你呀?”

 

这混混有一米八九,身材魁梧,王国强看着他都需要仰着脖子,不过王国强并不害怕,虎哥才被抓不久,因为猥亵妇女未遂,造成严重影响,已经至少是要被判个五六年了。在这个枪口,王国强都恨不得把脖子伸过去让他打,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果然,又有一个瘦瘦的小混混走了过来,直接请王国强二人进去说话。

 

“还记得我们对号的词啊,不要忘了。”侯青青在王国强的鞋跟上踩了一下,提醒道。

 

两人进了蛇头的办公室,奢侈程度顿时让二人吃了一惊,别人最好的建筑公司用的依然是活动板房,用那种彩钢瓦盖的屋顶,他这好,直接是盖了一间房子在这里,看设计,应该是专门设计的,而且两人一进来感受到的舒适感,这材料估计也不便宜。

 

正对着门的座位上,则是坐着一个稍显英俊的中年人,只是左额头上有块烧伤的疤痕,此外再无瑕疵。

 

这人怀里还抱着个女人,两人进来的时候,这人正好把女人的吊带给扯了下来,那女人虽然疼痛,但是却不敢说话。

 

“坐吧,开门见山的就说吧,唐伟民的那个标,我是真的看重了,之前是兄弟们不对,光想着要了,没和唐伟民说明白,他把那块标让出来,我们给他补三十万。三十万呐,可以在县里买个中等房子了,呵呵……”蛇头一脸藐视的看着王国强二人。

 

王国强一句话不做声,用手指了下侯青青。

 

“王总,唐伟民作为咱们公司的技术总工,前期他一共投入了二百万,现在还将面临总包二十万的窝工罚款,这一共就是二百二十万,如果蛇总想要这个标的话,除去这些钱,还有给机械、后勤的定金,包括后续材料的补给,零零总总,三百万吧!”侯青青念完,末了又加一句,“三十万还不够东兴县的彩礼钱呢!”

 

蛇头一脸阴沉,歪着头说道:“就凭你也够能耐搞我?我手一挥,今天你们都够呛回去。”

 

侯青青冷笑一声,二郎腿一翘,反手就把手机录音亮了出来,还反唇讥笑道:“都什么年代了,还玩打打杀杀。蛇总是想今晚成网络红人?听说政府最近对黑恶势力十分反感,不知道蛇总有几只手几条腿够打。”

 

“小青不能这么说,我们来是和蛇老大协商的,这样,我们也退一步,二百万,然后我们还要蛇老大帮我做一件事情。”王国强到这里才开口说话。

 

二百万?蛇头想了想,他对施工这块不是很熟,但也接触了一段时间,二百万接下来,后面的赚头还是不少的,只要再偷工减料点,利润还是很丰厚的。

 

“什么事情,你说。”

 

“我们总工对他的前妻刘茜和她的情妇侯二深痛恶绝,只要蛇老大能帮我们教训教训他们,那么这个事情还有更好的回还余地。”王国强摩擦着双手说道。

 

蛇头一面细细摩挲着女人,一面把玩着桌子上的茶杯,沉吟了一会儿说道:“这话可是你们说的!”

 

当天夜里,刘茜正光着身爬向蛇头的床上,然后眼前一黑,就被抓进了麻袋毒打了一顿,第二天一早才被人发现坐在垃圾堆里,精神恍惚。

 

而侯二更惨,醉酒的路上被摩托车撞倒,一条腿废了。

 

侯青青也去探望过自己的哥哥,可她对自己的哥哥实在没有感情,读书的时候就为了上位,一度将自己往虎口里送,如今的结局只能是他的报应。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