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故事 / 正文

申不害变法虽然一度令韩国富强 却存在做一个致命的缺陷
申不害变法虽然一度令韩国富强 却存在做一个致命的缺陷

申不害变法虽然一度令韩国富强 却存在做一个致命的缺陷

历史故事 群雄志 2020-04-14 18:51 千字

还不知道:申不害变法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

战国时期秦国变法而强,最终变成碾压山东六国的军事机器,韩国也是经历过变法的,也就是韩昭侯支持的申不害变法,虽然一度令韩国富强,不过和商鞅变法相比,申不害变法算是失败的。韩国国力最强的时期是在韩文侯和韩哀侯时期,韩文侯在战场上击败了郑国,齐国,宋国,甚至俘虏了宋悼公。韩哀侯灭郑,更是把韩国霸业推向顶峰,韩昭侯虽然有能力,但是不是雄主,无法与文侯哀侯霸业比拟。

秦韩两国的实际情况不同,秦国多战乱,穷弱,民治单一,而国君的权力较大,首要任务是发富国强兵,而不必过多的加强君主的权力,韩国国家基础不差,但是臣子势力比较大,而国君势弱,首要任务是加强国君的权力,所以变法的侧重点不一样,韩国灭亡时,国君召集贵族商讨对策都没人搭理,充分说明了这个问题,归根到底,韩国处于四战之地,战略纵深不如秦国,不可能真正的强大起来,秦国,有广阔的战略纵深,封锁函谷关,就可以自己发展壮大,所以两国的选择都是对的,合乎国情,然而,国情决定了以后的发展!

申不害、公孙鞅,此二家之言,孰急于国?”应之曰:“是不可程也。人不食十日,则死;大寒之隆,不衣亦死:谓之衣食孰急于人,则是不可一无也,皆养生之具也。今申不害言术,而公孙鞅为法。术者,因任而授官,循名而责实,操杀生之柄,课群臣之能者也,此人主之所执也。法者,宪令著于官府,赏罚必于民心,赏存乎慎法,而罚加乎奸令者也,此人臣之所师也。君无术则弊于上,臣无法则乱于下,此不可一无,皆帝王之具也。”

这是道出了商鞅和申不害变法的根本区别,商鞅是法家治派的,申不害是法家术派的,学术根基就不一样,商鞅是治本,申不害是治标,商鞅变法好比给人换了一身新鲜血液,申不害就是给人换了一身漂亮的衣服,秦国的法从上到下,主要发展农业和军事,韩国的术讲究的是君主对臣子的控制,但是申不害的术严重缺陷在于,有能力的君主可以控制住臣子,遇到无能的君主就不行了,即一言正而天下定,一言倚而天下靡。商鞅变法触动了大部分贵族利益,难度更大,需要极大的决心推动。申不害变法只是加强君王权威,在贵族接受范围内。真正能够强国的变法都是需要血流成河的,需要极大的决心。申不害去齐国或者楚国变法成功的几率大一点强军可以称霸一方,死了以后估计至少可以保留点变法的东西,韩国实在太弱了。

申不害变法只能令韩国强一时,最终还是失败,申不害的变法掺杂太多人治,变法不彻底很多旧的制度保留下来,法制制度没有建立,后继之人无力维持原状,又没有能力继续改革,只能失败;韩国本来就为弱小,实力大涨成为一时小霸实属不易,要想一举实力超过各国不太现实;又夹在魏国秦国齐国中间实力突然暴涨打破平衡,必然遭到各国干涉。

所以说本质上来看,申不害的变法是成功的,也是失败的,成功是因为申不害成功的教会了韩国后世君主使用术治,失败的主要原因是术本身只是一种掌握在君王手中秘而不宣的官员查核方法而已,这直接导致了韩国庙堂实际上阴暗无比,张良善术而最终做到了术治的终极目标,明哲保身,韩安这种脑子不太好使的玩的就有点过了,派出郑国行疲秦之策,简直是蠢到了极点,本身打不过秦国还跳上去啐秦国一天口水,不灭韩国简直天理难容。

相关文章

你也会喜欢